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国王苦斗跳蚤

 

  零国王走出王宫大门,低着头到处找:“跳蚤在哪儿?跳蚤在哪儿?”

  突然,一个极小的家伙,一蹦跳起多高,在零国王的后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零国王的后脖子上立刻起了一个红疱,把零国王痒痒得一个劲儿用手去挠。

  “嘻嘻……”跳蚤高兴地说,“尊敬的零国王,我这个见面礼蛮不错吧?”

  零国王“唰”的一声抽出了佩剑,用剑尖点着跳蚤:“大胆的小虫,竟敢戏弄我零国王,看剑!”声到剑也到,一道白光直向跳蚤刺去。

  跳蚤向空中一跳,躲过零国王的利剑。跳蚤在空中大叫:“来吧!我和你要大战300回合。”

  跳蚤脚一落地,从腰中抽出一只比老鼠胡须还要细的小宝剑,与零国王杀到了一起。跳蚤跳得高、躲得快,零国王尽管剑术高超,也休想碰到他一根毫毛。另一方面,零国王把剑舞得呼呼生风,跳蚤也近前不得。

 

  “杀!杀!”跳蚤边战边退,退到一副跷跷板旁边。

  跳蚤收住手中的小宝剑,对零国王说:“你站在跷跷板的一端,我站在跷跷板的另一端。咱俩在跷跷板上比试一下,你敢不敢?”

  “哼,我零国王怕过谁?”说着他就站到了跷跷板的一端,作好战斗准备。

  跳蚤大喊一声:“起!”就跳起来挺高;又喊了一声“嗨!”身体落到跷跷板跷起的一端,跷跷板猛然向这一端斜歪,把零国王一下子给弹到了半空。

  “唉哟,我上天啦!”零国王像跳水运动员一样,在空中连翻几个跟头,然后脑袋冲下,一头栽到了地上。

  小华赶紧跑过去,把零国王扶了起来:“零国王,不要紧吧?”

  零国王晃了晃脑袋:“倒是还不要紧,就是眼前乱冒金花。”

  小华知道零国王这一下摔得不轻:“零国王,你这么大块头,怎么让小小的跳蚤给弹上了天呢?”

  “嗨!表面看我块头挺大,其实我没有重量,别忘了我是零呀!”

  “嘻嘻!”跳蚤站在一旁非常高兴,“零国王,你上当了吧!和我斗,你还差点!”跳蚤说完一蹦一跳就要走。

  零国王急了,大喊一声:“可恨的跳蚤,你往哪里跑!”说完挺剑追了过去。跳蚤不慌不忙转过身来,冲着追来的零国王“阿嚏”打了一个喷嚏。跳蚤这一个喷嚏不得了,气流把零国王冲出去老远。零国王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嘻嘻……”跳蚤得意极了,冲着零国王摆摆手说,“连我打个喷嚏,你都经受不住,还想跟我斗?再见吧!”跳蚤扭头就走。

  零国王气得双目圆睁,暗暗摘下挂在腰间的乘法钩子,大吼一声:“可恶的小跳蚤,你往哪里跑!”几步蹿了上去,用乘法钩子钩住了跳蚤的上衣,喊了一声:“变!”再看,跳蚤不见了。

  小华问:“跳蚤哪儿去了?”

  零国王笑嘻嘻地说:“让我给乘没了。”

  “你连跳蚤也能乘没了?”

  “我可以把任何东西乘没了。哈哈……”零国王得意极了。

  突然,一个黑乎乎的小家伙从门缝里钻了进来,“噌”的一蹦,就跳到了零国王的头顶上。

  小家伙站在零国王头顶上细声细气地问:“零国王,好久不见了,近来可好啊?”

  零国王吃了一惊,双手在头上乱抓,高喊:“不好了,又进来一只跳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