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足跳高的虫

  在昆虫大家族里, 不乏跳高、跳远的能手。跳蚤虽然身材十分渺小,却能跳过自身高度的100多倍;棉蝗身体矫健,它跳远的平均成绩,竟是它自身长度的143倍。不过,这些跳高、跳远“冠军”,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这给养都有一对发达、强健,适宜弹跳的后足。
  有一种善于跳高的虫,它跳高的方式却与众不同,它就是我们要说的不用足跳高的虫——磕头虫。
  磕头虫是一种常见的小甲虫。虽说它能跳起40多厘米的高度,创出跳过自身高度50多倍的惊人记录,可是它却只有三对又短又小的胸足,这短小的胸足和其他善跳昆虫的强健后足比起来,实在是小得可怜。靠这样的足,只能用来爬行,根本不能去跳高、跳远,更不要说去跳过自身高度的几十倍了。
  那么,磕头虫是怎样创造出跳过身高50倍的惊人记录的呢?难倒经真还有什么特异的功能吗?
  要解开这个谜并不难,我们只要捉来一只磕头虫,认真地观察一番,看看它是怎样“跳高”的,就能真相大白。
  原来,使磕头虫“跳”得高的秘密武器是它的前胸腹有一个像合页似的关键。当磕头虫腹朝天,背朝地躺在地面上时,它便将自己的头用力向后仰,拱起体背,在身下形成一个三角形的空区,然后猛然收缩体内的背纵肌,使前胸突然伸直,这时候,它的背部就会猛烈撞击地面,在反作用力的作用下,磕头虫的身体就会被猛然弹向空中,就这样,磕头虫没有用腿,却成了“跳高”的能手。
  有趣的是,磕头虫的“跳高”姿势还很优美。当它腹部朝天弹向空中时,它便乘机在空中做个“前滚翻”,将身体翻转过来,等到落地时,它就能稳稳地站立在地面上了。
头长怪角的虫

  牛的头上长角,鹿的头上长角,犀牛的头上也长角,这些兽类的头上长角,并不是图好看的装饰物,而是用来进攻或防御的武器。奇妙的是,在昆虫大家族里,也有许多头上长着怪角的虫,角蝉就是其中的一种。
  角蝉的角长得的确十分奇特。它的角,不像兽类那样是从头骨上长出来的,而是胸部的前胸背板形成的。不同种类的角暗,角的式样也有所不同,中华高冠角蝉的角高高地向后上方伸出,就像是戴了一顶高冠帽;三刺角蝉的角贴着腹背向后伸出,就像是一根尖刺。角蝉头上的这些奇形怪状的角,可不像兽类那样是用来打架争雄的,它自有自己的妙用。
  角蝉是一种喜欢生活在树上的虫,当高冠角蝉停栖在枝条上时,它头上的那顶“高冠”,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一截枯树杈。而三刺角蝉落在长有棘刺的树木上时,它那根向后伸出刺混在其中,更让人难以分辨真伪。难以置信的是,当几只、十几只角蝉停栖在同一根枝叉上时,它们还会等距排开,使人看上去就如同真正的小树杈一样。用这样逼真的拟态伪装,模仿周围环境,角蝉就可以轻易地骗过敌害,保存自己了。
  独角仙也是一种头上长角的虫。它的体形较长,身披硬甲,头部一根向前伸出很长的角在端部分开一个小叉。因为这根独角是雄虫们用来争夺配偶、进行战斗的武器,所以仅为雄虫所特有。在独角仙求偶的季节里,一旦两雄相遇,就要用这根“令人生畏”的独角,展开一场激烈的厮杀。
眼睛长在长柄上的虫

  昆虫的眼睛各种各样,有的出奇的大,有的出奇的小;有的是一对单眼,有的是由几万个小眼组成的复眼。不过,不客这些眼睛多么奇,多么怪,绝大多数是长在昆虫头壳表面的。然而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有一种虫的眼睛不是长在头壳上,而且长在头上伸出的两根长柄上。这两眼长柄的长度,竟然雪出它自身长度的1.5倍,不知道的人,看到它的这双怪眼,往往会误认为是它头上的触角呢。
  这种长有怪眼的虫就以怪眼而得名,叫做突眼蝇。
  看到突眼蝇长了这样一对怪眼,你可能会想:它的视力一定会有与众不同的地方吧?是的,科学家研究的结果表明,昆虫的复眼越向外突出,视野也就越开阔。突眼蝇的眼睛远离了头壳,生长在长柄的顶端,真呆以说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了。有了这样的一双眼睛,它前后左右、上上下下、,四面八方都可以看得清了。不过,话又得说回来,突眼蝇的眼睛是由许多小眼组成的复眼。研究表明,组成复眼的小眼越多,视力才越好。可是,突眼蝇的眼睛长在长柄的顶端,不可能长得很大,组成复眼的小眼就很少,因此,它的视力自然也不会太好。这么一来,它的视野虽好,可却是一个戴着“高架眼镜”的近视眼。
  还有,突眼蝇的眼和其他昆虫相比,离大脑的距离太远,影像通过神经传导的时间,自然要比其他昆虫长,因此,它对视野中物体的反应也会迟钝一些。至于突眼蝇的眼睛是不是和长筒望远镜一样,可以随意伸缩变焦,从而看清远处的物体,这还有待进一步地研究。
会孵蛋的虫

  绝大多数昆虫是卵生的,但是和同样也是卵生的鸟类不同,一般昆虫的雌虫产卵以后,就什么也不管了,任其在自然环境里孵化、长大。同那些含辛茹苦地孵化、哺育雏鸟的鸟类相比,这些昆虫父母对儿女真是连起码的责任心也没有。
  是不是所有的昆虫都不抚育自己的子女呢?不,在昆虫大家族里,有一种虫像鸟类一样,辛勤地抱窝孵蛋,喂养、照顾子女,直到子女能够独立生活以后,才肯放它们各自谋生。这种习性奇特、会孵蛋的虫名叫蠼螋。因为它的腹部末端长有一对坚硬的尾夹,所以,人们又叫它“耳夹子”虫。
  耳夹子虫婚配以后,既将临产做妈妈的雌虫就用嘴和足,在地下挖一下8-12厘米的洞,作为自己的产房和育儿室。当洞挖好以后,雌虫便钻进去,用泥土将洞口封好,开始过起隐居生活。在洞里,雌虫将卵产完后,就像母鸡抱窝那样,伏卧在卵堆上,用自己的体温来孵化卵,为了使卵受热均匀,它还会不辞辛苦地用嘴翻动卵粒。大约20天左右,耳夹子虫的儿女出世了。这时候,雌虫将洞口打开,外出为孩子们寻食。为了防止不速之客闯入,离开时,它还会用东西将洞口堵住。当它找到食物以后,就用尾夹夹住拖回,咬碎后喂给幼虫。等到子女长成二龄虫时,耳夹子虫妈妈才让它们出洞活动,培养它们谋生的本领。直到小耳夹子虫长成为三龄虫时,它们的母亲才会准许它们离开,各自独立生活。
  儿女们的翅膀硬了,远离母亲去生活了,可这时,雌耳夹子虫却繁育后代耗尽了心血,不久就死去了。在昆虫世界里,雌耳夹子虫真是一位少有的慈母。
会放“毒气弹”的虫

  毒气弹是一种利用用毒气体杀伤敌人的武器,令人很难防御。有趣的是,在昆虫中,有一种名叫气步(虫甲)的步行虫也会用“毒气弹”来攻击敌人、捕猎食物。
  气步(虫甲)是一种喜欢在夜间活动的甲虫。它身披硬甲,好像是一个古代的武士。虽然它的三对步行足没有那些善于跳跃的昆虫的足那么强大,可是交替运动起来,仍然使它的爬行速度很快。要是昆虫王国里举行竞走比赛,它是当之无愧的冠军。
  气步(虫甲)整天忙忙碌碌地东奔西跑,到处寻找什么呢?原来,它是在找寻可能充饥的猎物呢?气步(虫甲)是吃荤不吃素的肉食性虫,它对各种植物不屑一顾,而对粘虫、地老虎和蚯蚓却十分爱吃。当它发现猎物之后,先是静观一会儿,然后上前用触角试探,随后便张开大牙猛咬。受到攻击的猎物拼死反抗,气步(虫甲)一时难以制伏,于是它就要用自己的杀手锏“毒气弹”了。这时候,只见它掉转身体,对准猎物“砰”地一声从肛门里喷出一股烟雾状的气体来。那气体不但有浓烈的硫酸味,还有很强的腐蚀性,如果接触到皮肤上,令人火辣奇痛。猎物受到“毒气弹”的攻击,周身布满了乳白色的结晶,疼痛难忍,不停地在地上翻滚。此时气步(虫甲)毫不放松,仍接二连三地对准猎物施放“毒气弹”,直到将猎物打得昏死过去才肯罢手。然后,气步(虫甲)就开始慢慢消受猎获来的这顿美餐了。
  有趣的是,气步(虫甲)要是遇到了异性的同类,它们就会友好地分吃猎物。但是同性相遇,这们就会为争夺猎物爆发一场“毒气大战”,各自用自己的“毒气弹”攻击对方,直到将一方打败逃走后为止。
被誉为“蚜虫克星”的虫

