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的伟大一生画展

糜克定的科学园

1820年
童 年 与 中 学 时 代
(1820-1837)



   巴门市布鲁赫街8号。1820年11月28日,恩格斯在这里诞生并度过童年。



恩格斯的出生证和受洗礼的证明书。




恩格斯用过的
教科书。

 


上学路上(油画) 邓 澍 作
  中学时代的恩格斯十分注意观察生活,资本主义制度下劳动人民的极端贫困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憎恨虚伪的工厂主,同情劳动人民,常常把自己口袋里的钱分文不剩地送给穷人。

 


恩格斯的肄业证书。

  恩格斯原打算中学毕业后继续进大学深造,但迫于父命不得不于1837年9月退学到父亲开办的公司学习经商。爱北斐特中学代理校长汉契克博士曾称赞恩格斯“操行优异”,“谦虚、真诚、热情”,“资质很高”,有“独立的思想”,“理解能力很强”,并善于清楚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思想。


恩格斯家族族徽。

  十六世纪以来,恩格斯家族就定居巴门贝尔格区,是当地的名门望族,恩格斯的曾祖父和祖父都是莱茵省著名的企业家


  巴门市立学校。这是一所用地方经费开办的学校。1834年前恩格斯曾在这里学习。学校大多数教员都是一些维护圣经教义的忠实卫道士,但它开设的物理和化学直观教授课程却对恩格斯后来进行自然科学研究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1837年-1842年)

在 不 来 梅 和 柏 林
(1837年-1842年)


商行练习生的业余生活(油画) 鸥洋 作

  恩格斯在不来梅不断接触当代各种进步思想。他抓紧时间看书学习,业余生活既紧张,又丰富多彩。


1840年左右的柏林大学。

  当时的柏林大学是一座“思想斗争的舞台”。教师中有各种各样思想派别的代表人物,常常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开展激烈的辩论和思想斗争。



在柏林“自由人”中间 (油画) 崔开玺 作

  恩格斯抨击谢林的文章击中了基督教正统主义者的要害,引起了哲学界和进步报刊的关注,也得到了青年黑格尔派的支持。恩格斯参加了青年黑格尔派的小团体“自由人”的活动,经常同他们在邮政局大街的“老邮局”酒店里聚会。



恩格斯写的小册子《谢林——基督哲学家》封面。

  1841年11月,哲学家谢林应邀到柏林大学讲学,恩格斯听课后针对谢林的启示哲学,先后发表了《谢林论黑格尔》、《谢林和启示》和《谢林——基督哲学家》等小册子和文章,揭露谢林贬低黑格尔哲学,为普鲁士专制制度辩护,妄图把哲学变成神学的奴仆。

柏林大学的旁听生(油画)林缨 李天祥 作
  恩格斯在业余时间,常常到柏林大学旁听哲学、神学和文学课程,详细考察宗教批判的现状和最新成果。他深入研究康德、费希特、苏格拉底、柏拉图、斯宾诺莎,把哲学看成是“一切科学的灵魂”。

1842-1844

转向唯物主义和共产主义
(1842-1844)

 


伟大友谊的开端(油画)何孔德 作

  1842年恩格斯曾在《莱茵报》编辑部拜访过马克思。两人在为《德法年鉴》撰稿期间开始通信。1844年8月底,恩格斯从英国返回德国途经巴黎,再次会见了马克思。这次会见奠定了两位科学社会主义创始人在理论和实践上全面创造性合作的基础,也是他们毕生伟大友谊的开端。

 


十九世纪五十年代伦敦工人的工作房和宿舍。

《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第一版的扉页。

  1844年9月到1845年3月,恩格斯利用在英国进行社会调查所收集到的丰富材料,写出了“第一本关于英国的书”《英国工人阶级状况》。



会见宪章派领袖(中国画)朱理存作


  恩格斯到英国时正是宪章运动高潮时期,他十分关心宪章运动并很快与宪章派及其机关报建立了密切的联系。1843年,他访问了宪章派机关报《北极星报》编辑部,会见了宪章派领袖哈尼,同他建立了终生不渝的友谊。

 


走访工人区(油画) 艾中信作


一个有觉悟的爱尔兰女工(油画)朱乃正作

  恩格斯到曼彻斯特后不久,认识了纺织女工玛丽·白恩士。白恩士是一个有觉悟的爱尔兰工人,她爱憎分明,十分同情爱尔兰民族为争取独立和自由而进行的斗争。她常常陪同恩格斯参加工人的各种活动,出席星期天在曼彻斯特“共产主义大厅”里举行的晚会。

