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里的花果山


   "东胜神州,海外有一国上,名日傲来国,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名山,唤为花果山……"
当您翻开《西游记》,读到这里的时候,或许想知道这花果山在什么地方吧!原来,它就在连云港云台山上!
    "郁郁苍梧海上山,蓬莱方丈有无间;旧闻草木皆仙药,

欲弃妻孥守市寰。"这是九百多年前宋朝诗人苏东坡对海上云台山的吟咏。云台山,旧称苍梧山。从两千多年前的《山海经》到一千四百年前郦道元的《水经注》,从《江南通志》到古今地名辞典,从《云台山图识》到吴承恩那个时代的大量诗篇,都热情地讴歌这矗冗云霄、脚踩波涛的"海上神山"。它海拔六百二十五米,过去是江苏唯一在海上的大山,到康熙五十年,云台山才与大陆连接起来。今天,我们可以驱车直上那云烟缭绕、苍郁幽邃的花果山坳。在那奇峰异石的绝顶,飞瀑急湍的涧边,在那势若罩伞的古树和翠碧参天的丛竹之中,掩映着许多和《西游记》故事紧密关联的名胜:花果山里水帘洞、三元庙上团圆宫,还有石猴、八戒、南天门,以及娲遗石、老君堂、沙河口,七十二洞、玉皇宫……
    八戒石的天然造型,仿佛是头着僧帽,身披袈裟,敛耳于腮,双眼眯缝,多麽象《西游记》理正在鼾呼的猪八戒!游人见了,深信吴承恩一定入山观察过。花果山顶上还有一块七米高的大石,中开一缝,缝下紧接着一块直径一米多的椭圆形石块,恰巧又完全悬空地夹在下面两块石头中间,很象从大石里进出来又夹在下面似的。石块上镌"娲遗石"三字。这不禁令人想起。西游记第一回写孙悟空出世的一场:"那座山,正当顶上有一块仙石,……内育仙胞,一日迸裂产一石卵,因见风化作一个石猴,五官皆备,四肢皆全。"
在通向花果山区的要道口猴嘴山头,还有一个半身猴石象,尖嘴猴腮,端坐朝北;背后与峰顶裂开一缝,很象是花果山老家的看门猴。《云台补遗》说它:"化石三年性最灵,……天生口鼻有奇形。"就是那泉水纷挂如帘的水帘洞,也是早在吴承恩写《西游记》之前四十五岁时就记入史书了。

笔者与电视剧“淮海浪士”剧组主要演员在花果山合影


    吴承恩到过海州,爬过花果山。从吴承恩的诗文集里也可找出线索:"余自尘世人,朝览众山顶","日出沧海东……似是海神戏。"吴承恩先世在涟水,祖居淮安,这在一九七五年淮安出土的吴承恩写的墓志里说得很清楚。明代的海州、涟水都是属淮安管辖的一个地方行政区域。主持编修《海州志》并亲自撰写〈〈海州志序〉〉和〈〈孔望山铭〉〉的陈文烛,是吴承恩最亲密的朋友。吴承恩被诬罢官后,陈文烛还敢于为他辩冤。他们经常在一起饮酒、谈诗、论文,吴承恩必然对海州山水有极其深刻的感知。在这以后不久。吴承恩就写出了不朽的〈〈西游记〉〉。校正〈〈海州志〉〉的裴天佑,也是吴承恩的挚友,他们有诗文互赠。他在赠裴天佑的诗里写道:"投君海上三山赋,报我花间五色袍","海上仙人青凤裘,翩然驾鹤来瀛洲。"如果不是身临其境的人,便写不出这样寓情于景的诗章,更谈不上有"海上三山"的歌赋。吴承恩还十分注意对海州史迹的研究,例如唐代海州刺史李邕写的《婆罗树碑》,到明代,碑石早已无存,唯有吴承恩还保留这块碑石的拓本。
     吴承恩死后,他的遗著几近绝迹。可是,淮安人吴进却在海州发现吴承恩诗文集的稿本。凡此种种,都足以说明吴承恩与海州之间有许多紧密的关联,它正是《西游记》地方色彩的重要渊源。
今天,花果山正以它那气势雄伟花木繁茂的幽境,吸引着成千上万的中外游客,人们赞扬孙悟空那顽强的斗争精神,也缅怀那十六世纪伟大的文学家吴承恩!
                      (原载〈〈新华日报〉〉1979年12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