  蚜虫是一种令人腻味的害虫。在它们的大肆吸食下,庄稼很快就会枯萎,造成极为严重的减产。然而,每当有蚜虫为害的时候,我们常常可以看到有一种翅鞘鲜红,上有七颗黑星的小甲虫,向蚜虫发起勇猛的进攻,毫不留情地将一只只蚜虫蚕吃到自己的肚子里去。这种美丽、勇猛的小甲虫就是七星瓢虫,逞狂一时的蚜虫如果遇到它,就像遇到克星一样,难逃一死。
  七星瓢虫俗称“花大姐”,是一种内食性昆虫。它不但变成成虫以后爱吃蚜虫,就连它的幼虫也十分爱吃蚜虫,而且十分凶猛。七星瓢虫的幼虫长有一对尖利的大牙,它一闯入蚜虫群中,就开始大口撕咬,蚜虫见到它,立即腿软身瘫,不敢再动,只有等死。七星瓢虫的个子虽然不算太大,可是食量却大得惊人,它一天竟要吃掉100多只蚜虫。为了使自己的子女一出生就能吃到蚜虫,七星瓢虫产卵时就专门找那些有蚜虫为害的植物,将一粒粒像窝窝头似的黄色卵粒产在叶片上,这样,小瓢虫一出世,就有了丰富的食物。
  除了吃蚜虫,七星瓢虫的避敌本领也很高强。如果有人碰了它,它便会立即“休克”过去,一动不动地装死。直到危险过去,它才开始爬动。如果有人抓住了它,它还会使出第二招避敌保命的本领:从它腿关节中间流出一种黄色的液体,这液体的气味又臭又辣,令人很不舒服。就连那些爱啄食昆虫的鸟类,闻到以后也要退避三舍。
  七星瓢虫是专门帮助人类消灭蚜虫的农田卫士,我们一定要好好保护它。

被称为“绿色世界魔鬼”的虫



  蝗虫是农业的大敌。中外历史上,有过无数次飞蝗肆虐成灾,人民流离失所,饿殍遍野的惨痛记录。解放前,我国是蝗灾经常发生的国家,那时候,蝗灾一旦发生,遍野的庄稼转眼间就会被蝗群吞噬一空,饥饿使得千百万灾民背井离乡外出逃荒,许多人被活活地饿死。1944年,太行山区发生蝗灾,落地的蝗虫竟积有一二尺厚,使那里变成了蝗虫的世界。在国外,1889年红海附近发生蝗灾,大群蝗虫竟覆盖了2千平方英里的地区,据估计,这群蝗虫总重量有55万吨之多,需要用1万多节火车皮才能装下!
  蝗虫对农业生产的危害如此之大,难怪人们要把它称之为“绿色世界的魔鬼”,闻之色变了。
  蝗虫就是我们平常说的蚂蚱。它有一个大而发达的嘴巴,吃起植物来,就像是一把大镰刀,又快又狠。再加上它还有贪吃的食性和食量巨大的肚肠,所以,它成了吞噬绿色植物的恶魔。
  然而奇妙的是,同样是蝗虫,有些年头,它们分散而居,对农业形不成大害,而有的年头,它们就会聚集在一起迁飞,四处为害。这是为什么呢?原来,形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蝗虫密度的大小。如果这年,一定单位面积内的蝗虫数量较少,食物丰富,它们就形成散居型,不再迁飞觅食。如果这年,一定单位面积内的蝗虫数量特别多,食物不足,它们就会在体内产生特殊的生理反应,产生集群的要求,形成群居型的飞蝗群,给绿色世界、给人类带来深重的灾难。
  在古代,蝗灾几乎是无抗拒的,所以,它被迷信的人视为“神虫”。现在,人类已经有了科学的灭蝗办法,这“绿色世界的魔鬼”已经不能再为所欲为了。


会用泡沫隐身的虫

  在会使隐身术的昆虫中,有一种叫沫蝉的小虫十分奇特。它不是像竹节虫、叶螳螂、枯叶蝶那样模拟周围环境,以和周围环境十分相似的体形、体态、颜色来以假乱真,欺骗敌害,而是用自身粉泌出的泡沫把自己严密地包裹起来,从而使自己躲过天敌眼睛,生存下来。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沫蝉是怎样巧施隐身术的吧!
  沫蝉是一种园林、农田中常见的害虫。它的头部有一根针状的刺吸武口器,可以刺入植物的叶片或茎杆中,靠吸食植物的汁液为生。当我们在植物在叶片或茎杆上发现有一滩滩像吐沫似的泡沫时,那就是沫蝉的藏身之所。我们只要把那泡沫用小草棍拨开,就能看到里面有一只乳白色的小虫在蠕动,这就是隐身其中的沫蝉了。人们见沫蝉总是躲在泡沫里,认为这泡沫是它吹出来的,于是又把它叫做“吹泡中”。
  沫蝉用来掩蔽身体的泡沫是从哪里来的?是它用嘴吹出来的吗?不是的。原来,这些泡沫是从它的腹部下端一下气门开口附近的腺体排出来的,当这种胶质的腺液和气门排出的气体混合在一起时,就形成了一堆堆泡沫。
  沫蝉为什么要隐身在泡沫之中呢?原来,它的幼年时期身体十分嫩弱,如果暴露在空气中,很容易干死。还有,它不会飞,跳也跳不远,如果暴露在外,很容易被天敌所捕食。为了免受烈日的暴晒,躲过天敌的伤害,沫蝉在千百万年的进化过程中,学会了这种以泡沫掩身的隐身术。这奇妙的隐身术,使它安全地度过了自己的幼年时代,等到沫蝉长大变为成虫,它既会飞,又会跳,就再也不需要用泡沫掩身了。
身穿“蓑衣”过一生的虫

  在自然界里,有一种昆虫从出生的那天起,便开始为自己纺织一件“蓑衣”,并且把它穿在身上生活,以后,就是长大、婚配、产卵,完成繁衍后代的任务,直至生命结束的那一天为止,它一时一刻也不肯脱下这件“蓑衣”。
  这种脾气古怪,穿着“蓑衣”过一生的虫,就是蓑蛾的雌虫。
  雌蓑蛾为什么要穿着“蓑衣”过一生,总也不肯脱下来呢?这和它奇特的身体条件是分不开的。蓑蛾是一种完全变态昆虫,一生要经过卵、幼虫、蛹和成虫四个时期。在幼虫期,雌蓑蛾和雄蓑蛾一样,都是没有翅膀的小肉虫。为了保护自己,它们用吐出的丝,为自己织出一件外套,然后再粘上一些枯枝烂叶,把自己严密地裹在里面。由于这个粗糙的外套,很像是农民用来遮挡风雨的蓑衣,所以,人们为它取名叫“蓑蛾”。然而奇妙的是,雄蓑蛾幼虫长大变为成虫以后,长出了一对翅膀,可以甩掉“蓑衣”,四处飞行。可是,雌蓑蛾变为成虫以后,却没有雄虫那对令人羡慕的翅膀,仍然是一只没有翅膀的肉虫。为了安全起见,它只好终身生活在自己编织的“蓑衣”里。
  蓑蛾的“蓑衣”也很奇妙。它可以随着蓑蛾幼虫的不断长大而加宽加长。蓑蛾幼虫只有在觅食的时候,才将头伸出“衣”外,平时总是躲在里面。这样,它的天敌看到的只是一小堆枯枝烂叶,哪里能想到里面竟还藏有一只白胖的肉虫呢!
  蓑蛾幼虫成熟以后,就躲在“蓑衣”里越冬,来年春天再变为成虫。这时,雄虫脱去“蓑衣”远走高飞。而无翅的雌蓑蛾只好等待着雄蛾上门入赘。当雌蓑蛾同“新郎”交尾产卵,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以后,它就在一生也没有脱下的“蓑衣”里死去。
耳朵长在腿上的虫

  动物的耳朵是用来听声音的器官。通常,像兽类、鸟类的耳朵是生长在头部的。可是,我们如果观察一下昆虫,在它们的头上,却找不到像其他动物那样的耳朵。是不是昆虫根本就没有耳朵呢?不是的。不信你看,当你轻轻地走近一只蝗虫,准备捕捉它的时候,它却飞走了;当一只雄蟋蟀唱起动听的“情歌”的时候,雌蟋蟀就会应声而至于。这说明,昆虫是有听觉器官的,只不过,它们的耳朵是一对不受人注意的“耳朵 ”。
  昆虫的耳朵空竟长在哪里呢?原来,昆虫的“耳朵”可以长在身体的任务部位。像它们的触角、胸腹部、腿部,都有可能长有听觉器官。不由你信不信,这可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螽斯和蟋蟀是昆虫世界中的“流行歌手”,在夏秋的原野,我们常常可以听到它们美妙的吟唱。它们的耳朵长在哪里呢?经过昆虫学家的研究观察,发现它们奇妙的“耳朵”竟然长在前腿上。在它们的前腿上,各有一个长卵圆形的小缝,缝内侧有一层薄薄的膜,当声波传来时,薄膜就会引起振动,通过神经传导到螽斯或蟋蟀的脑子里,它们便可以听到声音了。科学家把它们这种奇妙的“耳朵”叫做“听器”。
  蝗虫的“耳朵”不像螽斯、蟋蟀那样长在腿上,它的“耳朵”藏在第一腹节的两侧,是一对蒙有鼓膜的听囊,听觉也十分灵敏。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立即逃之夭夭。像毛虫、蟑螂等昆虫,对声音也有很敏锐的感受性,它们感受声音是靠它们身上的毛状感觉器。这些毛状感觉器,就像一个个微型的震动仪,能把声波振动的强度和方向传导给它们。这可以说是昆虫中最简单的耳朵了。
能在水面滑行的虫

