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具才调的浪士情怀


   --吴承恩的棋艺和书法
   四大古典名著的作者之中,唯有吴承恩留给人们一个完整而立体的才情和风貌。他的除了《西游记》之外的诗词歌赋、传赞序跋;他的音容笑貌;他的书法、绘画、棋技乃至医术、兵法和说唱俚曲,都充分地向世人展示出他那别具才调的浪士情怀。
识见广远、博大精深本是大手笔小说家的共性。可惜的是,罗贯中、施耐庵,包括离我们较为短近的曹雪芹,只能让人们窥见他们一个个朦胧的平面。
   吴承恩在郁郁不得志的屈辱生涯之中,曾长时间地钟情于围棋。正如他借《西游记》中一位樵夫之口所叹息的:"无事训儿开卷读,有时对客把棋围。"在他身后面世的遗稿中,我们可以读到他很多关系围棋的诗章。比如著名的《围棋歌赠鲍景远》、《后围棋歌赠小李》,诗中所指的鲍一中和李釜皆是明代中叶的三大围棋国手之一。吴承恩深达弈理,在围棋家的心目中有很高的声望,国手们也以吴承恩的诗赞为荣。尤为难得的是,吴承恩常将兵法、医术和棋艺乃至做人相提并论,阐述得十分精详、允当。所以,我们很容易理解《西游记》中反复地将情节构思与下棋相连:26回的福、禄、寿三星在蓬莱岛下棋;斩蛟龙的魏征与唐太宗对弈;甚至全书一开篇就提到"观棋柯烂,伐木丁丁"……
吴承恩的棋下得好,字也写得出色。他的书名几乎超过文名。淮安的地方志书指称他"工书,一时金石之文多出其手";《山阳志遗》认为淮海地区的书法家,首推嘉靖年间的"吴射阳承恩"。
施耐庵、罗贯中的墨宝,我们无缘得识。前些年闹腾文坛的曹雪芹"自题小象"手迹,已经考定为伪托。而吴浪士传世的书法作品,可以有十数件之多!墨迹有《云湖画菊跋》、《金山寺诗扇面》、《梦鼎堂记》等。另有墓志铭7合以及一幅刻印手书《十峰公像赞》,1990年在连云港市灌南县发现的《刘居士夫妇合葬墓志铭》尤其令人瞩目……
已经离开我们400多年的吴氏书艺得到充分地展示。
   吴承恩的书法极有才情,不刻意结体布白,重视格调和意境,讲究气韵和品位。他的字间架开达,喜用宋代书法家黄山谷的长撇大捺。结构上,不拘谨,不泥古。但是从运笔上看,他受米南宫的影响很大,吴承恩祖籍涟水,米南宫曾任涟水军使,明代涟、淮、海地区留有较多的米氏墨宝和碑铭。再之,吴氏书法的"戈法"也明显地师从大书法家虞世南。我们因此而想到《西游记》中接替唐僧父亲陈光蕊任江州太守而又为陈光蕊伸冤雪恨的人物正是这位唐太宗的近臣虞世南。
   吴承恩的棋艺和书法与他的传世力作《西游记》一样,都映照着这位淮海浪士的抱负、胸襟以及情怀和志趣。
(19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