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承恩隐居云台山佐证 


    明代金陵世德堂本《西游记》是最早的《西游记》古版善本。数十年来,权威的人民文学出版社一直以该书为底本,印行了300多万册。
世德堂本的作者署名是"华阳洞天主人",400年来,中外《西游记》研究者都以极大的热情关注着这个署名,各种猜测和推断纷纭迭出,莫衷一是。
我疑心,"华阳洞天"正是地处江苏连云港云台山水帘洞东侧的华严洞和朝阳洞,而"华阳洞天主人"就是吴承恩。
   华严洞和朝阳洞作为云台山的名胜,一齐出现在明代海州人张朝瑞写的《云台山三元庙碑记》里,这位著述丰富的朝廷公卿数说着云台山上的著名洞天:"洞之为二仙、为水帘、为华严、为朝阳。"
几乎所有的地方志、山志都对水帘、华阳、朝阳三洞津津乐道:"华严洞在水帘洞东,峭壁陡立,飞瀑空悬,忽于巨石中划一洞天,宛然如凿,有鬼斧神工之妙。"朝阳洞也在水帘洞东,娲遗石旁,"洞中有石台,上供佛像。"
   "华严",语出佛教的《华严经》和"华严宗"。华严宗的创始人为唐代僧人法藏,与唐僧似有不解之缘:同为大唐高僧,唐僧号三藏禅师,法藏号康藏国师;唐僧受 唐太宗知遇称御弟,法藏得武则天赏识诏讲《华严经》;法藏还亲身参加过唐僧的"译场",后因见解分歧而退出。 
"华严洞天"号称"天下第八洞天",本是南朝高士陶宏景的隐居之地。浪士吴承恩选择与猴王府第并列、与唐僧相关的华严洞及朝阳洞,寄情于山水,借云台史迹为背景著述《西游记》,自当情理中事。无怪云台诗人张学翰也指称朝阳洞"可与华阳第八洞天、包山第九洞天并垂不朽"。朝阳洞是"天然一斧,劈成一洞","洞深不广,方可盈丈,可以诵经,可以焚香","岚光旭影之中,摇荡于几席之间。"如此天成佳景,实乃落魄浪士理想的著书立说之所。
   吴承恩的许多名号皆展示了退隐高逸的胸襟:"淮海浪士"、"射阳居士"……华阳洞天主人"充分体现了他隐居云台著作《西游》的文思和情怀,用在《西游记》首次面世的初刊本上为署名,合乎情理,无有所悖。这一署名也证实了吴承恩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放弃《西游记》的著作权,正如他对自己其他诗文著述的态度一样。
   首先记载"水帘"、"华严"、"朝阳"等名胜的张朝瑞和吴承恩的表侄胡应征、胡应嘉同为海州嘉靖年间的正科举人,可见吴承恩十分了解云台山的洞天遗迹,而"华阳洞天主人"的署名,当是吴承恩隐居云台山的不可忽视的佐证。 


(2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