  夏秋季节,人们如果到湖塘或河溪边去,常常会看到有一种黑色的小虫,伸展着又细又长的腿,以飞快的速度在水面上滑行。尽管它们的追逐嬉戏中时不时地来个“三级跳”,在水面激起层层涟漪,但是它们的身上却不会被水弄湿,更不会沉入水中淹死。看着它人轻盈优美的滑水动作,不能不令人发出衷的赞叹。
  这种能在水面上自如滑行的小虫叫水黾,因为它在水面上滑行跳跃时激起的波纹,很像油滴落在水面后扩散在样子,所以,人们又管它叫“卖油郎”。水黾能够在水面上滑行,是同水面特有的张力和它身体具有的特殊构造分不开的。水虽然是液体,但在它的表面,因张力形成了一层膜。这层膜如果不被破坏,就能承受住一些很轻的物体。比如,我们将一根缝衣针细心地放置在水面上,针就可以浮在水面而不会沉入水底。水黾的身体本来就很轻,再加上它细长的中后足极度地向身体两侧外伸,增大了与水而后接触面积,减少了单位面积水面所承受的重量,使它身体的重量不会破坏水面的那层膜,只是在水面形成一个凹槽。这凹槽就像是滑道一样,使水黾能够在水面上自如地滑行。为了适应水面的生活环境,水黾的身体和足上,还生有浓密的拒水性毛尾,有了这毛尾的保护,水黾的身体就像穿了一件神奇的“避水衣”一样,不会被水浸湿了。它们没有沉入水中淹死的后顾之忧,就可以在水面上尽情地追逐嬉戏了。
  鼓虫是一种黑色的小甲虫,它有两对特殊的眼睛,一对生在头背侧,可以了望空中的情况;一对生在腹侧,可以观察水底的动静。它虽没有水黾那样的长足,却也是个善于滑水的虫。
能在水下造“房子”的虫

  在昆虫世界里,有很多会建造“房子”的“建筑师”。有一名叫沼石蛾的昆虫幼虫——石蚕,就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它能够在水下为自己建造起一座结实实用的“房子”来。
  沼石蛾虽然是一种生活在陆地上的昆虫,可是它的幼虫石蚕却是在水中出生,在水中长大。在漫长的童年期里,石蚕要想方设法地躲避那些天敌的吞噬,才能够平安地长大变为成虫。石蚕既没有尖利的爪牙做自卫武器,又没有与众不同的游泳本领,它是如何来保护自己的呢?我们还是到水底来看一看吧。
  在河湖或池塘的水底,我们只要细心观察,就不难发现那里有一些用沙子或植物的碎枝条、碎叶子做成的小套子。这些套子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变换颜色。秋冬是深暗色,春夏是鲜绿色。这些奇妙的小套子,就是石蚕为自己建造起来的“房子”,在这个既是栖身之地,也是伪装避敌之所里,石蚕过着舒适安全的日子。
  水中不比陆地,石蚕是怎样在水下“施工”,为自己建起这座“安乐窝”的呢?原来,在石蚕的口部有一个能吐丝的腺体,吐出的线有很强的粘性。有了这个宝贝,石蚕就不愁建不起“房子”了。它先用口和足找来一些植物的碎片,然后用吐丝的丝将它们随意地捆在身上,做成一个临时的“避难所” 。在安全有保证以后,石蚕便开始精心建造起永久性的房子了。它认真地挑选出合适的建房材料,用分泌出的粘液,将它们逐个地粘连在临时“避难所”的前面。就这样,用不了几个小时,石蚕的“新居”就可以落成了。从此,石蚕的吃喝拉撒睡都在这个“安乐窝”里,直到它长大变成成虫,离开水面到陆地上生活时为止。
会施“苦肉汁”的虫

  在《说岳全传》里,有个王佐断臂的故事,说的是宋将王佐为了混入金营,劝说金将陆文龙归顺南宋,使用了苦肉计,将自己的一只手臂断掉,骗取了敌人的信任,终于取得了成功。有趣的是,在弱肉强食的昆虫世界里,除了一些昆虫会采取各种奇妙的伪装术来保护自己以外,还有一些昆虫在生死关头,也会采取“苦肉汁”,像王佐那样截断自己的肢体,蒙骗敌人,以保全自己的性命。只不过,和王佐不同的是,人类断臂成了终身残废,而那些昆虫断肢以后,如果是幼虫,是可以再生出新的肢体来的。
  在会施“苦肉计”的昆虫中,蟋蟀、蚱蜢、蝗虫是最为人们所熟悉的虫。当人们捕捉它们的时候,经常会领教到它们为了逃命而施用的断肢自救的“苦肉计”。那时,它们会自行断掉自己的一条大腿,然后用其他的腿迅速逃离。如果它们遇到危险不是来自人类,而是来自天敌的捕食的话,它们演出的这出“苦肉汁”,就会使它们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保全了一条小命。因为当那自动脱落的肢体吸引了天敌的注意力,使它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它们就早已逃之夭夭了。
  常在田间活动的大蚊,也是一种善于施用“苦肉计”的虫。大蚊虽然模样长得和喜欢叮人吸血的蚊子很相似,但是它的体形要比蚊子大八九倍。它从不叮人吸血,只是对水稻有一些危害。因为它的脚长得很长,所以,人们又叫它“长脚蚊”。当它遇到蜻蜓、青蛙等天敌捕食的时候,它的长足亘 被咬住,它便会舍弃长足而逃。
  昆虫这种施用“苦肉计”的有趣现象,在生物学上叫做“残体自卫”。
杀人蜂

  在南美洲,有一种令人闻之色变的虫,这就是肆虐于那里的“杀人蜂”。据不完全统计,在短短的几十年里,已经有几百人被这种毒性极强、凶猛导常的蜂活活地蛰死。至于在这种暴蜂的攻击下,死于非命的猫狗和其他家畜,更是不计其数。
  有一年,巴西的几个消防队员在清除烟囱上的一个蜂窝时,触怒了那里的“杀人峰”,霎时间,发了疯的野峰倾巢而生,整个天空响起了可怕的嗡嗡声。不管是人还是牲畜,只要是活动的物体,狂暴的蜂群都要加以攻击。事后人们统计,在三个小时内,竟有500余人总共被蜇了三万多下,平均每人60几下。此外,还有许多猫狗被蜇死。在另一次“杀人蜂”袭击人的事件中,受伤的人竟超过了1000人。
  蜜蜂是一种对人类有益的昆虫,它辛勤地采花酿蜜,为人们奉献出甘甜的蜂蜜和其他蜂产品,从不主动攻击人畜。而这令人谈蜂色变的“杀人蜂”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蜂呢?原来,这种可怕的“杀人蜂”,竟是由于人类自己的偶然疏忽才产生出来的。1956年,巴西的昆虫学家为了改良当地的蜜蜂,使它们能多产蜜,就特意从非洲引起了一种野性十足、产蜜量最高的野峰,与当地的蜜蜂杂交,没想到竟繁育出了这种攻击性极强的蜂。后来,因为管理人员的疏忽,一些杂交蜂从实验室逃出,迅速在野外繁殖起来,成了令人恐惧的“杀人蜂”。后来,尽管人们采取了许多措施,想消灭这一大祸害,可是,这些杂交蜂造就自然的能力极强,繁殖的速度很快,所以,直至今日还没能有效地遏止它们的蔓延。
会种蘑菇的虫

  在南美洲的巴西,茂密的热带雨林中有一种奇特的虫叫剪叶蚁。这种蚂蚁,体色棕黄,腿长善跑,从不知疲倦。最为奇特的是,它的双腭非常强大,就像一把剪刀一样锋利。它们常常成群结队地爬上一棵棵大树,将树叶剪切下来,叼回蚁巢。当剪叶蚁们忙碌着剪切、搬运树叶的时候,就好像一支没有尽头,高举着绿色旗帜的游行大军在行进。有时候,一夜之间,它们能把一整棵树的树叶剪光。
  剪叶蚁忙忙碌碌地把树叶剪下带回去做什么呢?如果我们挖开蚁巢就会发现,剪叶蚁竟然还是一个很会种植蘑菇的“育菇能手”呢!它们不敌辛苦地采摘树叶,是要用树叶来做蘑菇种植园的培养基。在剪叶蚁 持下巢里,有几百个宽敞的小室,这就是剪蚁的“种植”园。当剪叶蚁将树叶叼回巢内以后,就将树叶交给家族中最小的成员节叶蚁和树叶管理蚁,由它们把树叶切成碎屑,然后拌上幼虫的或自己的粪便,做成培育蘑菇的“土壤”,用不了多久,种植园里就会长出一层白白的菌丝。为了使这些菌丝生长得更好,管理蚁们还精心地照料这些菌丝,不断地剪枝、施肥。从菌丝被剪断的地方,会流出一滴滴液体,液体凝固后就会变成一个像球茎甘蓝似的小瘤,这小瘤含有丰富的营养,剪叶蚁家族的成员们就用它做食物,并且喂养自己的后代。
  十分有趣的是,剪叶蚁很有环境保护意识,它们从不在离蚁巢很近的树上采集树叶,总要到离巢相当远的地方去。因为这样,保护了蚁巢周围的树木,蚁巢就可以避免因没有树木从地下吸收水分而过于潮湿或被淹没。
蓄养“奴隶”的虫

