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通事谚解》与《西游记》


唐僧是海州人吗?
   《朴通事谚解》由朝鲜人边暹等编写。它本是一部供朝鲜人学习汉语的教科书,可贵的是,该书卷下转引了《西游记平话》中的几个重要的故事情节,是现今发现转录《西游记平话》仅存的两项史料之一。《西游记平话》是吴承恩创作《西游记》直接承袭的祖本,保存下来的残章片语,堪称凤毛鳞角。尤其是《朴通事谚解》转引的关于唐僧去西天取经的描述,是《西游记》故事的主线,它比另一个被承袭的祖本--《永乐大典》中转录的"魏征梦斩较龙"的故事情节重要得多。
   《朴通事谚解》转述《西游记平话》中的唐僧,俗家姓陈,于贞观三年(629),奉皇帝的命令去西天取经,与今天的《西游记》所描述的一致,关于他的籍贯,《朴通事谚解》说他是洛州人,显然是引自《续高僧传》。
    然而,在广泛流行的、成为当今世界古典名著的《西游记》中,有九处涉及唐僧的籍贯,处处皆指唐僧为海州(今连云港市)人。《西游记》作者吴承恩,号淮海浪士,祖居海州涟水,生长于淮安,他采用长期流传于云台山间的关于陈光蕊家世的民间传说,描写唐僧的父亲是海州状元陈光蕊,被云台山间小村的殷开山宰相府招为女婿。陈光蕊与小姐殷温娇结婚后,生下了唐僧和三元兄弟。
   这一民间故事通过长期的口碑传承又载入了石刻碑记,现今保存在云台山三元宫中的明、清时期的碑刻记述得很明白:"小村为唐宰相殷开山故里,殷有女赘陈状元光蕊为婿。"与吴承恩生活在同一时代的进士张朝瑞在他写的《东海云台山三元庙碑记》中说:"三元大帝为东海人,父萼,字光蕊",东海,即东海县,是海州的属县,县境在今云台山。
不仅有碑记,还有许多遗迹。云台山三元宫中有一所团圆宫,宫内供奉唐僧、陈光蕊、殷温娇以及三元兄弟等一家的团圆塑像。山下的海清寺中关于唐僧家世的遗迹更多,不仅也有一所团圆宫,而且有一座陈光蕊的坟墓。寺旁的小村,还有唐僧外公的府第--殷宰相府。
    三元宫不仅是云台山间最大的古建筑群,而且是全国规模最大的敬祀三元大帝的殿宇。全国各地的三元庙、三元宫很多,但因为三元的祖先"世家"东海,三元大帝又是在云台山"得道",所以,云台山三元宫的规模也最大。三元是唐僧的三个兄弟,在《黄申瑾云台山二十四景》中也指述得很清楚,其碑文说:团圆宫,内有三元大帝、三藏禅师像,盖其昆仲四人也,并塑有帝父母像,祖墓在其侧。这里明指三藏禅师和三元大帝是兄弟四人,对兄弟四人和父母的像以及祖宗故墓皆叙述得具体、详尽。
   那么,这个"三藏禅师"是谁?《朴通事谚解》说得肯定:"三藏俗姓陈,号玄奘法师。"玄奘法师就是唐僧,这是读过《西游记》的人都知道的。
吴承恩为什么要改动唐三藏的籍贯?
    据史志载述,吴承恩是一位才力过人、"性敏多慧"、能"代圣贤立言"的文坛巨将,他熟读中国的古代经典,绝不会写出荒诞的文字来。为了使西游故事在情节上、艺术上更加完善,更经得起品评,吴承恩引经据典,广加采摭,以浩瀚的古代文献和民间口碑为源泉,进行了提高和加工,尤其在小说的情节逻辑上,吴承恩更加煞费苦心:因为洛州的唐僧,父亲是一个不务荣进、没有功名的白丁,这与唐太宗亲拜的大唐高僧的显赫身份很不相称,吴承恩用他的生花妙笔,给唐僧以一个状元父亲、宰相外公,还有三位得道云台、号称三元的兄弟。
因此,在《西游记》中,唐僧成了一个道道地地的海州人。
花果山和"西游"人物
   《朴通事谚解》在转述《西游记》的主人公孙行者的注解中,用了40O多个字的篇幅,详尽地介绍了孙悟空(见奎学阁丛书影印本293~294页),说他原是花果山水帘洞的老猴精,号称齐天大圣,到天宫仙桃园里去偷吃仙桃,到老君堂去偷吃灵丹药,到王母宫去偷了一套王母绣仙衣。太上老君和王母娘娘奏请玉帝派李天王率领10万天兵及神将到花果山与老猴精大战,被老猴精打败。天王又派太子木叉请出灌州灌江口的二郎神,带领天兵围困花果山。老猴精和众猴抵挡不过,终于被擒拿。玉帝命令巨灵神将老猴精放在花果山的石缝内,由土地神看守,以等待去西天取经的唐僧到来。后来,唐太宗命令玄奘法师去西天取经,玄奘看到花果山石缝中的老猴精,就收他为徒弟,赐名悟空,号孙行者……
   《朴通事谚解》的这些转述,与吴承恩的《西游记》基本一致。可是,孙猴子故乡花果山在哪里?
