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梦依稀即林园

--吴承恩家世再考

  吴承恩生不逢时,加之身后萧索,以致他的家世和生平里留下了很多的悬疑。
吴承恩祖籍的指实,除了1972年在吴氏墓地出土的由吴承恩撰写的《先府宾墓志铭》外,几乎没有更多的实证。因此而使中国的明清小说研究家众口一词:吴承恩是涟水人。然而,迄今为止,人们还没有发现淮安吴姓与涟水吴姓有确凿的世家关联。
在迷蒙的历史尘雾之中,文献材料却抹出了一道蔚蓝:奉吴承恩为先祖、辑录吴承恩遗稿的淮安人吴进曾多次造访云台山。乾隆乙亥(1975年),吴进道经板浦去云台山,写出了《游云台山北记》,描述了云台山间吴家园林的清幽和俊美。吴家园林也就是著名的即林园,地处今天的中云乡焦庄吴庵。吴进说该园由他的"家兄"吴用晦"世代居守"。
   如此,云台山间的吴氏与淮安吴氏本是同一宗族。
云台山清茂的山林和肥美的水田养育着吴氏家庭。精心培植和构筑的吴家园林及其碧藏楼、浮翠轩、水明楼、自娱阁以及示志山房皆透出了主人的勤勉和文化素养。大金石家淮安吴玉缙在他的传世名著《金石存》中说,居于云台山间的一位"宗人"吴"丽南",告诉他云台山郁林观有宋代祖无择的诗刻,吴玉缙得以获见,"亟录一通",编入自己的著述。这就是说,淮安吴玉缙也认云台山吴氏与自己同宗。
就是这位吴玉缙,曾以吴承恩裔孙的身份住进吴承恩生前的书房。
除了即林园主吴用晦、吴玉缙的本家吴丽南以外,云台山吴氏中还有许多杰出的文人与淮安吴氏多有关联。著有《樗辅诗略》的吴之椿,以及画艺誉称京师的吴俊三等都有诗文见于方志史乘。淮海两地的吴家子弟经常云集于即林园觞咏终日。自号"郁洲山人"、"云台山人"的吴恒宣世居云台,却在自己编撰的《云台山附志》上,署名"淮阴吴恒宣"。这位被工部尚书、漕运总督叹为"奇才",延聘"入幕"的学者绝不会妄认自己的祖籍。
   正是出于这种亲谊,乾隆丁卯(1747年),吴进在云台山他的朋友金玉书家找到吴承恩的遗著《射阳先生集》。这本遗稿并没有在吴承恩出生和长期居住的淮安被发现,而在海州得以保存,足以发人深思。收藏吴承恩遗稿的金玉书是去吴家园林东二里的金庄人(今为中云乡隔村)。吴进在《吴射阳遗集跋》中回忆了发现的经过,说他在三十年后,从淮安再至金玉书家,"见案上残本,借录数篇,略存吾淮文献。"漫长的三十年间,吴进似乎在吴承恩的家乡淮安一直没有再看到老先生的遗稿,还是要求助于云台山,为什么?答案应该是:吴承恩在云台山有着特别的钟情之处。
金庄与吴家园林之间有一所长春庵,以元代道士邱处机(长春)命名。庵址上可见废墟,且"邱真人"石刻铭文赫然在目。邱长春有一本记载西行经历的著述《西游记》,我不知道对吴承恩的响世名作有什么启迪。但至今犹存的云台山吴氏族人吴莹修立长春庵的石刻仍会给人以更多的思索。
凭吊吴氏园林旧迹的真诚,感动了吴庵 人。他们领我去看一块保护得十分完整的吴祠的碑铭。一个意外的收获是,云台山吴氏的族谱居然会安在,族谱的世系表上,十分明白地列出"承"、"凤"这两个班辈。我立刻想到,吴承恩的那个少年矢折的独生子,名字就叫吴凤毛。
斜阳映照着即林园的残砖断瓦,晚风殷勤地拨弄着萋萋芳草。我的眼前隐现着许多熟悉的云台山吴氏族人、吴承恩的舅舅、海州人胡琏;吴承恩的挚友、赣榆人裴天佑;与吴承恩文交甚深、为《海州志》作序的陈文烛……
西游故事脍炙人口,传唱于市井巷陌以至"妇孺皆解";《西游记》震世骇俗,或讲史,或讽遣,或言情,执着地扪触时代之脉。如此一部醒人惊目的"奇才子书",溶入了多少云台山的地灵、物华和人杰……
(199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