  在我们人类的历史发展进程中,曾有过奴隶社会。在那个野蛮的社会里,部族战争中被抢掠来的人就成为奴隶。奴隶不蛤要为奴隶主做繁重的劳动,而且毫无人身自由,可以被奴隶主随意买卖甚至杀死。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这种罪恶的社会制度已经不复存在了。可是,在昆虫世界里,却有一种虫竟靠掠夺、蓄养奴隶而生,这就是生活在南美洲的蓄奴蚁。
  蓄奴蚁是一种十分强悍的蚂蚁。在它的蚁群中,令人奇怪的是,不像其他蚂蚁那样,既有专门负责打仗的兵蚁,也有专管造巢、觅食、哺育幼虫的工蚁,而是所有的工蚁也都变做了兵蚁。这些蓄奴蚁虽然勇猛好战,可却都懒惰成性,像造巢、抚幼、觅食、清洁这样的工作,它们都懒得去做。可是不做这些工作,蚁群是无法生存下去的。于是这些强悍而又懒惰的蓄奴蚁便打起了别人的主意。它们向邻近的其他蚂蚁发动了进攻,闯入其他蚂蚁的蚁巢,将其他蚂蚁的幼虫和蛹抢夺到自己的巢里来。这些幼虫和蛹在蓄奴蚁的巢中长大以后,就成了蓄奴蚁蓄养的“奴隶”。它们专门替奴蚁做造巢、觅食、抚育幼虫、打扫卫生等种种繁重的工作。由于“奴隶”蚁寿命不长,为了补充“劳动力”的不足,蓄奴蚁要不断发动战争,去抢掠“奴隶”。
  有一种叫红蚁的蓄奴蚁,由于长期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剥削”生活,懒惰成性,它们竟然失去了独立的生活能力。这些懒汉,如果没有“奴隶”蚁去侍喂它们,即使食物就在眼前,它们也宁愿饿死也不肯自己张口取食。
嗜血成性的虫

  在昆虫王国里,有一些靠吸食他人血液生存的虫。这些昆虫“吸血鬼”们嗜血成性,传染疾病,对人畜危害极大。其中的蚊子、臭虫、跳蚤、虱子最令人痛恨。
  蚊子吸血十分贪婪、凶狠。因为雄蚊子的口器退化,不能吸血,只能吸食一些露水、花蜜,所以,吸血的都是雌蚊子。雌蚊的中是由六根比头发丝还要细的细针组成的,就像一根钢针一样锋利。 这六根细针,其中一根是食道管,一根是分泌唾液的唾液管,两根是像针一样,能刺破皮肤的“刺血针”,还有两根是像锯齿一样,能割开皮肤的“锯齿刀”。当雌蚊向人畜偷袭的时候,就把这六根针同时刺入皮下,既敏捷,又迅速,很难被人察觉。由于雌蚊的唾液里有防止血液凝固的物质,血液很快就会灌饱它的肚子。可是残留在皮肤里的唾液会使皮肤成肿块,使人其痒难耐。然而最可恶的的,蚊子不但吸血,还能传染疟疾、丝虫病、回归热、乙型脑炎等严重的疾病,真是作恶多端。
  臭虫一副丑像,吸血比起蚊子来更为狡猾,它不像蚊子那样,吸血前“嗡嗡”地哼上一番,而是等人睡熟,借着黑暗的掩护,进行偷袭,人要一醒,它便飞快逃跑,隐藏起来。被它咬过的地方,立即就会红肿起来,又痒又疼。它也是一个传染病的罪魁祸首。
  虱子和跳蚤同样是令人切齿痛恨的“吸血鬼”。跳蚤虽然身小,可这却非常善于吸血、跳跃,人们被它咬得浑身是包,却很难捉到它。最可恶的是,它能传播可怕的鼠疫,人得了这种烈性传染病,几日就会死亡。虱子寄生在人的身上,它吸血时也会传染许多疾病,同样是罪行累累,十恶不赦。
一生勤劳的虫

  在昆虫中,有一种一生勤劳的虫,它们从蛹中孵化出的第三天起,就开始一生的辛勤劳动,采蜜、采花粉,清洁巢房,哺育幼虫,筑窝建巢,守卫御敌……直到衰老死亡,总是忙碌不休,这就是蜜蜂中的工蜂。
  在蜂群里,工蜂的数量最多,它们虽说没有生殖能力,不能承担繁殖后代的任务,但是在整个蜂蛹中,它们却负担起生活的重大责任。可以说,如果没有它们为群体所做的辛勤劳动,整个蜂群就无法生存。
  当“保育员”哺育幼蜂,是年轻工蜂的主要工作。母蜂产了卵,它们就忙着把蜂乳放在卵的旁边,使卵易于孵化。当幼虫孵化以后,它们又忙着给幼虫喂食,照料这些幼虫。据昆虫学家统计,在一只幼虫的发育期间,工蜂总共要照料它8000次之多。除了照料一般的幼虫,它们还要用纯粹的蜂乳“王浆”,精心地饲喂蜂王幼虫,以便使幼蜂王能够健康地成长。
  十几天后,工蜂的蜡腺开始分泌蜂蜡,这时候它们便又担负起建筑蜂房的工作,精心地构筑起一个个整齐的六角形蜂房。看到这精巧美观的“建筑”,无论是谁,都会赞叹它们是高明的“建筑师”。
  二十几天后,幼工蜂已经长得很强壮了,这时候,它们又成了蜂群忠勇的“卫兵”。它们在巢门口巡逻放哨,一旦有不速之客入侵,它们就群起而攻之,保卫蜂群的安全。
  除此之外,工蜂还是蜂群的“采办员”、“炊事员”,它们每天要不辞辛苦地采花酿蜜,为整个蜂群准备好食粮,工蜂的一生真是勤劳的一生啊!
“朝生暮死”的虫

  初夏的黄昏时分,人们常常可以看到一种体长不到1厘米的小虫,成群地在空中飞舞,这些小虫就是蜉蝣。早在2000多年以前,我国的古人就已经发现它“朝生暮死”,寿命极为短促,因此,古人常在文学作品中提到它,感叹生命的短暂,告诫人们珍惜时间。
  古人的看法对不对呢?昆虫学家的研究告诉我们,既对也不对。如果将蜉蝣的寿命从成虫算起的话,古人的观察是正确的,神经质确是个短命鬼。蜉蝣从它变为成虫时起,到它生命结束止,最多的活不到一天,少的仅仅只有几小时。在昆虫世界里,成虫寿命最短的就数它了。不过,蜉蝣的寿命要是从幼虫算起的话,古人的看法就不对了。蜉蝣变成成虫以前,要在水中度过1-3年漫长的时光呢!这样长的寿命,在昆虫世界里,不但不能算是“短命鬼”,而且,还应该说是长寿者哩。
  蜉蝣的一生是这样的:它的卵产在水里,一般经过7-14天便孵化成小幼虫。蜉蝣幼虫在水中靠吃植物、藻类和小虫为生。在1-3年的漫长时光里,它还要蜕20多次皮,身体才能逐渐长大,直到长出翅芽,变为亚成虫的时候,它才顺着水草爬出水面,在水边的草丛或石块上蜕去暗淡的“旧衣”,换上洁白透明的“新装”,变成成虫,展翅飞到空中。古人没有细致地观察到蜉蝣的一生,不知道它幼虫阶段的生活经历,只看到它生命历程的最后一段,所以才把它错认为“短命鬼”。
  由于蜉蝣成虫的寿命十分短促,它们十分珍惜这短暂的时光。它们变为成虫后,既不吃,也不喝,急急忙忙飞聚到一起择偶婚配、产卵,直到完成了繁衍后代的大事,才力竭死去。
以“财礼”择婚的虫

