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作者的老师


   世界上没有一部小说拥有的读者数量能够超过《西游记》,包括那本被称作"独高一代"、文艺家们推崇为"古典现实主义终结"的《红楼梦》。
《西游记》的"妇孺皆知" 无可比拟。多少年来,鉴赏家们竭力地寻觅着这部"奇书"艺术魅力的源泉。
    吴承恩祖籍涟水,迁居淮安,五代单传。因此,吴家虽然不是单门独户,少有至亲却是事实。吴承恩的父亲终于倒站门成为一家小百货店老板的上门女婿,其因由也源出于此。
乾隆十二年(1747)年,淮安人吴进在"朐山(今海州)友人家"发现了吴承恩的遗著--《射阳山人存稿》,诗文中闪出一个令人注目的身影,吴承恩多次称他为"我师",而且是"我舅"。他就是沭阳县新河人胡琏。
   吴承恩为胡琏的孙媳妇写寿词,词中载述,当时的胡琏家族,被称作"长淮名门第一",《嘉庆海州直隶州志》也不厌其详地为他和他的孙子、重孙一家四人立传。胡琏中进士后,由南京刑部侍郎出任闽广二省兵务道,又当了几年巡抚,官至朝廷户部右侍郎。
在胡琏的学生中,吴承恩算是功名最下、官阶最低的。那位大名鼎鼎的邹东廓,以童子受业于胡琏,成了正德榜的第一名进士,历任国史编修、国子监祭酒(国立太学校长),死后得名号为"文庄";那位在朝廷执詹事府的程松溪,也是受胡琏启蒙入学,历任工部侍郎,供事西苑,死后获号"文恭"……只有吴承恩,连个举人也没有得着,年过半百,为了求个八品官职,不得不强忍屈辱到南京国子监当了一名太学生,九年寒窗,混了个长兴县丞(相当于副处级)。
虽然,他的老师胡琏给他以极好的启蒙,以至他能够在家乡获得"淮自张文潜以后,一人而已"的赞誉,继而又能独领风骚,成就了一部世界名著;可是,在吴承恩的家境上,胡琏却终于未能帮衬一点。吴承恩的父亲倒站门接管一间小店,按照淮安地方官的"土政策",必须纳两倍的税,尽管吴承恩愤愤不平,最终也只能无可奈何。
   吴承恩对于倒站门的家世,可谓耿耿于怀。你看,他几乎使西游故事中所有的主人公都与倒站门有关:首先,主人公唐僧的父亲陈光蕊就是倒站门成了殷开山宰相府的"赘婿";其他如唐僧在女儿国、猪八戒在高老庄也都属于倒站门之列……
吴承恩写过很多应酬的文字,我们还没有发现到他心恭意诚地称什么人为老师,也就是说,除了对这位论辈分可称为舅舅的大儒胡琏之处,这位在中华文学史上光彩照人的"淮海浪士"还真的没有认真地师从过哪一位先生。应该说,他那敏捷的文思,博大的要旨,非凡的才情来源于山河、众生,天灵、地气。


(19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