(六)小小卵粒能计时

 

  冬天,对于大多数生物来说,是一个严峻的季节,即使是人类,也不例外。然而,大多数昆虫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已经获得了安度严冬的本领——越冬滞育。昆虫种类繁多,越冬滞育的虫态各不相同,但对某一地区的特定的昆虫种来说,每年进入越冬滞育的虫态是固定的,并主要受光周期变化的影响,每种昆虫体内都有一只感受光周变化的生物钟。

  大量研究表明,昆虫控制越冬滞育的生物钟主要存在于成虫及幼虫阶段,尤其是以幼虫越冬的种类,一般光周感受期都在初龄幼虫阶段。这也并不奇怪,因为成虫有复眼、单眼,幼虫有单眼存在,它们和人类的眼睛有类似的功能,能感受光亮。

  但笔者研究过的茶长卷蛾却并非如此。茶长卷蛾是一种食性较广的鳞翅目昆虫,主要为害茶叶等常绿阔叶树,也为害水杉等落叶树,甚至为害大豆、茄子等农作物。这种虫以幼虫越冬。笔者以日本东京地区茶树上的茶长卷蛾为材料,研究了光周期对其越冬滞育的影响。结果发现当每天的光照时间少于12小时的时候,它就进入越冬滞育状态。然而,仅对幼虫进行短日照处理的话,幼虫并不进入滞育状态,只有从卵期开始进行短日照处理,幼虫才能进入越冬滞育状态。这说明茶长卷蛾虽然以幼虫越冬,但控制越冬滞育的光感受期是卵期。小小卵粒既无眼,又没有发育完善的神经系统,却能精确地计时,其中之奥妙还又待我们去研究。

(茅洪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