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现代灾害”见白蚁

 

 

  与生俱来就过着“部落”式群居生活的白蚁,因对林木、房屋、铁路枕木、堤坝、桥梁、车厢、家具、以及各类建筑物的无情噬食与毁坏,已成为臭名昭著的建筑物大害虫。古往今来,它的罪恶行径随着人们的观察与研究被不断发现。

  1.白蚁呈凶自古有之

  国外曾有报道,记载了关于白蚁“横行霸道”的一些恶行趣事,不妨呈现在这里,也让你来领略一番。

  过去在埃及有个叫赫尔什的小镇,农民在挖掘一座古墓时,惊动了墓中的白蚁。于是上千万只白蚁纷纷出巢,向小镇涌动,像有组织似地发起“进攻”,居民们见状惊慌失措,匆忙逃走。结果没过多久,整个小镇的建筑物几乎完全被白蚁毁坏了。在澳大利亚,曾有一家酒厂用木桶贮存的啤酒约有7000千克,不料被白蚁咬噬护墙、筑巢打洞侵入,竟将贮存的啤酒偷偷“喝”掉了一半。更有甚者,在斯里兰卡有一座监狱,有一天突然发现少了3名在押犯人。经仔细查看,原来竟是因白蚁咬噬、毁坏了狱室砖墙,犯人趁虚稍做努力便神不知鬼不觉地逃走了。难怪,有人将有如此凶恶行径的白蚁,比喻为“无牙老虎”。

  2.大堤隐患蚁穴洪魔

  你可能对“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之说有过耳闻吧?的确如此。据报载,在我国江南各地,几乎每年都有因白蚁危害,造成堤毁坝垮、水库失水,直接危及人民的财产和生命安全。在中国人民刚刚经历了1998年可歌可泣的抗洪“战争”之后,也有人将堤坝遭白蚁的威胁,喻为就像癌细胞对人体的威胁一样,这是不无道理的。在1998年汛期,蚁穴危害大堤的事例不胜枚举。

  据《新民晚报》1998年12月1日报道,武汉长江干堤军山段,在当年汛期连续高水位的作用下,连续发生特大管涌险情。当时经有关专家查验,确认是白蚁危害所致。果不其然,汛期过后,“在沿干堤等迅速展开灭蚁作业中,仅一个月左右挖出宿年白蚁主巢4窝,其中已生存3年的2窝,20年的1窝,60年的1窝,共活捉蚁王蚁后4对。其中一只60年左右蚁龄的蚁后,体长5厘米,腰径1.3厘米”,如此硕大的蚁后实属罕见。另据该报同年8月16日消息,“在一次次特大洪峰的冲击下,岳阳一线防洪大堤百孔千疮,险象生环。为了保住一道道‘生命之堤’,抗洪抢险军民采用‘土发明’,巧设密码查险、‘打针法’发现蚁穴颇有奇效”,使大堤一次次化险为夷。打针法的具体做法是:用一根8米长、2.2厘米粗的铁棒,底端磨尖。3个人一组,先悬空使劲往下捅破堤表面硬层,然后一起用手挟住铁棒,使暗劲慢慢下压,拔出铁棒后,再用筛过的细沙往洞眼里灌,如果灌下去后不见细沙,就说明此处必有蚁洞。他们正是用这一方法在大堤上发现了一处足有3米见方的大蚁穴。

  3.白蚁活动“温室效应”加剧

  提起“温室效应”这一“现代灾害”,人们对此已并不陌生。有专家指出,由于人类以各种途径向大气中排放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的不断增加,导致“温室效应”正迅速加剧,甚至有可能在下世纪末全球气温将上升2℃。气温的上升会导致极地冰雪融化、海平面升高、全球气候模式被打乱,就可能发生严重干旱、洪水、飓风、暴风雪等自然灾害。据统计全球每年排放到大气中的二氧化碳约有50亿吨。那么小小白蚁何以会加剧“温室效应”呢?

  近年美国和德国的一些科学家通过试验研究,惊人地发现白蚁实际上对“温室效应”会产生巨大影响,其影响程度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他们的研究结果:每只白蚁活动一天可放出二氧化碳0.1~0.4毫克,一年中每只白蚁就可放出二氧化碳36.5~146毫克。然而,据报道全世界白蚁个体总数估计有2,400,000,000亿。据此有人做了计算,每年全球白蚁总体放出的二氧化碳竟高达87.6亿~350.4亿吨,是每年由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各种石化燃料排放出二氧化碳总量50亿吨的1.75~7.01倍!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这一庞大数字着实让世人大吃一惊。现已引起有关大气科学家的极大重视。

  白蚁为什么会排放出二氧化碳呢?原因主要在于其独特的食性和消化功能。白蚁自古以来就以食木材为主,之所以有这样取食偏好,是由于它体内存在有大量的可以分解这类高含碳物质的原生动物和共生菌,这些微小生物不但与白蚁和平共处,还共同协作分工,将食物进行一系列的分解与消化,结果就会产生并放出二氧化碳和甲烷等气体。而全球庞大的白蚁种群共同的效应就会极大地增加大气中二氧化碳的含量。科学家们正是根据白蚁这种特殊的食性现象,设计专门仪器跟踪测量了来自野外的5大群白蚁,得出了前述惊人的实验、统计数据。左其伟撰文指出,尽管这些数据是来自实验室测定的结果,可能会与在自然条件下白蚁实际排放量有差别,也没有考虑土壤中微生物对二氧化碳气体的吸收,但如此巨型数字至少说明白蚁是二氧化碳的一个无形的重要排放源,足以使科学家警惕。

  地球渐暖逐步成为现实,究其原因,绝大多数科学家认为是人类活动排放的二氧化碳等气体使大气层里的该气体含量不断上升所致。然而,随着对白蚁活动释放二氧化碳等气体、及其对温室效应的影响的不断深入研究,这一新的重要原因终将会大白于天下。

(李国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