  结婚送财礼、收财礼慢人类社会一起落后地区的陋习。一些财迷心窍的人在选择处理婚姻大事的时候,往往看重的不是感情和对方的人品,而是钱财。把美好神圣的婚姻关系,变成为一种充满了铜臭味的买卖关系。然而,在昆虫世界里竟也有一种昆虫像财迷心窍的人一样,以“财礼”的多少来择婚,这就是尖顶黑蚊蛉。
  尖顶黑蚊蛉是一种长得有些像大蚊子的小虫。当它们到了繁殖的时候,雄蚊蛉便四处忙着捕猎,当它捕捉到一只小虫以后,便携着猎物兴冲冲地去寻找雌蚊蛉。在花草间,雄蚊蛉找到停栖在那里的雌蚊蛉以后,就主动靠到近前,用后足将自己猎获的小虫当做礼物,毕恭毕敬地献给雌蚊蛉。面对送上厚礼的求婚者,挑剔的雌蚊蛉并不肯马上答应,而是要对雄蚊蛉献上的礼物太小或是口味不佳,就不会赢得雌蚊蛉的芳心,雌蚊蛉就会拒绝和雄蚊蛉婚配,马上飞走。要是“财礼”使雌蚊蛉很满意,它就会同意雄蚊蛉的求婚请求,同雄蚊蛉婚配。
  有趣的是,雄蚊蛉好像知道自己的求婚有失败的可能,在雄蚊蛉答应应婚以前,送上的“财礼”并不完全撒手,当雌虫接受礼物并且开始吃食以后,它便用腹部试探雌虫的情意。如果雌虫不同意婚配而离去,那求婚的“财礼”仍然还在雄虫的手中。
  雌尖顶黑蚊蛉这样“衡财译郎”是不是“嫌贫爱富”呢?不是的,它们这种奇异的求婚有利于种族的繁衍。因为一来雌虫会因有雄虫送食而不必自己去觅食,减少堕入蛛网的危险;二来能拥有大猎物的雄虫一般都身体强壮,婚配的后代自然也会强壮,成活率高。

孤雌生殖的虫

  在我国的古籍《山海经》里,记叙了一个“女儿国”的奇异故事。说的是在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女儿国”,在这个奇异的国度里,只有女人而没有男人。谁要是想生孩子,就到水中沐浴,这样就可以怀孕了。神话终归是神话,像《山海经》里那样的女儿国,在我们人类的社会里是根本找不到的。不过,昆虫学家告诉我们,在千奇百怪的昆虫世界里,还真有这样神奇的“女儿国”哩。
  虽然绝大多数昆虫是靠雌雄两性婚配生殖的,但也有一些昆虫就像《山海经》中的“女儿国”一样,根本就没有雄虫或极少有雄虫,它们不经婚配就能繁衍后代,这种奇异的单性生殖现象,被人们称之为“孤雌生殖”。叶蜂、没食子蜂、竹节虫、蚜虫等就是昆虫世界“女儿国”的臣民,它们奇妙的孤雌生殖习性真令人惊叹。
  在蚜虫的社会里,一年四季只有在秋天的时候才会产生出雄性的蚜虫,而春夏时节,蚜虫社会里是清一色的女儿身。没有郎君,这些雌蚜怎样一代又一代地繁殖呢?这你不必为它们发愁,大自然赋予了它一种特殊的本领。虽然在清一色的“女儿国”里没有雄虫,可是雌蚜不需婚配就可以发育出成熟的卵粒,生出小蚜虫。而且这些小蚜虫长大后无需婚配,还可以照样生出雌性的后代。直到秋天来临,蚜虫社会中才有雄性“公民”诞生,因为只有雌雄婚配,才可以产生出能越冬的受精卵。可是到了第二年,这些卵孵化出的却又全都是雌虫,蚜虫社会再次成为“女儿国”。
  为什么有些昆虫会有孤雌生殖的习性呢?这是因为一只雌虫也能繁殖,会使这些昆虫更容易保留它的种群,在不利的条件下传宗接代。
 
童体生殖的虫

  我们看了《孤雌生殖的虫》以后,一定会为蚜虫等昆虫奇异的繁殖方式而吃惊,然而在奇妙的昆虫王国里,还有一些昆虫的繁殖方式更加奇特、更令不可思议。
  一般的昆虫,只有长大变为成虫后才婚配生殖后代然而复扁甲的幼虫和瘿蚊的幼虫,在它们还是“幼女”的时候,就能进行孤雌生殖,生产出幼虫来。因为这种十分奇特的生殖方式是在它们的童年期进行的,所以,昆虫学家把它叫做“童体生殖”。
  复扁甲和瘿蚊的幼虫是怎样进行童体生殖的呢?原来,无需雌雄婚配,在复扁甲和瘿蚊的幼虫体内就可以产生出虫卵来。更令人惊奇的是,虫卵成熟以后,就在母体内以母体的组织为营养,发育长大成为雌性幼虫,最后咬破母体而出,并且用同样的方法繁殖下一代幼虫。直到夏季到来,复扁甲和瘿蚊的幼虫产生出雄性个体来,雌雄幼虫化蛹变为成虫以后,再进行婚配、产卵。奇特的是,这种由卵孵化出的幼虫,又开始童体生殖,周而复始,进行新的一轮的循环。
  还要说明的是,复扁甲和瘿蚊虽然貌不惊人,可是它们在昆虫学家的眼里却有着很重要的地位,因为它们不但是一种孤雌生殖、童体生殖的虫,而且还是一种“胎生”的虫呢。它们不像绝大多数昆虫那样,先产卵,再由卵孵化成幼虫,而且卵在母体中孵化,一生下来就是可以四处活动的幼虫。这种卵胎生的生殖方式,没有独立的卵期,卵在母体中孵化,对卵就能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直接出生的幼虫适应自然环境的能力也比较强,这对于繁衍子孙后代来说,是有很大的好处。
使用“气味语言”的虫

  昆虫虽然不能像人类那样说话,用语言来表达思想,但是在奇妙的昆虫王国里,却有许多昆虫能在相互之间传递求偶、觅食、御敌等信息。
  有一次,一位昆虫学家在一个房间里放了一只雌梨天蚕蛾,结果竟诱来了100多只是雄蛾前来幽会。这是谁告诉那些雄蛾说这里有一只雌蛾的呢?那位昆虫科学家在经过了认真的研究后发现,原来,雌梨天蚕蛾是用一种特殊的“语言”通知那些雄蛾前来相会的。雌梨天蚕蛾的特殊语言不是有声的语言,它是一种由雌虫身上分泌出的化学物质。因为这种化学物质是在雌虫性成熟后发出的,对雄虫有强烈吸引作用的气味,所以,人们管它叫“性引诱素”。当雌蛾分泌出性引诱素以后,就快速扇动翅膀,使气味扩散到空气中去。雄蛾用头上的触角嗅到这种气味以后,就知道有一只雌蛾在说:“我在这里,快来吧!”于是它便会“不远万里”地寻觅而来,虽然雌蛾的性引诱素只是一种气味,不是有声的语言,但是它同样可以传递信息,所以人们把它叫做“气味语言”。有趣的是,雌蛾分泌的性引诱素尽管只有0.1微克,但足以使几千米以内的雄蛾争相而来。
  目前,科学家经过研究,发现有几百种昆虫会使用这种奇妙的“气味语言”。经过化学分析,有许多已经搞清了化学结构,并且能够人工合成出来。运用人工合成的性引诱素,配合杀虫剂一起使用,就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诱杀大量的害虫。不但成本低,而且还可以避免滥用农药造成的环境污染。
使用“舞蹈语言”的虫

  除了使用“气味语言”,有些昆虫还会用“舞蹈语言”来传送信息。
  在野外,我们有时会看到一对对蝴蝶在空中比翼飞舞,当雄蝶接近雌蝶时,雄蝶一边半开着翅膀,围绕着雌蝶做着半圆形飞舞,一边向雌蝶表示出爱慕之情。飞舞几圈以后,雌蝶就会用自己的触角去抚摸雄蝶的翅缘,表示接受了雄蝶的“求婚”。蝴蝶的婚舞,正是利用“舞蹈语言”,传递相互爱慕的信息呢。
  蝴蝶的“舞蹈语言”的确很美,不过,在会使用“舞蹈语言”的昆虫中,要数蜜蜂的“舞蹈语言”的“语汇”最丰富。
  当一只蜜蜂发现离巢60米内有蜜源时,它返巢后,就在巢内的垂直面上鼓起翅膀跳起“圆圈舞”。跳过一圈,又沿着原来的路线返回,花蜜越多越甜,它就跳得越起劲。如果蜜源在60米以外的地方,它就左右摆动自己的的腹部,跳起了“摇摆舞”。它边跑边舞,先跑出一个半圈的小圈,然后回到起点又向另一方向兜半圈回来,形成一个横倒的“∞”字形。如果在一定时间里跳“8”字摇摆舞的次数越多,则表示蜜源离蜂巢的距离越远。用舞蹈方式,蜜蜂不但可以传递蜜源的远近、质量好坏的信息,还可以指示出蜜源的方向。当蜜蜂跳“摇摆舞”时的直飞方向朝向太阳时,蜜源就与太阳处于同一方向;当舞蹈的直飞方向着太阳左边50度时,蜜源就在位于太阳左边50度的地方。根据侦察蜂用“舞蹈语言”提供的信息,其他蜜蜂就能够准确无误地寻找到蜜源。
使用“灯光语言”的虫

