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洛阳也有花果山


"正宗"花果山
   2月25日晚,中央电视台在《神州风采》节目中播出洛阳也有花果山的消息。想不到,一则短片竟会是开放大潮中连云港人的热门话题。我家里的电话也响个不停:"洛阳也有花果山?""电视上的水帘洞真有水帘!""洛阳正处取经路上啊!""中央台播了,是权威性的承认吗?"……
虽然,朋友们的询问侵扰了我书房的宁静,但我却是从心底里感到抑制不住的兴奋:这是"桥头堡"人可贵的进取意识!这是连云港人对家乡的拳拳爱心!
连云港的花果山自1978年正式"揭旗"以来,被《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报》等学术报刊津津乐道,并正式入选《中国名胜辞典》。
    或许是因为"谁不说俺家乡好"吧,近些年,花果山、水帘洞层出不穷:贵州、云南、山西、浙江、山东……人们竭力地夸饰家乡的山水:如何清奇,如何幽峻,如何像《西游记》中的花果山、水帘洞……从开发旅游资源的角度看,展示祖国多娇的山水,自然是越多越好,那怕是:"神州处处花果山"。
然而,从考古学研究的角度去探索吴承恩为描写花果山所取材的最主要的现实背景,却只能是连云港的花果山。
   无可辨驳的一条是地理位置。《西游记》第一回开篇明确地指述花果山是"海外""国土","海中""名山",连云港的花果山,在西游故事流传的时代,苏东坡说它是"海上山";在《西游记》成书的时代,杨本骏说它是"海围山"。这种"海相文化"的千载沉淀与其他的"花果山"完全不相干!因此,国家文物局在《中国名人名录》的凡例中说:全国花果山很多,但本书只选用连云港的花果山。有人戏言:连云港有正宗的花果山!唐僧的证言
    据史书记载,唐僧是河南人。可《西游记》中的唐僧却始终如一地说自已是"唐朝海州人"。一部流衍广远、著称今古的名著,总不至于让主人翁、那位被称为"大唐高僧 "、"太宗御弟"的陈玄奘随意地错报家门。
   享誉世界文坛的巨匠吴承恩还不是唐僧证言的第一位传播者。《西游记》成书之前,早在宋代已经传讲于民间的西游故事中,唐僧就被指为海州人。1977年,我苦苦地寻觅这个故事素材的来源,除了一些翻版的话本小说外,花果山间,还有醒目的物证--
   首先是与吴承恩同时代的海州人张朝瑞写的《东海云台山三元庙碑记》指名道姓地陈述"东海"陈光蕊的家世,而在当时,已知最早的金陵世德堂刻本《西游记》,尚未流行。继而,明泰兴王的三元庙碑、姚陶的《登云台山记》以及《云台山三元庙田地碑记》竞相载述。足见,吴承恩在《西游记》里的生花妙笔,原是汲墨于云台山的史迹口碑。从故事流传到集大成的《西游记》成书,唐僧的证言也始终如一。
云台山间有唐僧的证言,也有唐僧的证物。1984年,何仁华、李劲松两位市长告知来连访问的河南省长:唐僧是海州人,省长很不以为然,直到笔者偕两位市长领他到云台山上唐僧家庙"团圆宫"的门楣刻石前,河南省长才由衷地为西游故事中海州唐僧的知名度所折服。云台山里的团圆宫有上下两座,大村塔和塔下的团圆宫就被称作"登山之始"的"塔影团圆",是云台山二十四景之一。团圆宫家庙的后面原有一座坟墓,那就是志乘常常提到的唐僧父亲的坟茔--陈子春遗冢。
唐僧的证言和证物,皆是任何一处花果山所没有的。
先有水帘洞,后有《西游记》
连云港花果山中水帘洞的名字是在《西游记》成书这前就有的,你相信吗?
    本世纪20年代初,胡适发表了《中国章回小说考证.〈西游记〉考证》。不久,北平研究院的一位著名的考古学者董作宾在翻阅《淮安府志》和《嘉庆海州志》时意外发现了两处关于云台山有水帘洞的记载。他写了一篇《读〈西游记考证〉》的文章给胡适,立即引起了这位大文豪的兴趣,再版时将董作宾的全文收入《中国章回小说考证》。然而,由于董作宾发现的两篇文献都是清朝人写的,当时,《西游记》的作者已过世70多年,金陵世得堂刻本《西游记》也已问世60多年,证力的薄弱,没有能引起学术界的注意。主张大胆假设的适之先生也终于没有提出进一步的结论。
    还是那位被万历皇帝极力推崇的张朝瑞,他用游记的形式详尽地叙述了黎明前登云台山访水帘洞的情景,他的游记证实了水帘洞早已是享有盛誉的名胜。要知道,我当年发现到这份文献的相关记载的时候,简直是拍案而起!张朝瑞和吴承恩的表侄是同榜的举子,我们应该立即想到云台山水帘洞对吴承恩在《西游记》中描述花果山的影响。
    在纪念吴承恩逝世400周年的时候,笔者再次在《光明日报》、《文汇报》上论证连云港的花果山,公布了张朝瑞关于水帘洞的记载。全国首届《西游记》研讨会上,毕生致力于《西游记》研究的专家们充分地认定了连云港的云台山与《西游记》的"内在关联"。正如辽宁大学刘毓忱教授所说:"研究《西游记》,不能不看连云港的花果山!"
我企盼神州处处花果山,但我更希望:连云港的花果山能以无愧于《西游记》的轩昂和秀美去面晤中外观光者。


(19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