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里云雾茶


   黄海明珠连云港,位于北温带北缘,这里出产云雾茶已有相当悠久的历史。《宋史·食货志》曰:"海州为榷茶之所"。海州,即连云港古地名。公元1005年,朝廷曾向贩售海州茶叶的茶商发布征税诏书,在海州地方官进贡的食货中,茶叶是一两不能少的。正如民谣所唱:"细篓精采云雾茶,经营唯贡帝王家"。
"云雾茶"之名,最早见于《海州志》。据传:宿城山顶悟正庵多茶树,其中有棵南宋时所植的大茶树,常年沐浴于云雾之中,山寺僧人每年采一、二斤精茶,珍藏如"龙团凤饼",秘不示人。其后,云雾茶迅速发展,满山遍野,翠碧丛丛,清香沁人,连紧邻的江苏第一高峰花果山玉女峰上也种上了云雾茶。据品评,玉女峰上所产茶叶质地尤其清纯,因而所产云雾茶,皆以花果山为名。
自古道:"高山出好茶"。花果山水帘洞西侧秃龙沟的茶田,最是得天独厚。此处位近峰顶,整年云遮雾掩,往往夜雾未散,晓云又升。这里的茶树,终日受云雾水气的滋润,总是茶尖早吐,芽叶纤细,成为花果山云雾茶中的上品。
花果山云雾茶清彻浅碧、略透粉黄,叶形如剪,冲泡后透出粉黄的色泽,条束舒展,如枝头新叶,阴阳向背,碧翠扁平。又因它生于高山云雾之中,纤维素较少,可多次冲泡,啜尝品评,余味无穷。
屏竹松风拂新容
    以丛竹环绕成屏、僻处山寺之一隅的云台"屏竹禅院",最近已修葺一新。五月一日举行了落成盛典。
    一百多年以前,著名盐官、淮北海州分司运判谢元淮在《过屏竹社登青峰金牛绝顶望海》这首诗中,向我们再现了屏竹禅院当年的风姿:在怪石林立的"高山"之间,难得这样一块"幽旷"的平地,山缝间的"涌泉",积聚成萦绕竹社的"清漾"碧波;"石桥"下的"泥潭"中戏嬉着逗人的游鱼,峭壁"虚崖"间"倾卧"着"如织"的"松枝"……真是"竹社竹为屏,木石任舒畅!"
如今,屏竹禅院门前,用青石铺筑的踏步,疏朗而陡峻;一对遗存至今的玉色石抱鼓,分立两旁,衬托出山门清幽的气度,镌有"屏竹禅院"的砖刻门楣,也是禅寺的旧物。
院内,在有限的空间里,可见回廊数折,庭园处处;月门雅室,花圃水池……给游客的心目中平添了宽余的天地。室内小坐,可凭窗远眺;登上西南角的望亭,还可俯览三元大殿、东秃龙沟和南天门。
修复古建筑,工艺考究,操作费力。花果山的园林工人仅用了四个月零两天的时间,便修缮竣工。
    屏竹禅院早在道光年间已多处"破壁",古树的根须蟠曲于残垣之间。高居的和尚逐渐乔迁,唯有云台山二十四景之一"屏竹松风"的美称,存留于历史的记忆。
春华荣发今又是,屏竹禅院迎着观光大潮古貌重新,废构生辉。


(〈〈新华日报〉〉19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