    《西游记》在第一回的开篇中就说:东胜神州,海外有一国土,名曰傲来国,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名山,唤为花果山。这明明是指花果山为大海中的山岛。在中国的版图上,有许多被称作花果山的地方,但海中的花果山,却只有云台山间一处。
《山海经》、《水经注》、《隆庆海州志》等古今史籍对云台山在海中的地理位置,记载完全一致。《西游记》成书之前的北宋熙宁七年(1074),大诗人苏东坡到海州描绘的云台山就是一个草木皆为仙药的海上山岛。吴承恩那个时代的海州知州杨本骏笔下的云台山也是:"山如驾海海围山。"
    根据《江南通志》的记载,到康熙五十一年(1712),云台山与大陆间的海面逐渐淤塞,终成陆地。尤令人惊叹的是,《西游记》中几乎所有重要的人名、地名和风物,皆能在云台山中找到。如孙悟空的宫殿--水帘洞、常年把守花果山的看门石猴、到花果山请悟空出山的猪八戒、任劳任怨挑着一副重担的沙和尚乃至头戴宝冠、身披袈裟的唐三藏等。尤其是夹在石缝中的老猴精,天生巧成,维妙维肖。老猴精前面,还有一个刚从蛋壳中崩出的娲遗石,顶部的猴脸简直就像是雕塑家的杰作。守门的石猴更有情致,它尖嘴瘦腮,半蹲半坐。本有一长臂伸向前方,传说是二郎神围困花果山时,被削去。《云台补遗》的作者有一首诗说它:"化石三年性最灵,月明偷果梦中听。"它的灵性和偷吃仙果的本性皆和《朴通事谚解》中描述的老猴精一个生性。
   《朴通事谚解》说老猴精"又偷老君灵丹药",出人意外的是,传说中的老君炼丹的府第老君堂的断壁残垣至今还可在云台山间找到。鸦片战争时的民族英雄林则徐在自己所写的云台山唱和诗中还吟咏过它。
    被《朴通事谚解》称为"玉帝"的玉皇大帝,曾多次派兵捉拿过老猴精,他也在花果山的最高处有自己的府第--"玉皇宫",当然,这要算是他的行宫了。
   《朴通事谚解》多次提到立有二郎神庙的灌州灌江口,它的地理位置就是现今连云港境内的灌南县灌河口,那是著名的淮河的入海口之一。鲁迅先生及许多研究者曾提出,唐宋传奇中那个"形若猿猴"、"镇淮河入海"的无支祁也是孙悟空的原型。
   最可笑的是孙悟空的师兄弟猪八戒的自然肖像,他头着僧帽,拱嘴突起,大耳朵贴在腮帮上,大概又已吃饱喝足,在花果山里睡着了,其鼾呼之态,如临活现……
    《朴通事谚解》所述西游故事中的人、地、物,能在花果山中找到现实模特的,真是举不胜举,这些本来是刻板的没有生命的自然风物和历史遗迹,在西游故事中被"魔"化了,充满着无限的诙谐和无穷的幽默。
花果山中水帘洞
《朴通事谚解》在关于孙行者的注解中,描绘了花果山下的水帘洞。
    新文化运动开始以来,有许多学者在致力于寻觅这个《西游记》中的水帘洞。5O年代始任台北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的董作宾先生,1922年在看到胡适先生写的《西游记考证》之后,写了一篇《读< 西游记考证> 》,说他在看《淮安府志》的时候,偶然发现到云台山水帘洞的标题,认为这是《西游记》的出发点。通过继续探访,从《嘉庆海州直隶州志》所载的《姚陶登云台山记》中找到了关于水帘洞的记载。胡适先生又把董作宾先生的文章收录在他的《中国章回小说考证》里。从此,云台山对《西游记》研究的价值开始受到人们的注意。但是,《姚陶登云台山记》是清代康熙年间的作品。当时的《西游记》已经成书流传,因此,它缺乏说服力。
笔者于 1982年在《文汇报》上发表《吴承恩与水帘洞》一文,提出了和吴承恩同时代的张朝瑞写的关于水帘洞的文章。文中已把水帘洞写作云台山的名胜,既是名胜,当然已有过一段较长的历史,可见,水帘洞在《西游记》成书以前早已是著名的胜迹。
   实际上,水帘洞早在宋代已被游人所重视,现今洞门楣上还遗有"大宋国海州东海县"字样的石刻。明代嘉靖二十八年(1549),海州知州王同在水帘洞题刻"高山流水"的时候,吴承恩只有50岁,《西游记》尚未成书,更未流行。因此,云台山的水帘洞是《西游记》中花果山水帘洞的原型,证据是可靠的。
    《朴通事谚解》说《西游记》的故事很"热闹","烦闷的时世最好看"。因此而在注解中又提到水帘洞下有铁板桥,桥下有万丈涧,涧边有万个小洞,洞里有许多猴子。
云台山水帘洞确实有万丈崖,崖下有老龙涧,涧上有铁板桥,现已为石板桥。涧边的洞很多,较大的几十个洞,知名的有二仙洞、朝阳洞、华严洞……号称七十二洞,小的洞就不计其数了。七十二洞在《西游记》中是个很重要的地方,它是猴王所统治的天地中其他动物的居住地。在玉皇大帝派兵围困花果山时,他们是孙悟空指挥下的英勇的抗暴战士。
正如《西游记》所描写的,水帘洞是天造地设的石房,洞内泉水垂流倒挂,洞外崖缝渗滴不绝,层层纷挂,确象水帘。
  水帘洞为西游故事提供了现实的模特,它是小说《西游记》情趣浓烈的源泉,它为《西游记》装点了引人入胜的神魔色彩。读过《朴通事谚解》的人,谁不向往那光怪陆离的水帘洞呢?


(韩国《国民日报》1991.10. 北京大学《韩国学论从》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