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臭椿象:浓情厚爱的典范

 

 

  椿象因其大多数有臭腺能释放臭气,而被称为“放屁虫”,据此,也就“臭”名远扬了。这是一类归属半翅目的昆虫。前翅很特别,基部坚硬如甲虫翅,端部膜状如蜂翅,故名半鞘翅。椿象大多为陆生,植食性;有些种类水生;还有的是人畜体外寄生虫(如臭虫)。在昆虫王国中,椿象也算得上是种类众多,门庭若市的一个大类群了。全世界已知约3万多种,体态多呈扁平,体色因种而异,有许多种类色彩艳丽,十分漂亮。

  也许你有这样的经历:无论在户外,还是自家阳台上,偶尔会见到有椿象飞来落下,如果你用手抓住它或触碰它,你的手上就会留下“遗臭”难消的味道,所以常常遭到人们的厌恶或嫌弃。这样一来,它身上的一些“美德”、有趣行为就往往因“臭”而被忽视,特别是它那不可思议的浓情厚爱,实在会令你感动不已、叹为观止。

  1.“臭器”防卫

  椿象有一个特殊的本领。当其安全受到威胁时,便会迅速做出反应,在极短时间内,从尾部喷射出一股股青烟,随着“劈啪”之声,散发出难闻的阵阵臭气,令敌物远避、退却,而自己则从容逃命。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它是用自身化学武器进行防身自卫。它的化学武器来自其发达的臭腺,在幼虫期,臭腺的开口位于腹部背板间,到了成虫期,则位于后胸前侧片上。这种臭气的主要成分是对苯二酚和过氧化氢,当这些成分在虫体腔室内经过氧化酶的氧化后,生成苯二酮气体排出体外,这是一个极短的过程,在紧急情况下,像开炮似的连续发射,不仅打退敌物,保护自身安全,而且还是“集合”或“分散”的信号。椿象的这种“臭器”防卫功能,在昆虫中堪称高手。

  2.手足情深

  人之有情,本属常情。昆虫亦有情,实为难得。请你看看图中(彩图10)这些椿象,它们围在一起,紧紧相聚,不分不离,究竟想干什么呢?原来,这是一窝麻皮椿象幼虫,刚从卵壳里爬出来。奇怪的是当它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后,并不急于走开去觅食,因为它们在等待着所有兄弟姐妹的初次见面和团聚。据笔者观察,发现麻皮椿象的每窝卵均在12粒左右,孵化时间有先后,小若虫从第一个出世到最后一个出壳,约需2天时间。令人惊奇的是凡先出世的若虫,都会静静地守候在自己的卵壳旁,直到自己的弟妹们全部孵化出壳后,相依相伴集体环绕在卵壳周围走上几圈,仿佛在相互辨认自己的一奶同胞,牢记血脉之情,方始依依惜别,各奔前程。这种手足情深令人感慨万端。

  3.仁慈母爱

  母爱是天性,人类有母爱,昆虫也有母爱。图中(彩图11)这头十分艳丽的椿象,此刻它刚产完卵,爬行在花瓣上觅食。这是一种十分奇特的椿象,常被人们误认为甲虫,其实这就是与众不同的盾背椿象,属于盾背椿科。此虫后眼发达,体色多样,因种而异。有黄、红、蓝、橘、紫、棕等,醒目的斑点显而易见。然而,盾背椿象的雌虫具有强烈的母爱却鲜为人知。当它产完卵之后,会长时间停留在卵块附近守候保护,以防它的小宝宝遭遇不测,直待全部卵块孵化、眼看着它的孩子们一个个出壳漫步后才恋恋不舍地离去。小小昆虫竟也有如此仁慈母爱,真了不起。

  4.博大父“背”

  当你望着图片(彩图12)上的这只昆虫,你一定想知道,在它宽阔背部负载着那么多一个个像小馒头似的球体,且很有规律地紧密排列着。这是些什么呢?而看似“龟驮碑”的这只“龟虫”叫什么?这就是在椿象家族中,最让你过目不忘的负子蝽了,而它背负的“小馒头”正是它的儿女们,即雌椿象产的卵。雄虫背负着这些卵宝宝要直至它们破壳降生为止,负子蝽因此而得名。

  负子蝽一生生活在水中,以捕食水生生物如小鱼、小虾、小蝌蚪等维生。它们体大扁阔,后足特化为游泳足,前足为捕捉足,臭腺并不发达。负子蝽的家庭生活独特而有趣。“夫妻”常常形影不离,生儿育女分工明确、配合默契。平日,“丈夫”总是背着“妻子”在水中游逛,“丈夫”负责捕食,“妻子”则坐享其成。待“妻子”产卵时,就整齐地将卵产在“丈夫”宽厚的背上,且粘着牢固,一次可产100多粒。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后代的安全。产后的“妻子”体弱无力,撒手离去,可能不久便会死去。从此,“丈夫”就既做爹又当娘,默默无闻地担负起养育儿女的重任。他背负着自己的孩儿继续在水中游来游去。一方面寻觅食物以保证自己强健的体魄,好使背上的卵宝宝在父亲体背这张温床上健康发育成长;另一方面躲避敌害,确保孩儿的安全。就这样经过数日,父背上的卵宝宝们发育成熟,破壳而出了。此时,它们的父亲才感到背负渐渐变轻,直到望着它的孩子们纷纷游离而去,这才松了一口气,它的“护子”、“育子”重任才算完成了。你瞧,负子蝽真不愧为模范“丈夫”和敬爱的“父亲”,虫中罕见,令人赞美。

(曹明;李国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