  运用“灯光语言”传递信息、警告危险,在我们人类的社会生活里十分常见。像城市交通和铁路交通中使用的“红灯停”就是为人们所熟悉的例子。在昆虫世界里,除了有用“气味语言”、“舞蹈语言”传递信息的虫以外,还有一些虫会使用“灯光语言”来传情报警呢。
  在会发光的虫中,最为人们所常见、所熟悉的就是被称为“大自然的明灯”的萤火虫。从它尾部发出的一明一灭的美丽萤光,不但可以起到联络伙伴、吸引异性的作用,当遇到危险的时候,还能及时地向同类发出:“这里有危险!”的警报。
  同人类的交通指挥信号灯有些相似,萤火虫也是靠改变“灯光”的颜色和时间间隔来传递不同的信息的。当雄萤火虫在草丛间飞行寻找雌虫的时候,它每隔5.8秒就会闪出淡绿色的萤光。而藏匿在草丛中的雌萤火虫,就会以2.1秒的间隔,发出闪光作为回应。这时候,雄萤火虫看到雌萤火虫发出的“灯语”,就知道在那里,已经有一位“佳人”在等待着它了。
  当萤火虫遇到危险的时候,它一面迅速飞逃,一面发出急促的橙红色的闪光,向其他同伴发出报警的信号。看到这表示警告危险的信号,其他正在飞行闪光的萤火虫,就会迅速将“灯光”熄灭,隐匿于草丛之中。此时,流萤点点,好似繁星满天的夜空,顿时会变得漆黑一片。直到危险过去,萤火虫们才又飞到空中,亮起一盏盏明灯。
会装死的虫

  昆虫世界是一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世界。为了保护自己和延续种族,许多昆虫有很强的御敌本领。除了有像竹节虫、叶螳螂、枯叶蝶这些善于用隐蔽或伪装的办法避敌的虫以外,还有一些昆虫会用装死的办法来蒙骗敌人,保护自己。
  粘虫、麦叶蜂、乌壳虫是为害农田的害虫。当它们在庄稼的枝叶上大吃大嚼的时候,如果有谁触动了枝叶或是想捉住它,它们就会马上将身子一卷,滚落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看上去就像是死了一样,过一会儿才又“复活”过来。
  尺蠖是尺蛾的幼虫,它也是一种很会装死的虫,在农田和园林常可以见到它。因为它身体细长,爬行的姿态很特别,每前进一步,都要将身体像拱桥一样向上拱起,一伸一屈地爬行,看上去,就如同人用手丈量尺寸一样,所以人们给它取了“尺蠖”这个名字。为了保护自己不被天敌吃掉,尽蠖拿手的本领就是装死。当它受到惊吓或敌害攻击的时候,它便立即吐丝从树枝上滚下来,身体僵直,悬吊在空,一动也不动,就像一具僵尸。等到危险过去,它才“复活”,扭动着身体盘绕丝线,使身体上升,回到原来的枝叶上继续为害,尺蠖这种奇特的装死避敌的本领,又使它有了“吊死鬼”这个不光彩的名字。
  装死,本是这些害虫避敌保命的看家本领,可是这伎俩却很难蒙骗过人类。人们掌握了它们的这种习性,将计就计,故意摇动植株,使它们纷纷装死而落地,然后就很容易地将它们消灭了。
会用“钻肚术”的虫

  “钻肚术”是一种孙悟空常用的战术,每当他遇到了厉害的妖魔,就想尽办法钻进对手的肚子里去,然后在里面翻筋斗、打把式,大闹一番,这时候,哪怕是再凶狠的妖魔也会连声求饶了。在昆虫世界里,有一种比蚂蚁还要小的小虫,它也会用孙大圣用过的“钻肚术”,钻进害虫的肚子里面去,将害虫杀死。这种小虫就是大名鼎鼎的金小蜂。
  在农田里,有许多像红铃虫、稻苞虫、菜粉虫、松毛虫这样的害虫。这些像妖魔一样厉害的害虫,食量大、繁殖快,农田里只要有了它们为害,就会造成大幅度的减产,甚至绝收。害虫们如此厉害,那可怎么办呢?不要着急,金小蜂就像那降妖伏怪的孙悟空一样,能消灭掉这些为非作歹的害虫。别看金小蜂个儿不大,只有1-2毫米长,可是它的尾部却有一根很厉害的产卵器,用它,金小蜂就可以采取“钻肚术 ”,向害虫们发起戟了。当金小蜂发现红铃虫等害虫的茧时,就用自己的产卵器将茧壳刺穿,在躲藏在里面的幼虫身上“注射”一针毒素,使幼虫麻痹,然后将幼虫的肉搅碎,最后抽出产卵器,用嘴把虫体的汁液吸食干净。饱餐之后,金小蜂还不会马上离去,它还要在幼虫的尸体上产上几粒卵,等卵孵化以后,金小蜂的幼虫就以虫尸为食,直到化蛹成蜂,才破茧而出。
  因金小蜂的幼虫是在寄入的体内,靠吸取寄主的营养物质长大的,所以,人们把这类蜂称做“寄生蜂”。在昆虫世界里,像金小蜂这样采用“钻肚术”消灭害虫的寄生蜂还有姬蜂、细腰蜂、马尾蜂等,它们为农业的丰收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以警戒色退敌的虫

  和那些千方百计拟形、拟态,用保护色把自己伪装起来的昆虫不同,有一些昆虫却恰恰相反,在它们的身上,有着鲜明醒目色彩的斑块、条纹或毛突。这一身华丽的外衣。使它们在草丛或树枝间十分显眼。在生存竞争十分激烈,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自然界里,难倒它们就不怕天敌发现自己,吃掉自己吗?不,昆虫学家经过观察、研究后发现,这些昆虫身上有这样艳丽醒目的色彩,正是为了在危机四伏的自然环境里保护自己,因为它们身上的艳丽色彩并不是为了美观好看,而是一种警示敌害,使敌害望而生畏的警戒色。有了它的保护,这些昆虫就可以放心大胆地活动,而用不着东躲西藏了。
  毒蛾、灯蛾的幼虫身上长有红黄相间的条纹和很长的细毛,喜欢食虫的鸟类看到后,经验告诉它,凡是身上有这种色彩的虫是有毒的,吃不得,于是它便马上离去。胡蜂等毒蜂,身上有黄黑相间的条纹,这是警告他人:我有毒刺,别惹我!昆虫学家在解剖了许多食虫动物的胃以后发现,在胃里面的昆虫尸体中,是很难找到具有警戒色的昆虫的。
  有趣的是,像蓝目天蛾等昆虫,身上同时具有保护和警戒两种颜色。平时,它的前翅覆盖在后翅上,看上去就像是一块树皮,十分隐蔽。当它受到袭击的时候,它会突然张开前翅,把色彩鲜明的后翅展现出来,突然出现的警戒色彩使捕食者大吃一惊,只好落荒而逃。
  更为有趣的是,像红斑蝶、食蚜蝇、透翅蛾等昆虫的身上并没有毒素,但是它们却能模拟有毒昆虫的警戒色,狐假虎威,吓退天敌。
最好战的虫

  在昆虫王国里,蚂蚁可以说是一种最好战的虫。夏日里,人们常常可以看到成群的蚂蚁混战成一团,直杀得天昏地暗,尸横遍野。
  在短兵相接的战斗中,冲锋陷阵最勇猛凶悍的是兵蚁。它们的个头比工蚁大,头上长有一对像虎钳一样的大牙,冲杀的时候,两颗大牙就像高高举起的两把大刀。对手一旦被它咬住,便会紧咬不放,直到将对手置于死地才肯罢手。
  为了赢得战斗的胜利,交战双方的兵蚁、工蚁、都要倾巢而出,经过一场势均力敌的苦斗以后,一方伤亡惨重,溃不成军,一方越战越勇,乘胜追击。捉获俘虏,抢掠食物,然后凯旋而归。有时,交战双方势均力敌,旗鼓相当,一时间难以分出胜负,它们也会暂时停火收兵,等到体力恢复以后再度开战,直至分出胜负。
  蚂蚁为什么这样好战呢?原来除了抢掠食物、掳掠其他巢中的幼蚁做奴隶的原因以外,还因为不同窝的蚂蚁身上都有一种独特的“窝味”,每只蚂蚁都有辨别“窝味”的本领,当两只蚂蚁相遇以后,触角一碰,就能分辨出对方是不是自家人。如果不是,有可能就会厮杀起来。如果其他同窝的蚂蚁见状赶来增援,捉对地厮杀,就会慢慢地演化成一场血腥的“大战”。
  有趣的是,如果把正在拼杀的蚂蚁身上的“窝味”洗掉,再把它们放到一起,它们便会相安无事地走开。如果把一只蚂蚁身上洒上香料,它就会被同窝的同伴当做异已分子驱赶出去。
会吐丝的虫

