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激素的风险

荷尔蒙与环境荷尔蒙

  激素又称荷尔蒙,本来是一种药物,用于调节人体内性激素分泌失调。近年来发现环境中也存在若干种激素,可以干扰人体或生物体正常内分泌机能。人生活在为环境激素污染的环境里,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有病还是没病,都会被动地摄取“荷尔蒙”。

  环境激素,目前发现的就达100种以上,主要是由于人类活动排放到环境中的,它们有的具有类似雌激素的作用;有的具有类似雄激素的作用。其中,农药DDT,二恶英和有机氯杀虫剂也属于一类环境激素。

  环境激素对人体的主要伤害是造成人体性激素分泌量减少,性激素活性下降,精子数量减少,生殖器官异常和癌症发病率增加,其后果是生殖力降低,新生儿成活率下降和后代发育不良。

环境激素对健康的几种影响

成年男子精子数减少

  世界上许多发达国家均发现男子的精子数正在减少,我国和印度也有类似报道。由于环境激素的影响,全球男子人均精子数目在过去的50年内下降了1/3以上。

  法国案例研究报道:从1973年到1992年,性功能正常的男性的人均精子数,以平均每年下降2.1%的速率减少,精子的运动活力下降。英国案例研究报道:1970年之后出生的人比1959年以前出生的人,同一年龄比较,精子数明显降低。

  我国计生委调查研究,中国成年男子精液质量正在逐年下降;有一个台湾教授研究了台湾省成年男子精液质量,发现在过去的50年内呈直线下降趋势,人均精子数目减少了一半,他在公开刊物上提醒后人,将来有一天会出现“无精危机”。

  有些研究指出了精子数减少与环境激素之间的关系。如果胎儿长期暴露于环境激素中,那么他成长为成后,精子形成就发生障碍。

  伦敦泰晤士河水含有一定浓度的环境激素,包括起激素作用的农药。以泰晤士河水为饮用水源的居民,有不孕记录的男子的精子量,1984年至1989年比1978年至1983年,数量明显减少;而不以泰晤士河水为饮用水源的居民却无此现像。芬兰的研究人员通过30年尸检记录,发现逐年精子形成渐低,由于以人为研究对像有许多困难,尸检结果也就难能可贵了。

生殖系统癌症发生率增加

  在上一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为了防止流产而临床使用人工合成药物荷尔蒙DES;但是不久之后,却发现可引起子宫颈癌或卵巢癌;他们的子女性早熟,生殖器官发育异常。这说明激素与生殖系统癌症和生殖系统异常发育有关。

  先看男性生殖系统发癌的情况。精巢癌是年轻男人易患的恶性肿瘤,近年来有日益增多的倾向;且不治身亡的比例较大。欧洲波罗的海污染严重,特别是环境激素保持了一定水平。喜食波罗的海海鱼的妇女,其所产婴儿年平均重量下降。沿波罗的海国家精巢癌发病率在不断增加。美国50岁以下男子患精巢癌的发生率以2%至4%的增长率上升。日本,北欧各国,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精巢癌的发病率在增加。

  男子前列腺癌近年也有所增加,如美国1990年以来,前列腺癌增加了3倍,开始年份为10万人,现已超过30万人;1996年死于前列腺癌的有4万人之多,死亡率在美国仅次于肺癌,居第二位。男性生殖器畸形还包括尿道下裂,即尿道开口在阴茎的底端,而不在顶端;以及隐睾症,即睾丸收缩。

  再看女性生殖系统发癌的情况。几年前,大家听到子宫癌和乳腺癌还很陌生;近年来,常常听到议论:这批体检,哪位女同事查出了乳腺癌,哪位女同事应去医院复查,作生理切片,确定是否是子宫癌,简直成了常见病和多发病了。在美国患子宫癌等恶性肿瘤和子宫疾瘤等良性肿瘤的妇女,目前很多,从初潮到闭经的女性,5个人中就有1位。专家认为:这种情况与环境激素的存在不无关系。

免疫机能下降

  许多有机氯农药难降解,可积累于人体内脏之中,与人体内的激素受体相结合,扰乱内分泌系统,影响激素的正常分泌和作用,进一步造成人体免疫系统发育和正常功能发挥,从而引发了其它各种疾病。

  人体免疫机能下降是个严重健康问题。不治的爱滋病就是一种特殊的人类免疫系统完全丧失的疾病。

豆制品抑制乳腺癌和前列腺癌

  天然激素也不都是人类健康的大敌,例如豆制品中就含一些植物激素能激活病人的免疫系统和抑制前列腺癌的发展。

  日本人爱食豆制品,摄取植物激素较多,乳腺癌和前列腺癌死亡率低是个原因。现在许多老年建康讲座大谈常喝豆浆,吃豆制品对老人有益处,有一定道理。因此对自然界的激素要注意开发其对人体健康有益的功能。

环境激素对人体的作用方式

  环境激素定义为:“内分泌干扰物质”,与前述的“生殖效应物质”有无异同呢?一些科学家认为致毒机理不同。生殖效应物质的致毒机理是使细胞染色体发生损伤而诱发病变;而外源内分泌干扰物质的致毒机理是打乱遗传基因传递信号,从而干扰基因传递而导致病患。

  环境激素对人体的作用方式有:其一,激素与受体的直接作用;即环境激素与人体中已存在的激素受体相结合,表现出激素的效果。其二,环境激素起代谢阻碍剂的作用;它阻碍人体内类固醇正常代谢,后果是产生性分化表现异常。其三,神经系统和免疫系统与环境激素作用,间接影响生殖系统。内分泌紊乱可使神经系统和免疫系统受到伤害;甲状腺性能低下也会影响生殖系统的正常活动;神经系统的发育阶段,雄性激素受环境激素的影响,也会使生殖行为表现异常。总之,可以肯定地说:环境激素,包括有机氯农药等,对人体起类似于激素的作用,后果严重。

