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莫名其妙的战争

 

  “打仗啦!打仗啦!”弟弟小华一溜烟似的跑进了屋。哥哥小强正在专心做题,小华这一喊,把他吓了一跳。

  “哪里打仗啦?”小强问。

  “山那边。”小华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山那边来了两支军队,真刀真枪地打得可凶啦!哥哥,你听,这隆隆的炮声有多清楚!”小强侧耳细听,隐约的真有枪炮声。

  “奶奶一直不叫咱们到山那边去玩。”小强假装生气了。

  小华用手挠挠头,一副可怜相:“可是,能看看打仗该多有意思呀!”

  小强和小华虽说是亲兄弟,可是长相却有很大差别。哥哥小强长得又高又瘦,但是脑袋挺大,给人以“细脖大脑壳”的感觉,念初中一年级,功课学得很棒,数学曾在区里、市里的比赛中得过奖;弟弟小华却长得又矮又胖,像一个小肉球。他比哥哥小两岁,读小学五年级,好说好动,功课倒也说得过去。

  “哈哈,我逗你玩哪!走,咱们到山顶上看看去。”小强说完,拿起望远镜,拉着小华就往山上跑。

  到了山顶,小强举起望远镜向山那边看。嘿,两支军队打得还挺热闹。一支军队穿着红色军装,每名士兵胸前印着一个挺大的号码:8101214……都是偶数;另一支军队穿着绿色军装,胸前的号码是57911……是清一色的奇数。

  “嘿!真有意思,奇数和偶数打起仗来啦。咱们下去看看。”哥哥拉着弟弟的手就往山下跑。没跑几步,听到草丛中有人哭泣,小强拨开青草一看,只见一个衣着华丽的胖老头,正蹲在那里哭泣。胖老头听见响动,回过头问:“谁?”

  “是我。”小强见这个人胸前的号码是0,便问,“你是0号?你怎么躲在这儿哭呀?”

  “我不是0号,我就是0。”胖老头说完,上下打量着小强和小华,“你们胸前都没有写数,看来你们不是我们整数王国的人喽!”

  “什么整数王国呀!我俩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小华笑嘻嘻地自我介绍说,“我叫小华,小学五年级学生。他是我哥哥小强,初中一年级的优等生,abcxyz都学过,数学学得可棒啦,区里、市里都得过奖!”

  小强捅了小华一下:“别瞎吹牛!”

  听完小华的介绍,胖者头眼睛一亮,高兴地说:“欢迎!欢迎!你们哥俩来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这就是由我——零国王统治的整数王国。”

  小华眨巴眨巴眼睛问:“你既然是高贵的国王,为什么一个人躲在这儿哭呢?”

  “咳!一言难尽啊。”零国王刚想往下说,突然,响起了嘹亮的军号声,只见偶数队伍中亮出一面大红旗,旗上写着3个斗大的字——“男人数”,旗下站着一位军官,身穿元帅服,足蹬高筒马靴,腰挎指挥刀,模样十分威武,胸前写着一个“2”字。这名军官把手向前一举,大喊一声:“伟大的男人数,冲啊!”偶数像潮水一样向奇数冲了过去。

  在奇数这边也站着一位同样模样的军官,他胸前写的是“1”字。他把手向上一举,大喊:“奇数兄弟们,给我顶住!”双方部队相遇,刀光剑影,杀声震天,战斗进入了高潮。

  小华看得直发愣,问:“零国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零国王先往奇数那边一指说:“那名军官是奇数军团的1司令。”他又往偶数那边一指说:“那名军官是偶数军团的2司令。他俩分别是正奇数和正偶数中最小的两个数,是我的左膀右臂呀!”

  小华问:“难道最小的正整数就能当司令?”

  “不,不。”零国王摇摇头说,“他俩都有一些特殊的本领。就拿2司令来说吧,用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判断出,一个整数是不是偶数。”

  小华笑笑说:“这个我知道。凡是能被2整除的整数就是偶数;反之,不能被2整除的就是奇数呗。”

  零国王高兴得直拍手:“对,对,你说得很对!”

  小强问:“偶数为什么自称是男人数?”

  “哎!问题就出在这个男人数上。”零国王解释说,“2司令特别崇拜古希腊的数学家毕达哥拉斯。毕达哥拉斯曾把偶数叫男人数,把奇数叫女人数。2司令觉得这种说法很有意思,就逼着我把偶数和奇数改名为男人数和女人数。他说这样一改就和人一模一样了。”

  小华急着问:“你同意了吗?”

  “我没同意呀!你想,奇数和偶数是说明数的性质,叫什么男人数、女人数,没有道理。难道叫偶数都留上胡子,叫奇数都梳上小辫?”

  零国王一番话,逗得小强和小华一个劲地笑。零国王扭头看了一眼两军厮杀的战场说:“再说1司令也不同意呀!2司令见我们不同意就急了,他把偶数军团拉了出去,逼着我们同意。1司令一气之下,把奇数军团也拉了出去,两边开了战。这样一来,可苦了我喽,我成了光杆国王啦!”说到这儿,零国王又要哭。

  小强赶紧劝说几句:“零国王,你不要太伤心了。我觉得这是一场莫名其妙的战争,有什么办法制止他们打仗吗?”

  零国王一拍大腿:“办法倒是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