  在昆虫中,会吐丝做茧的虫有许多,当幼虫即将化蛹以前,它们常常会吐出线来,将自己的身体团团裹住,使自己在贡壳的保护下,安全度过不食不动、毫无抵抗能力的蛹斯。等到蛹期结束,它们便会咬破茧壳而出,变成为美丽的成虫。茧,是这些昆虫的“避难所”。
  我国的劳动人民,很早就注意到有些昆虫会吐丝的现象,他们将一种会吐丝做茧的虫——野蚕收为家养,经过几千年的驯化、培养,把它改变为一种能吐出洁白蚕丝的家蚕,并且用蚕纺织出绚丽多彩的丝绸,成为世界上最早发明养蚕织绸的国家。
  家蚕是一种完全变态的昆虫,它的一生要经过卵、幼虫、蛹、成虫四个时期。在幼虫阶段,它还要蜕五次皮,每蜕一次皮,它就要长大一些。等到它全身发亮,成半透明状时,它便开始吐丝做茧。在蚕的下唇有一个特别的腺体,从那里可以源源不断地吐出一根细丝来。在吐丝的同时,蚕的头胸部不停做“S”形或“8”字形的摆,慢慢地就会把身体裹在自己织出的茧子里了。在蚕茧里经过15天,蚕肾就羽化成洁白美丽的蚕蛾了。蚕蛾破茧而出以后,不吃不喝,急忙寻偶婚配、产卵,这些任务完成之后,它的生命就结束了。
  蚕一口气吐出的丝长度十分惊人,从头至尾竟有1000多米长。更令人惊叹的是,这根细丝竟是由几百根更细的细丝扭合而成的,因此十分坚韧牢固,用它织成丝绸,不但美观、结实,而且透气性十分好,很适合穿着。
  最后要说明的是,家蚕还有几个野性未改的蚕蛾科同宗兄弟柞蚕、樟蚕、樗蚕和蓖麻蛋,它们吐出的丝也有广泛的用途和一定经济价值。
以“偷盗”为生的虫

  在人类社会里,被称为“三只手”的小偷是最令人不齿和痛恨的人,他们好逸恶劳,靠窃取别人的劳动成果享乐的丑行,受到了大家的谴责。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昆虫王国里,竟也有几种昆虫像小偷一样,靠用不光彩的手段,窃取其他昆虫的劳动成果为生。这些昆虫社会里的“盗贼”就是小灰蝶、蚁蜂、骷髅天蛾和小偷蚁。
  小灰蝶的幼虫可以分泌出一种含糖的“蜜汁”,喜欢吃甜食的蚂蚁为了把它当做“乳牛”,常常把它的卵搬回窝里饲养。在蚁窝里,小灰蝶的卵受到了蚂蚁的精心照料。蚂蚁一心等待它孵化成幼虫,好吃它分泌的“蜜汁”可是它们哪里知道,自己已经将一个忘恩负义的“盗贼”引进了家门。当小灰蝶幼虫孵化出来后,它就偷取蚁卵为食,吃饱喝足后,便躲在蚁巢的角落里变成蛹,再经过一段时间后羽化为成虫,便翩翩飞走。可怜那些贪食“蜜汁”的蚂蚁,为了一口甜食,受骗上当,断送了许多幼蚁的性命。
  骷髅天蛾的模样十分难看,身上黑色的花斑,就像背上背着个骷髅。它很喜欢吃蜂蜜,常常大摇大摆地混入蜂巢,用自己的长吻和触须摩擦,发出一种很像蜂王发出的“呜呜”声,那些只认声音不辨模样的工蜂们,还以为是蜂王大驾光临了呢,忙往一旁退避,于是这个假冒的“蜂王”就毫不客气地大吃大喝上一番,直到肚子胀鼓鼓的再也吃不下去之后,才溜之大吉。
  蜜蜂们辛辛苦苦酿造出的蜂蜜,骷髅天蛾采用偷天换日的卑鄙伎俩就偷盗到手,这个不劳而获的“盗贼”真是可恶之极。
足最多的虫

  在被人们称之为“虫”的动物中,有一些虫不像昆虫王国里的那些臣民那样,只有三对足,它们的足竟有几十对、上面只之多。因为它们的足多,所以,人们把它们叫做“百脚虫”或“千足虫”。生物学家把它们与昆虫分开,另归一类,称为多足类动物。
  在我国民间,过端午节的时候,人们有饮雄黄酒避“五毒”的习俗,这五毒就是蜈蚣、蛇、蝎子、壁虎和蟾蜍五种动物。被列为“五毒”之首的蜈蚣,就是一种多足类动物。
  蜈蚣是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毒虫。它的身体扁平,分为头和躯干两部分,头部有一对向前伸出的触角,口部除一对大鄂和一对小颚以外,不家一对由前足进化成的颚足。这对颚足非同小可,里面藏有毒腺,当它咬住猎物时,极毒的毒液就会注入猎物的体内,一般的小动物马上就会一命呜呼。如果人要是被它咬伤,不但伤口附近的肢体红肿,而且疼痛难忍,几天之后才能消退。在国外,曾经有过小孩被蜈蚣咬伤致死的报道。
  蜈蚣的足长在身体的两侧,细长的身体分成许多环节,每个环节有一对足。一般的蜈蚣有二三十个环节,因此它就有40只以上的步足,最多的竟有上百个环节,几百只足。令人生畏的是,在这些步足上都有毒腺,能注射出极毒的毒液。值得一提的是,蜈蚣的毒液虽毒,用它以毒攻毒,却是治疗毒蛇咬伤的良药。
  在多足动物中,蜈蚣还有一个和它很相像的孪生兄弟马陆。与蜈蚣不同的是,马陆没有蜈蚣那样的毒腺,而是有能分泌臭液的臭腺;它的每一个环节长有两对足,而不是一对足。
受国法保护的虫

  要是有人问,我国有哪些受国家野生动物保护法保护的野生动物时,许多人会毫不费力地举出大熊猫、金丝猴、白鳍豚、丹顶鹤、大天鹅等许多珍稀动物的名称。可是,如果有人问我国有哪些受国法保护的昆虫的时候,恐怕能回答上来的人就不多了。在我们的国家里,一些极其稀有的昆虫,也同样受到了国家法律的保护。
  中华蛩蠊是一种体长不过12毫米的小虫。它体色棕黄,头顶长有长长的鞭状触角,细的身躯末端有两条分节的尾须,看上去像一只大黄蚂蚁,又像一只蟋蟀的幼虫,很不起眼。不过,你可别小看了它,它虽然貌不惊人,却是受到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保护的国家一级保护昆虫哩!
  一种看起来十分平常的小虫,为什么会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呢?原来,中华蛩蠊是属于蛩蠊目的一种昆虫。蛩蠊目昆虫是古昆虫的残遗类群,堪称昆虫王国里的活化石。研究它,对探讨昆虫的起源,演化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蛩蠊目昆虫虽然有20多种,可是长期以来,我国一直没有发现有它们存在,成为我国唯一没有发现的昆虫目。直到1986年,我国的昆虫学家才终于在东北的长白山区发现了我国的第一只蛩蠊。这只新发现的蛩蠊,不但填补了我国没有蛩蠊目昆虫的空白,而且还是世界上没有发现过的蛩蠊目昆虫的新种。因此,它被命名为“中华蛩蠊”。
  除了中华蛩蠊,我国的受法律保护的昆虫还有濒危稀有的昆虫伟铗(虫八)、中华缺翅虫、墨脱缺翅虫、金斑喙凤蝶、双尾褐凤蝶等。
“雷达战”的虫

  蝙蝠是人称“活雷达”的飞兽。它能利用自己飞行中发出的超声波,在暗夜里准确地探测出各类物体,捕食到各种蚊虫。一般的蚊虫如果遇到了它,很难逃脱被吃的下场。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捕食与反捕食的残酷生存竞争中,竟然有一些夜蛾具有了一种特殊的本领,能像现代化战争中使用的预警雷达一样,截听到蝙蝠发出的超声波,预先发现危险的临近,并且及时地发出干扰,使蝙蝠的“雷达”探测能力缩小,失去定位的能力。在和蝙蝠巧妙周旋一番后,安然脱险。
  夜蛾是怎样和蝙蝠进行这场“雷达和反雷达战”的呢?原来,在它们胸腹间的凹处,有一个能感受到超声波的鼓膜器。当夜蛾离蝙蝠30多米远的时候,这个鼓膜器就能像预警雷达一样,截听到蝙蝠发出的超声波,使它马上就知道自己已经大难临头了。这时候,它会立刻用足部的振动器发出连续的“咔嚓”声,干扰蝙蝠的定位能力,用身上的绒毛吸收超声波,减弱回声。在此同时,它还不断地张开或收拢双翅,调整体位,搜寻蝙蝠来袭的方向。当敌情判明以后,夜蛾便迅速选择出最佳的逃逸方向,马上飞逃,摆脱蝙蝠的追击。
  如果夜蛾已经被蝙蝠发现,紧盯着不放,越追越近,夜蛾的鼓膜器就能感受到危险已经迫在眉睫,于是它便不断地翻筋斗,兜圈子,改变飞行方向,以甩掉追击者。要是这些招数不灵,它便干脆收起双翅,直落地面,钻地草丛躲起来。这时候,蝙蝠便会突然失去追击的目标,只得悻悻而归。
狐假虎威的虫

