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梧山下的千古文思


    公元一千一百二十七年春,金兵的铁蹄正疾驰中原。一位才情卓越的中年女性在避难南逃的队伍中行色匆匆。她亲自护送着满载礼器文献、金石碑版的十五辆牛车,从济南府出发,径向地处淮河入海口的东海苍梧山蹒跚而去。
十五车文物珍藏,包含上至夏商周、下至隋唐五代的两千余种金石拓本。现今深为中外史学家叹惋不已的善本文献《金石录》只是它的一本藏品目录和考订序跋。所以,与这位女主人相伴的堪称是中华文化的"家国重宝",它是当今中外任何一家博物馆的收藏所难以比拟和置换的。可是,它的女主人却雇不起快捷的马拉车尽快地远避战火,只能借用逃难的耕牛寻找一个"僻处海隅"、相对安全的南渡港口--海州东海县。
历数大宋朝巾帼女史,哪位女性,能拥有这样瞻瞩旷远的博大胸襟,怀有如此俊逸高迈的千古文思?
李清照!唯有李清照。这位代表着宋词艺术最高成就的女词人,这位在闺阁里写出大千世界,造就了警策佳章的填词圣手。
    到了背依苍梧山、凭临大海的东海港湾,李清照本可以舍车登舟,寻觅一间可以稍释旅途劳顿的船仓,并尽快扬帆南渡,远离兵祸。可是,她向往已久的郁林观旧址就在咫尺,那里有一方开元年间书刻的《郁林观东岩壁记》,是唐代隶书的代表作,壁记为唐海州司马崔惟评之子崔逸所作,文情并茂,极富哲理。其中一句论述苍梧山风光的耐人寻味的话,深得美学家的赞佩:"知而不能至者;至而不能赏者;赏而不能穷者……"。 唐碑之西侧,还有一块由苏唐卿书写的"三言诗篆"。苏唐卿的另一则代表作,写的是由欧阳修作文的〈〈醉 翁亭记》。因此,可以掂量出郁林观石刻的非同一般的历史和艺术价值。
李清照置安危于度外,登上苍梧山郁林观东岩 。从此,她的拓本收藏里多了一方佳绝的唐隶全碑。《金石录》上也增加了一份公元719年书刻的390字的历史文献。现在,这方唐碑已成为江苏仅存的三块唐刻中保存最完整、字数最多的一处。《金石录》使苍梧山唐碑响誉天下,无数士子墨客竟相观瞻。 于是,郁林观东岩布满了宋、元、明、清乃至民国的历代勒石,成为一处古刻荟蔚的碑版大组合。许多人从未去过苍梧山郁林观,却都知道那里有一处著名的摩崖碑林。
    1977年,我通过著名园林建筑学家、上海同济大学的陈从周教授,给叶圣陶老写信,请他为郁林观石刻题词,叶圣老欣然命笔:"唐隶宋篆之亭 叶圣陶题"。可惜,直到辞世,叶老终于未能亲至郁林观看看这块他神交已久的被李清照收入《金石录》的唐碑,应了这《壁记》中的一句话,成为"知而不能至者"。不久,费孝通老到连云港考察,我陪他去看碑,并告知这件文坛往事。费老说:"我比叶老多一眼福,是一个知而能至者,至而能赏者。也有可惜:赏而不能穷者。"
从开元七年唐碑的刻成算起,时光流逝了一千三百年。这期间,李清照将它编入《金石录》,传于后世;叶圣老为它题词,昭告古今。两位中华文学史册上不可或缺的大师,都为它文思袭承,倾吐心声。
古玩家说:"一寸青田石,一寸赤黄金"。苍梧山狮子 岩 的石头因为这两位文化精魂的千古文思而贵过任何一种有价宝物。
    因 之于李清照诗词 的"须眉气",《草堂诗余》将她那疏宕豪迈的《如梦令》误为苏轼所作。两位格调相似的宋词大家又都与苍梧山有着不解之缘。苏东坡面对苍梧,深情地唱道--
郁郁苍梧海上山,
蓬莱方丈有无间。
旧闻草木皆仙药,
欲弃妻孥守市寰。
   这正是苏东坡的歌风!我们立刻联想到他对月宫的向往:"我欲乘风归去"。苍梧山对这位多情词翁的感招尤其激越;为了苍梧,东坡居士情愿遗弃尘寰妻孥。
500年后,又有一位文学大师受东坡唱词的启迪,把苍梧山写成了有仙桃、仙果的〈〈西游记〉〉中的花果仙山……
   又一次文化精魂的历史呼应,又一次卓俊文思的碰撞和交织。
难道苍梧山天生多情?何以牵挂着这么多占尽人间辞采、光照千古风流的文思脉脉。
数说不尽:苍梧山下的千古文思。
(2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