  环境雌激素:

  人体内所存在的典型雌激素如17 -雌二醇等可与体内的激素受体结合,作用于DNA中的雌激素反应元件,激活基因的转录,调节人体机能,特别是生殖系统的机能。

  有些有机氯农药,如滴滴涕,硫丹,甲氧氯,狄氏剂和开蓬等,其作用与17 -雌二醇等内源雌激素作用类似,虽然它们的结构相差很多。它们可能直接与激素受体结合,产生对生殖系统的影响;它们也可能先与体内其它受体结合,然后共同作用于激素受体,产生对生殖系统的影响;它们还可能在与激素受体作用中和内源雌激素竞争,从而阻碍了17 -雌二醇等雌激素受体结合,产生了抗激素的作用。杀虫剂滴滴涕就具有抗雌激素的作用。抗雌激素的作用结果是导致某些生物体的雄性化。

  环境雄激素:

  有些农药,如DDE,杀虫剂烯菌酮和杀菌剂(N-3'5'-二氯苯基)-1,(2-二甲基环丙烷-1,2-二甲酰亚胺)可以与雄激素受体相结合,阻碍体内内源雄激素与雄激素受体的正常结合,表现出抗雄激素的作用,其结果是导致某些生物体的雌性化。

  许多有识的科学家,在报刊上大声疾呼:“环境激素对人类生殖健康的影响可能是21世纪人类健康所面临的最大挑战!”这应该引起世人的觉醒。

对用户家庭的风险
  

农民妻子的风险

  农民在田间喷洒完农药后,他用过的设备,存放农药的容器,穿过的衣服等都沾染了农药,人回到家里,农药也沾污了家里的一切。他的父母,他的妻子和他的孩子也就长期接触农药,生活在为农药污染的环境之中。

  农民的妻子,比起其它社会职业妇女来,更容易接触和暴露于较高浓度的农药之中。在家里洗被农药沾染的衣服,擦洗被农药沾污的农具,为猪羊等牲口圈消毒,特别是农忙时,还要与她的丈夫在田间并肩劳动。特别是我国南方的某些省份,妇女在田间的劳动量和劳动时间比男人还长。所以,妇女和男人一样,也能接触农药;农药引起的得癌的风险和患其它有害健康效应的风险并不比她的男人小。

  母乳中的农药水平是成年妇女是否被污染的重要指标。1989年我国曾对30座城市及农村的妇女的人乳进行检测。发现:六六六含量为1.36到15.5毫克/升;滴滴涕含量为0.83至15.0毫克/升。与同期的其它国家相比,显得十分突出,绝对不容乐观。见下表:

10个国家人乳中六六六和滴滴涕的含量 (以奶脂计, 毫克/ 升)

国 家

年份 样品数 滴滴涕 滴滴沂 六六六
中 国 1982 100 1.80 4.38 6.59
印 度 1981 50 1.10 4.80 4.60
墨西哥 1981 48 0.71 3.70 0.40
以色列 1981-1982 52 0.23 2.20 0.29
日 本 1980-1981 107 0.21 1.50 1.90
南斯拉夫 1981-1982 50 0.18 1.90 0.28
比利时 1982 40 0.13 0.94 0.20
西德 1981 81 0.25 1.20 0.28
瑞典 1981 56 0.09 0.81 0.09
美国 1979 50 < 0.10 1.60 < 0.05

  由于妇女的生理特点,她还能产生特殊的不良生殖效应,如畸胎等。生活在农村的妇女和其工作与长期接触农药,都可产生某些不良健康效应后果。可能生出畸形子女,使母亲本人伤心,使子女长成后为自己的生理缺陷伤心,使家庭终身痛苦。

  实际上怪胎率是相当低的;有时,由于妇女的体质健康,虽然长期接触农药,却生了一个健康的孩子,就使人忘记了农药中毒的风险。所以应该时刻记住保护妇女的权益,使她们远离农药。

农民孩子的风险

  中国农村的婴儿大都食用母乳,因此母乳中的农药水平直接影响婴儿的健康。若按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计算方法,每公斤体重婴儿每天食用母乳130克,来计算婴儿从母乳中摄入六六六和滴滴涕的量。1990年我国无锡市进行了调查,并与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粮农组织规定的最高允许值进行比较,发现均高于最高允许值很多倍。如下表:

我国无锡婴儿从母乳中摄入六六六和滴滴涕估算 (微克/ 公斤/ 天)

项 目 最高允许摄入量 无锡婴儿摄入量
滴滴涕 5 94
六六六 1 107

  孩子们爱在田地里玩,奔跑,捉虫,甚至帮大人干活,如三夏时节在地里拾麦穗等,无意识地自身也沾污了农药。孩子比大人更危险。他们身小体弱,抗毒能力比大人差。他们饿了抓起食物就吃,不爱洗手,手上沾了农药又随食物吃了下去。孩子们穿衣服不在意,顽皮的孩子还满地打滚,衣服上沾的农药比大人多。

  应该提醒家长:无论世界上哪个国家,孩子经常在田间劳动,发生农药中毒事故的风险性都非常之大,起码比农民大得多。农药危害农民本人,危害他们的家庭,危害他们的孩子。

  我国这个问题十分严重,我国有约10亿农民,从是个孩子到已是白发老人,都终日劳动在田间。应该提醒他们,应采取有效措施,保护孩子,保护自己,远离农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