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桥礼赞


   在猴王的故乡花果山上,有一座发迹于唐代的九龙桥。
现存拱形桥身的主体仍旧是明代万历十五年重建的古构,斑驳的深灰色砖块,铭刻着千年沧桑。
与西安城东那经过清代改建的灞陵桥相比,九龙桥要苍老得多了。欧亚大陆桥是当今的丝绸之路,连云港的九龙桥不仅是这条丝路西去的第一座古桥,也是现存最早的丝路古桥。
九龙桥上,看不到赵州桥的雄浑气势和凛然大度;也没有灞桥上那沾着缠绵别绪的"烟柳";更看不到枫桥边那伴着钟声"愁眠"的泊舟……它是那么质朴无华,就像一个攀援在沟壑间的壮汉,正埋头、弓背、弯腰。
   四百多年来,很少有人知道它那悠久而辉煌的历史。
可是,有数不清的人从它的脊梁上轻松地走过。许多人毫无顾忌地把身上和脚上的泥土和尘埃抖落在它的身上,年复一年嵌进它的砖缝里。
万历以来,花果山上的三元宫建筑经过了四次大的重修,每一块砖瓦,每一根木料都要由挑夫从桥上运过。
   无论是暴雨还是风雪,九龙桥的姿态始终如一地是负重忍辱。
可是,你只要走到桥下,从拱洞里仰视:青山翠壁,重峦叠嶂,三元宫殿的朱阙亭阁,隐现其间。犹如从半空直降下来的条条飞瀑,萦绕回折,集于桥下。
据说,有九条涧流经过拱洞,就成为九龙桥名的由来。
   回首俯视:从拱洞里奔腾而下冲击山石的急湍,一泻数丈,水花如雪。它的雄奇和壮丽,是无可比拟的,正像一个忍辱负重却志趣高洁的士子,满腹经纶又胸怀丘壑。
确如一个偃骞一生的人,九龙桥有过十分艰辛的历程。
   从汉魏时期的独木桥到一千三百多年的石板桥,虽然是釜底幽谷,过客生寒,但它是花果山上下唯一的通道。几十处院落中众多的寺僧、山民以及从草寺瓦舍到辉煌经殿的土木工程,都只能依靠这座桥。搭连着山上山下,驮负着行人万物千年如一日,百折不挠。
   虽然它曾因为不堪重负而折断过,因为飞瀑的冲击而坍塌过;更遇到过拆桥的过河者乃至炸桥的入侵者,但它一如继往地支撑着那长达3米的千疮百孔的桥身,勉力地迈开那横跨急流的拱脚。
我企盼着到过花果山的人都能记住这座桥。
我还希望生活里有更多的人在自己的处世风格中溶入九龙桥那诚愿渡人的品质。我赞美,赞美那埋头、弓背、弯腰的九龙桥。


(199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