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农药对孩子们的风险

危险就在孩子们身边

  孩子们是天真无邪的,他们在嬉戏中不知道风险就在身旁,他们需要父母和大人的教育和保护。让他们避免有毒物质,包括农药,污染对他们健康的影响。科学家研究表明,环境污染对孩子们健康的不利影响比成人的为重,这首先是由于孩子们的生理条件不成熟,抵抗力差;再者,他们的肠胃比大人易于吸收;而排毒能力比大人差。例如,暴露于同样致癌物的环境里,幼年患癌的风险大于他们的成年和老年。

  取16种常用有机磷农药对老鼠做急性毒性实验,发现对于其中15种农药,小老鼠比大老鼠更敏感。还发现,接触有害于神经系统的有机磷和氨基甲酸酯,在孩子们的神经系统发育阶段,可能导致孩子的神经功能障碍,神经变得过于纤细,将来长大了会神经行为受损。孩子们需要特别的关照。

喂奶给婴儿带来的风险

  妈妈给婴儿喂奶,就可能在刚生下来宝宝没几天就使婴儿暴露于农药接触中。如果环境中农药水平较高,而且这些农药的代谢能力不强,难于降解,易溶于脂肪中,就会有很低剂量的农药残留人奶中。

  因此我们应该提倡和生产无农药残留的婴儿用标准卫生牛奶,这种产品目前市场也有货可售,只是价钱仍旧贵了点儿。

二恶英

  1999年刚过五一节,突然消息传来:欧洲某国的奶粉和其它奶制品含有二恶英,舆论大哗。北京各大超市,进口奶粉立即封存撤下,购买者躲之犹不及。后来听说,出事的欧洲该国竟因此环境事件导致政局不稳,内阁下台。

  二恶英是一个特殊结构的化学物质,两个苯环并列,并有两个氧原子桥相联,苯环上的氢原子为不同程度的氯原子所置换,因氯的置换数目和位置不同,共存在75种异构物。与之结构相似,只是一个苯核换成了呋喃核,也有135种异构体,因为两者常一起伴生,性质类似,故统称之为二恶英类化合物。

  大家谈起二恶英有如谈虎色变,首先,二恶英是急性毒性非常大的物质,其对豚鼠的口服半致死剂量LD50要比剧毒毒药氰化钾的LD50还要高出100倍,若奶粉中杂有一定剂量的二恶英,特别是儿童吃了有毒的奶粉,肯定会中毒。其次,奶粉中杂有低剂量的二恶英,虽不至当场死亡,但奶粉是日常食品,长期服用会产生慢性中毒,罹患癌症的风险增加。再者,二恶英类化合物已被确认为“环境激素”。长期服用有二恶英的奶粉会影响正常的人体内分泌机能调节,使儿童发展缓慢,免疫力下降,子宫内膜移位等。长期服用杂有二恶英的奶粉,还能导致人体甲状腺性能低下。二恶英有亲脂性,易积累于人体脂肪和肝脏内,在人体内持留时间长,其半衰期可达7-10年。人体内的脂肪样品中二恶英的水平约为1-600纳克/公斤。

  是否仅有奶粉可被二恶英污染呢?如果仅有奶粉可被二恶英污染,那么问题到是简单了,大不了不吃了呗。

  可是事实上二恶英是无处不在。城市垃圾焚烧是个二恶英的大排放源。城市垃圾包括城市生活垃圾,危险品废物和医院废弃物,焚烧废金属导线外皮以回收金属及火葬场,排放的总数量是相当惊人的。冶金工业也能排放一定量的二恶英,特别是铜,铝,锌和镁等有色金属生产排放量较为突出。森林天然火灾和田间人为焚烧秸秆可排放少量的二恶英。用氯漂白造纸,有机氯产品(氯酚,氯代烃,氯气,氧氯化过程)制造过程也排放一定量的二恶英。填充多氯联苯的变压器,电容器也会经过迁移转化由多氯联苯(本身原本杂有少量二恶英杂质)再生成少量的二恶英来。焚烧垃圾,二恶英将随风而去,通过干湿沉降进入土壤,进入水域。

  奶粉与我们日常生活有关,染发、烫发香波也与我们日常生活有关。时髦女子爱将自己的头发染成蓝色,橘红色,茶红色,以示性格。但近来在此类香波中有21.17-21.69微微克/升的二恶英;染发之后还要洗发,因此发廊废水也含有2.6-17微微克/升的二恶英,超过了用水标准1微微克/升的许多倍。染发客人的头皮和染发工作者的手指都会沾染二恶因,侵入人体。老鼠实验证明吸收率达到30%。

二恶英与农药的关系

  二恶英本身不是农药,它只是某些农药的杂质,这些杂质是在生产该农药的过程中产生的。例如用于森林除草的苯氧乙酸除草剂2,4-滴和2,4,5-涕中就含有最毒的二恶英异构体。氯酚生产,或是苯酚直接氯化,或是氯苯碱解,两个过程都会产生副产物二恶英。农药的广泛使用,二恶英也就变成了无处不在了。

  虽然二恶英无处不在,如果寿命不长,在阳光下,或在天然水中,很快就降解成为其它毒性不大的物质,那也罢了。但是问题在于,它们在土壤内或在大气中寿命很长,很难降解。它一般残留在土壤的0.5至1.5厘米处,其半衰期可能大于十年。尚可完全以本身形态附着在细微的微粒上,随风漂荡,到很远的千万里之外。这样,二恶英的污染范围真是大的无处不在了。

  二恶英有较低蒸汽压(约为0.0000045巴),在热带或温带的夏季可从土壤的表面层挥发,凝结于气溶胶上,参加大气的长程传输。在亚热带和温带区域,大气向土壤中的二恶英沉降量可达0.61毫克/平方米/年。全球由大气向土壤中的二恶英的总沉降量为12500公斤/年。