1845-1847

为创建无产阶级政党而斗争
(1845-1847)


宣传共产主义(油画) 高虹作

在国际民主主义的中心——布鲁塞尔(油画)王沂东作


共产主义者同盟成立大会(油画)张文新作

 从1845年到1847年,恩格斯是在布鲁塞尔和巴黎度过的,他同马克思一起制定科学共产主义理论,传播共产主义思想,批判工人运动的各种错误思潮。在他们的积极参加和直接指导下,德国工人的秘密组织“正义者同盟”改组成无产阶级的政党“共产主义者同盟”。


 1846年初,恩格斯同马克思在布鲁塞尔创立了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不久,伦敦、巴黎、科伦、爱北斐特、哥本哈根及其他城市也成立了通讯委员会。布鲁塞尔通讯委员会的领导核心是马克思、恩格斯和比利时共产主义者菲力·日果。


摄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中

恩格斯

写作《共产主义原理》(素描)刘文西作
 《共产党宣言》最早介绍到我国是在1903年。1920年李大钊主持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把《宣言》全文译成中文,但只印发了少量油印本。同年8月,陈望道从日文转译了《宣言》的全文,由上海社会主义研究社正式出版。以后《宣言》在我国一再被译成中文出版。解放后被译成兄弟民族文字多次出版。


解放前我国翻译出版的《共产党宣言》

解放后翻译出版的《共产党宣言》的各种中文版本。

1848-1849

在 革 命 风 暴 中 战 斗
(1848-1849)



逼离巴黎(中国画)刘向平作

  1847年12月31日,恩格斯在巴黎德国革命流亡者新年宴会上发表演说,被警察当局指责为敌视政府的举动。1848年1月29日,法国政府勒令恩格斯在24小时内离开巴黎,三天内离开法国,否则将引渡给普鲁士政府。警察还在深夜闯入恩格斯寓所,企图查抄“材料”。恩格斯不得不立即离开法国,前往布鲁塞尔。



《新莱茵报》最后一号
的第一版


  恩格斯写的《德国维护帝国宪法的运动》一文。(中译文)


纪念柏林街垒战一周年革命宴会(素描)
潘鸿海作
  1849年1月中,恩格斯从瑞士回到科伦,重新投入《新莱茵报》的编辑工作。3月,他出席了科伦的工人和民主派为纪念柏林街垒战一周年而举办的宴会,并提议为巴黎的六月起义者干杯。



在科伦民众大会上(1848)(水粉画)陈衍宁作


《新莱茵报》
编辑部成员



恩格斯


在普法尔茨前线(油画) 杨红太作

 

在 欧 洲 反 动 年 代
(1849-1859)


赴伦敦途中(中国画) 甘正伦 王庆明作

  1849年10月初,恩格斯离开瑞士,绕道意大利,从热那亚乘船,经过五个星期的航行,于1849年11月10日抵达英国伦敦,准备同马克思一起重新开展革命的宣传和组织工作。



讨论《告同盟书》(油画)毛凤德作

  恩格斯到达伦敦后立即参加了以马克思为首的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的工作。他和马克思共同起草的1850年3月和6月《中央委员会告共产主义者同盟书》是同盟领导在1848—1849年革命后发出的重要文件,对于同盟的改组起了重大作用。其中总结了欧洲革命的经验,制定了无产阶级在未来革命中的纲领和策略。


“埃及的幽囚”(油画)李新 张红年作

  恩格斯作为公司的职员,在公开场合不得不注意社交礼仪,适应英国商界人士的习惯,但他内心十分厌恶这种“埃及的幽囚”(马克思语)般的生活方式。只有在晚间和休息日,恩格斯才能回到妻子玛丽身边,在自己真正的家里找到真挚的感情和温暖,并与来访的革命同志商讨工作。


探望亲密战友(中国画)谢志高作

  1857年7月,恩格斯到海滨疗养。马克思对自己最亲密的战友的健康极为关怀,于10月初到泽稷岛圣黑利厄尔探望恩格斯,并同恩格斯一起去看望正在患结核病的共产主义者同盟时期的老战友康拉德·施拉姆。

