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吴承恩没写《西游记》


    连云港《西游记》文化节系列活动中的研讨会,我未得聆听席间高见,殊感遗憾。听说有学人在会上述及《西游记》不是吴承恩所写,触我往日所思,想说几句话--
指称吴承恩没写《西游记》,此乃老生常谈了,"常谈"到什么程度?80年来,偶有述及;近10年间,几乎年年有人提。
   然而证据都不是常新,翻来炒去,难以立论。比如,说《西游记》是吴承恩的朋友李春芳所写。其证据之一是《西游记》金陵世德堂本的署名为"华阳洞天主人",而李春芳五代祖宗之前住在江苏句容,句容东南有大茅峰,大茅峰下有华阳洞……另外,在李春芳中状元时,吴承恩的贺诗《赠李石麓太史》中偏偏又写了这样一句"非常重要"的话:"移家旧记华阳洞"……于是,李春芳就有了"华阳洞天主人"之嫌。
再如,有人找出《西游记》第95回中的一首诗,说是诗句中藏有"李春芳老人留迹"的意思:
虹流千载清河海,电缆长春赛禹汤。
草木沾恩添秀色,野花得润有余芳。
古来长者留遗迹,今春明君降宝堂。
……
  其实就现代著作权的意义上讲,大多数明清小说如《水浒》、《三国》等,其作者难以认定某一个人。尤其是先有《诗话》、《平话》以及故事流传作为基础的《西游记》。这也是该书面世时,吴承恩未能像对其他诗文著作一样堂堂正正地署上自己名字的原因。
然而,使西游故事成为不朽名著的总其成的创造者,吴承恩当之无愧。
公元1582年,身后萧索的吴承恩遗体在运河岸畔下葬时,已"家无炊火矣"。44年后,《天启淮安府志》在卷十六、卷十九里记载吴承恩写了《西游记》,而且说他"善"作"谐剧","有杂记几种"。其他如《千顷堂书目》、《石亭记事续编》、《康熙准安府志》、《山阳志遗》皆言之凿凿。除此之外,上下百余年间,没有人为《西游记》另外的作者声张著作权。吴承恩孤贫离世,假如他没有写《西游记》,也不会有人在这许多记载中为他争得著作权。
状元李春芳官至礼部尚书,以武英殿大学士入阁朝廷,真乃位极人臣。李春芳还有三个儿子,皆做官,三子李茂功先在户部,后任兴化知府。假如吴承恩没写《西游记》,晚于吴承恩离世的李春芳不会用在诗句中隐藏姓名的等闲文人的雕虫之术去声张著作权。身为宰辅的李春芳归老后回兴化,兴化地方志对李家父子的重要著述也没有可能视而不见。
吴承恩不是一个只会鹦鹉学舌的文坛混混,他有几百万字光彩照人的诗文著述,用不着借一本被视为"壮夫不为"的小说来沽名钓誉。
假如吴承恩没写《西游记》,书中不会有频频惩杀龙王的描写,因为吴承恩有着太久的水患体验;也不会有主人翁多次倒踏门的渲染,因为吴承恩的家世中有相同的经历;更不会有太多的"淮郡方言",因为吴承恩长居淮安70余年……而李春芳祖籍句容,归老兴化,如果他是作者,书中应该有不少镇、扬谣谚。
相反,吴承恩倒是常常为李春芳写文章:李春芳中状元,他写贺诗;李的妻子早丧,他写祭文;李的父母八十寿辰,他写《德寿齐荣颂》……
如果说,李春芳曾为吴承恩写《西游记》提供资料或修订润饰,那另当别论。正如许家兄弟和李汝珍之间,虽有文交,也不能因之而改变《镜花缘》的署名。
假如吴承恩没写《西游记》,人类非但不会少一本世界名著,关于它的缔匠又会多一份扑朔迷离的光怪和奇异。西游故事中相关背景的文化价值也不会被否定。比如,花果山、水帘洞、唐僧家世遗迹乃至三元名胜和殷开山相府,皆是在吴承恩的《西游记》成书之前,已经进入故事之中。


(20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