  那么二恶英是怎么跑到牛奶和奶粉中去的呢?城市垃圾含有数量可观的塑料废料,在垃圾焚烧过程中,生成一定量的二恶英。日本科学家曾观测到,垃圾焚烧厂附近的牧场草地被二恶英污染,吃此牧草的母牛产的牛奶含有较高浓度的二恶英,而喝此奶厂牛奶的附近居民血液中所含二恶英的平均浓度高出正常值20倍以上。二恶英排放源--大气--草地--奶牛--牛奶--奶制品--人,就是人类对二恶英的主要暴露途径。

  曾有人对加拿大人进行调查:大气中有二恶英,通过呼吸系统摄入量不到总摄入量的3%;通过食物摄入量为总摄入量的95%,其中,26.9%来自牛奶和奶制品,54.4%来自肉制品,极少部分来自蔬菜。在食物链中家畜是个重要一环。我国深圳的国家二恶英实验室检测发现国产20余种香烟中也含有二恶英。因此,与我们日常生活相关的二恶英进入人体的途径还有吸烟和染发等。

果冻里没有果汁

  近年来餐桌上多了一种食品果冻,很受欢迎。果冻应该是果汁胶凝而成,可以代替水果,保存时间长,又不太贵,是有益于健康的大众食品。但是近年来市售的一些果冻全然没有果汁,就是糖水加香精,没有营养。为了使果冻酷似果汁,要加一些人工合成色素如苋菜红,日落黄等,比真果汁还漂亮,真应了俗话所说的:太像了,就不像了。为了保鲜时间长,还加入防腐剂苯甲酸钠,也是一种农药。苯甲酸钠对人体健康有害,特别是伤肝。

  我国卫生部门曾收集广州,深圳,珠海,东莞,中山和佛山等6市的市售果冻39批次,检测出87.8%不合格,约三分之一含苯甲酸钠,问题相当严重。卫生部门曾三令五申用对人体无害的山梨酸代替苯甲酸,但山梨酸成本贵,于是制造商便偷偷地使用苯甲酸,天理何在,人心何在?!

水果和果汁带来的风险

  近年来,果农在苹果树的开花期常喷洒植物生长调节剂比欠(二甲基琥珀酰肼),目的是调节果品生长,防止苹果在成熟前脱落。比欠的功能还能使苹果外观更加红得鲜艳,丰满,能在市场货架上放很长时间。比欠还用于葡萄生产。科学家毒理学研究表明比欠的代谢和降解产物是不对称二甲基肼,能使老鼠致肿瘤。做苹果酱和苹果汁时,要加热,苹果残留的比欠受热便分解形成不对称二甲基肼。在孩子们的体内苹果残留的比欠也能水解为不对称二甲基肼。比欠的应用给孩子们的健康带来较大风险。

  若干常用农药,如杀菌剂克菌丹,百菌清,灭菌丹,亚乙基硫脲,高灭磷,及除草剂对硫磷,甲基对硫磷和二甲基肼等对儿童有致癌作用。科学家的研究表明:当学龄前儿童接触以上8种农药时,可能致癌。而且他们的癌发展速度大于成年人的发展速度。不对称二甲基肼是强致癌剂,致癌的风险是1/1100,远高于交通事故给孩子带来的风险。

  美国环保局认为在目前的社会生活水平一个人可接受的生命风险是百万分之一,而不对称二甲基肼所带来生命风险是可接受风险的900倍!如果我们在市场水果摊上看到苹果红得令人害怕,千万别买。流行病调查也表明:应用比欠和威胁生命肿瘤发展之间直接相关。有的国家因此规定孩子的比欠日摄取量为0.5毫克/公斤,界限以下是安全的。但是也有人认为老鼠和人还不一样,由老鼠毒理学数据外推到人时,还要考虑安全因子。给比欠做不致癌浓度结论的安全因子是动物实验作出的无效应水平的4000到6000倍;给二甲基肼做出是否致癌的结论的安全因子仅为动物实验作出的无效应水平的150到1000倍;因此,使用比欠有风险,但还不致十分可怕。

 

劣质小食品带来的风险

  上学的孩子们爱吃零食,常到学校就近的小商小贩处买一些劣质小食品,如糖果,甜点之类吃着玩。哈尔滨某医院最近接待了许多少年过敏性紫瘢患者。过去一个月10例;现在1天就10例。患者比10年前增加了25倍。其中90%以上是14岁以下儿童。医生逐个询问了少年患者的生活习惯,有一半以上常吃劣质小食品。

  小食品中含有防腐杀菌剂,着色剂,有的还超量使用,以劣充好;再加上卡通画片,塑料小玩具等与食品包装一起,以吸引儿童购买,但画片和玩具也不卫生。长期食用,身体中积累毒素,导致血液病生成。

环境激素与青少年性早熟

  吃了性激素会造成青少年甚至儿童性早熟,这是常识。北京某著名医院内分泌科曾接待一位六岁女婴,因误食父母的避孕药(一种性激素),竟长出乳房,乳头也变黑了,表明性提早成熟了。有机氯农药本身有类似于激素的作用,它能在日常食品中被检测出来,虽然浓度很低,但是的确存在。

  另外,不法商贩为了牟利,使鸡鸭快长,喂饲激素(所谓的肥鸡粉,肥猪粉之类),速生鸡和速生猪长的很快,肉嫩,烹调易熟,但危险在于肉类所含激素残留造成青少年性早熟,如:不到10岁的小男孩就长胡子,女孩月经期提前数年等等。所以爱吃炸鸡的孩子家长要警惕,不要让孩子多吃美式炸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