恩格斯(六十年代摄于曼彻斯特)

  恩格斯出席1851年1月5日宪章派曼彻斯特委员会组织的公开集会,支持琼斯同妥协派进行斗争。(油画)李骏 作

 

迎接革命运动的新高涨
(1859-1870)


恩格斯(六十年代摄于曼彻斯特)

《波河和莱茵河》

《萨瓦、尼斯和莱茵》

访问爱尔兰(油画) 张红年 作

“一个自由人”(中国画) 韩国臻作

恩格斯写的《普鲁士军事问题和德国工人政党》一书封页。


喜讯传来(中国画)甘正伦 王庆明作


狩猎(油画)孙向阳作


恩格斯
(1864年摄于曼彻斯特)


恩格斯(1868—1869年冬摄于曼彻斯特)

 

支持巴黎公社,反对无政府主义
(1870-1872)



恩格斯和马克思在一起(油画)高泉 作


第一国际伦敦代表会议代表
摄于1868年—1869年


“伦敦的头号军事权威”(中国画) 李子侯 作


向总委员会报告巴黎事件
(素描) 顾 盼 作

抵达海牙(中国画) 马振声 作


在伦敦代表会议上(油画) 李台还 作

 

同马克思在一起的最后十年
(1873-1883 )



七十年代的马克思和恩格斯
[苏] 茹柯夫 作



《反杜林论》
单行本第一版扉页。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一书法文第一版的扉页。


恩格斯与肖莱马(木刻) 李以泰 作

  自1873年起,恩格斯专心致志地从哲学的角度系统研究自然科学的问题,以确立辩证唯物主义的自然观。他在1873年—1876年和1878——1883年先后八年中,把大部分时间用来进行这方面的工作。



“啃酸果”——写作《反杜林论》

(木刻) 许钦松 作


恩格斯(摄于1877年)

痛失亲人(中国画) 王为政 作
欧洲社会主义者的顾问和领导人
(1883-1890)




整理遗稿 (素描)潘鸿海 作

  马克思遗留下的大批手稿、笔记和摘录,都是无价的精神财富。恩格斯认为它们“贵似金玉”,他在爱琳娜的帮助下,专门用了一年的时间来清理这些遗稿。



恩格斯 (1888年中摄于伦敦)

  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全力以赴地完成马克思未竟的事业,他一面整理并出版马克思的遗稿,一面“继续担任欧洲社会主义者的顾问和领导者”。


口授《资本论》(中国画)姚有多 作

  马克思的不朽巨著《资本论》在他生前只出版了第一卷。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整理出版了《资本论》的第二卷和第三卷。这样,他为马克思建立了一座庄严宏伟的纪念碑,同时也把自己的名字铭刻上去了。
  1884年5月,卧病在床的恩格斯开始整理并编辑《资本论》第二卷。他每天从上午十点到下午五点向秘书口授马克思的手稿,晚上对口授的笔录进行修改和加工。


星期日聚会(素描)袁 广 作

  恩格斯十分好客,他的家经常是朋友们星期日聚会的地方。到这里来的不仅有各国的社会主义者和革命活动家,还有一些有学识的人物。他们在这里无拘无束,畅所欲言,既有严肃的争论,也有愉快的歌声。


撰写《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木刻)张 怀 江 作


第二国际成立大会(油画)高虹 作

  在恩格斯的关怀和具体帮助下,1889年7月14——21日在巴黎贝德尔大厅举行了国际社会主义工人代表大会。参加大会的有22个国家和地区的393名代表。这次大会成立了第二国际。
  “代表大会是有阶级觉悟并为自身解放而战斗的无产阶级的力量的检阅”。——《柏林人民报》1889年8月10日。

 

晚   年
(1890-1895)



恩格斯 (1891年摄于伦敦)


在新形势下捍卫和发展马克思主义
(木刻)李焕民作


恩格斯 (1891年2月上半月摄于伦敦)

  十九世纪九十年代,欧洲各国工人党纷纷邀请恩格斯参加他们的代表大会,表示对他的尊敬和爱戴、希望得到他的宝贵建议和指导。


恩格斯同代表大会的部分代表合影。

祝寿 (中国画)陈光健作

在柏林火车站上 (油画)马常利作

海滨疗养 (油画)汤小铭作

晚年的恩格斯。

悼念一代伟人(油画)闻立鹏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