  在漫长的自然进化过程中,昆虫为了使自己在优胜劣汰的生存竞争中保全性命延续种族。它们有着很强的御敌本领。除了我们前面介绍过的拟态、假死等伪装躲避敌害的方法外,还有一些昆虫会巧妙地借用他人的威势,狐假虎威,吓退来犯之敌。
  食蚜蝇和长吻虻是同蜜蜂毫无亲缘关系的昆虫。它们虽然没有蜜蜂那根能自卫御敌的尾刺,但是它们却在身体的外形、颜色和习性上都极力模仿蜜蜂,使它们看上去和蜜蜂很相似。那些喜欢食虫的鸟类,都知道蜜蜂蜇人的厉害,轻易不敢捕食,于是,食蚜蝇和长吻虻便借着蜜蜂的威势,大摇大摆地在外面觅食。
  有些昆虫虽然不能在体形上尽量模拟他人,披上“虎皮”吓退天敌,但是它们在遇到敌害的时候,会作出导演的姿态或显示出异常的颜色,恫吓、威胁敌人,使敌人畏惧而退。这种以势态御敌的习性,在昆虫学上被称为“拟态”。
  舟蛾幼虫在没有遇到敌害的时候,身体的保护颜色和周围环境十分和谐,它缓缓地在树枝上爬行。而当它遇到敌害时,它马上翘起尾部的两只肉角,那一对肉角,就像两根尖利的毒刺,令人胆寒生畏。与此同时,它的头也高昂起来,涨得发红,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好像随时要蜇人一样。敌害见它这副样子,以为遇到什么毒虫,便不敢自讨没趣,急忙退走。
  螽斯也是一种善于虚张声势、威慑退敌的昆虫。当遇到敌害时,它立刻将前肢高举,展开双翅,使身体好像一下子扩大了许多倍。看到它那突然变异的形态,一些敌害便会被吓退。
身穿“铠甲”的虫

  在约有100万种“臣民”的昆虫王国中,属于鞘翅目的甲虫是家族成员最多的一类,据统计,大约有25万种之多,占了全部昆虫种类的1/4。仅仅在我国,已经发现的甲虫就有6000多种。它们不但种类繁多,而且分布十分广泛,地球上几乎到处都有甲虫的踪迹。像人们所熟悉的金龟子、天牛、瓢虫、米象、步行虫和蜣螂,都是甲虫大家族的成员。
  在家族成员众多的昆虫王国里,为什么单单甲虫的家族那样“人丁”兴旺,虫口众多呢?昆虫学家经过研究后发现,这和它们都穿着一身结实坚固、能很好保护自身的“铠甲”是分不开的。因为这身坚固的“铠甲”,是由骨蛋白、几丁质和蛋白质等物质构成的,有足够的硬度,可以有效地保护身体的柔软部分,使它们能适应极其恶劣的生存环境和抵御敌害的袭击。所以,甲虫大家族能够兴盛发达是不足为怪的。
  虽然众多的昆虫体形很相似,可是它们的大小却相差十分悬殊。最小的甲虫,体长不过1/4毫米,是虫中的“侏儒”,而最大的甲虫亚马孙巨天牛,体长竟然可达180毫米,是昆虫中的“巨人”。还有一些雄性的大甲虫,不但身穿“铠甲”,它们的头部还生长出坚硬的角,看上去更加威风凛凛。它们常常用角做武器,争风吃醋,抢夺配偶或击退来犯的敌人。有一种名叫大牙天牛的甲虫,它的角用途更为奇特,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小锯,它常常用角勾住小树杈旋转,很快就能将树杈锯断。
“天文导航”的虫

  在夏日的夜晚,当路灯或篝火点燃之后,常常有一些飞蛾围绕着火灯转,一地转到碰死、烧死或精疲力竭而死。
  这些飞蛾为什么要不顾一切地去赴汤蹈火呢?难道它们真的心甘情愿地去送死吗?昆虫学家经过长期的观察和实验,终于揭开了其中的奥秘。原来,飞蛾的夜间活动是以月亮作为灯塔来导航的,它们不顾一切地赴火,是因为它们在辨别方向的时候,错误地把灯火当做月亮来导航,从而产生的一幕悲剧。
  飞蛾的在夜间飞行的时候,总是保持使月光固定投射到它眼睛的某一部分,这样就可以使它朝一定的方向飞行。当它因为逃避敌害或绕过障碍而转弯以后,仍然要朝着原先月光照射的角度和方向飞行。这种利用星空天体来辨明方向和导航的方法,就是一种“天文导航”。可是,飞蛾在飞行中遇到灯火的时候,它就会产生错觉,错误地把近在咫尺的灯光、火光误认为是遥远的月光,这时候,它就以为自己的飞行方向偏离了,它便转过身来修正自己的航向,当它再次飞过灯火时,它不得不再次修正航向,于是,它就不停地围绕着灯火转起圈来,直到落得被烧死碰死的悲惨结局。
  飞蛾赴火虽然是错觉带来的悲剧,可是它却给我们人类以启示。科学家在制造远程导弹的时候,为导弹装上一个用光电仪器制造的象飞蛾一样的“眼睛”,让这“电眼”在飞行中,始终瞄准某一颗明亮的星星。导弹飞行轨迹发生偏离时,“电眼”就会把偏差反映到控制导弹飞行的电子计算机里去,电子计算机便会发出指令,修正导弹的航向,使它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体内有“时钟”的虫

  昆虫学家在观察中发现,在昆虫世界里,像蜜蜂、蟑螂、飞蛾等一些昆虫,能够在固定的时间里,有规律的活动,就像体内有一座奇妙而又精神的时钟一样。
  在实验中,昆虫学家将蟑螂关在黑暗的实验室中,用仪表控制室内的温度、湿度和气压,并且与外界隔绝了一切音响,然后用红外线摄像仪跟踪观察它们的行动。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昆虫学家发现,尽管是在终日黑暗的密室中,蟑螂的活动周期仍然像在自然环境里一样,十分规律,每天严格按照昼夜的交替更迭来觅食、活动和休息。一日的周期,竟能精确到和地球自转的周期十分接近,是23时53分。没有明暗的变化,没有外界的声音和温度、湿度的变化,蟑螂是怎样知道昼夜变化的呢?难倒它的体内真扔一座时钟吗?
  昆虫学家对蟑螂进行了细心地解剖观察和多次的实验,果真在它的咽下神经节里找到了这个奇妙的“时钟”。虽然蟑螂体内的“时钟”没有一般时钟那样的大小齿轮,而是由许多神经细胞组成的神经节,但是这个“时钟”却十分精密,在综的控制下,蟑螂体内会有规律地分泌出各种激素,控制它的活动和休息。只有把这个奇妙的“时钟”切除,蟑螂的活动规律才会发生紊乱。更加奇妙的是,切除了这个神经节一段时间以后,蟑螂的“时钟”又会慢慢恢复,照原先的时刻表来控制自己的活动。原来,在蟑螂的体内,除了咽下神经的那座“子钟”以外,还有一座“母钟”,当“子钟”发生故障时,“母钟”就能校正或代替“子钟”的工作。
  奇特的是,在许多生物的体内都有像蟑螂那样奇妙的“时钟”,所以,人们将这种无声无息的“时钟”称做“生物钟”。
“鸠占鹊巢”的虫

  在鸟类中,有一种叫“鸠的鸟”,自己懒于筑巢,常常霸占喜鹊的窝作为自己的居室。还有一种叫杜鹃的鸟,自己不会筑巢,又不会育雏,便偷偷地将卵产在其他鸟类的巢里,借用其他的鸟为自己抚育后代。无独有偶,在昆虫王国里,也有一种虫像鸠和杜鹃一样,是蛮横无理的懒汉。这自己既不筑巢,也不能雏,竟不惜采用强盗的手段,不但将人家的“女主人”杀死,强占人家的巢为已有,还役使人家的家庭成员为自己抚育子女。这种懒惰成性的虫就是杜鹃蜂。
  杜鹃蜂和其他的蜂类不同,它不像其他蜂那样有群居生活的习性,总是独来独往,单独一个人生活,是一种独居蜂。杜鹃蜂虽然长得和蜜蜂很相似,只是身上的茸毛比蜜蜂要多一些,体形要粗壮一些。别看它也属于蜜蜂的大家族,可是它同那些勤劳和平的蜜蜂不同,却是一个既懒惰又凶残异常的“杀手”。
  当杜鹃蜂要产卵的时候,这便飞来飞去,四处寻找丸花蜂的巢。找到以后,它便仗着自己身强体壮,强行闯进去将丸花蜂的蜂王用毒刺杀死,然后就在被占据的蜂巢内产下自己的卵。可怜那些无知的丸花蜂工蜂,对杜鹃蜂的暴徒竟毫无察觉,还以为杜鹃蜂的卵是自己的同胞姐妹,仍然像往常一样精心抚育,直到将那可恶的杜鹃蜂的后代——小杜鹃蜂养大成人。到那时,无情无义的杜鹃蜂才离巢独自到外面闯荡去了。等到它需要繁殖后代的时候,它就重复它母亲所干过的无耻勾当,再次向丸花蜂伸出毒手。
  杜鹃鸟借巢育雏,用的是偷天换日的欺骗手段,而杜鹃蜂竟不惜采用杀害他人的手段,使自己的子女享受到极好的照顾。这行为,比起杜鹃来说,更加恶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