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昆虫的总质量是人类的12倍

  地球上究竟有多少昆虫?有人估计,地球上的昆虫总共有100亿亿个。以每人昆虫的平均体重为2.5毫克计算,这100亿亿个昆虫的总质量是人类总体重的12倍。
  美国有一位昆虫学家计算,在一个夏季一对苍蝇的后代如果全部存活并按照通常的速度繁殖,它的后代就有1910年亿个。
  摩洛哥王国的科学工作者曾用雷达和电子计算机算出一群在他们国家上空飞过的蝗虫质量是6万吨。

注:图用生物的大小来表示种类数目的图,由此可知昆虫的种类何其多。昆虫的总质量是人类的12倍。
昆虫怎样接收自己的“语言”

  昆虫释放的外激素“语言”,在人看来就是一些气味,而不是声音。昆虫是用什么样的鼻子来交流这些“气味语言”的呢?科学家们利用各种电子仪器,进行了精细的实验。结果查明,昆虫头上的两根触角就是它们的“鼻子”,这个鼻子能分辨各种气味,比人的鼻子还灵敏亿万倍。触角上面生着密密麻麻的感觉毛,每根感觉毛连着感受细胞,感觉细胞通过触觉神经和社经中枢保持联系。只要每立方百米的空气中飘浮几百个、几个甚至单个的信息素分子,感觉细胞就会感觉到,昆虫就会立即作出反应。各种昆虫的“鼻子”——触角是各式各样的。
   昆虫世界里弥漫着种类繁多的“气味语言”,为什么每种昆虫只能“闻”到同类伙伴放出的“气味语言”,而对其他“杂味”充耳不闻呢?
   科学家们对这个问题提出了各种不同的解释。有人认为昆虫的触角有如两根电磁天线,能接受微弱的、一定波长的电磁波。由于各种信息的激素分子的化学结构不同,分子和原子的振动或旋转也不同,因而辐射出的红外线或微波的波长也不同。一种昆虫的触角天线只与同种昆虫的信息激素分子辐射出来的电磁波产生同步作用,所以能排除干扰,单闻“知音”。

注:图1两只蚂蚁通过触角接触彼此进行交流。这种交流释放的信息包括:对方是否为同巢,对方是否发现食物或危险,对方是否转移到别的任务当中去了。
  图2昆虫的交配之前,会释放一种性激素“语言”,以吸引异性前来相会。
母蚁的作用

  母蚁与众多工蚁不同,有翅,一巢蚂蚁中,一般只有一个或几个母蚁,腹部肥满,被称为“蚁后”,像蜜蜂一样,它是一个生殖者。每当初夏季节,蚁后就先产出许多有翅的雌、雄蚁,借以繁殖蚁群。等到蚁群性器官成熟,阴暗的穴居生活再也幽禁不住它们时,它们便选一个美国骄阳的日子,振翅腾空而去,在空中进行婚配。
  大群雄蚁紧随雌蚁,奋勇疾飞。最后只有少数健壮的雄蚁,片服雌蚁,完成交酏任务,大批雄蚁交配之后相继死亡。而带着丰硕精液的雌蚁将翅脱落,潜入地下,草草为自己找一洞穴,开始了生殖大业,加入到蚁后行列。自产卵到孵化,直到“子女”长大,历时一二个月,由母蚁日夜守候、护养。这使母蚁身体亏耗。首批孵化出的都是工蚁。小小工蚁,将所得的甘蜜等食物快速运回,喂养饥饿已久的“蚁后”。继而开始履行觅食喂哺、清扫等工作。“蚁后”得到充沛的营养,体力迅速恢复。从此之后,再继续产卵,孵出更多的子孙,繁殖蚁群。

注:图这是一个地下蚂蚁巢穴的剖面。工蚁负责觅食和清扫巢穴等杂务。
破译和利用昆虫的语言

  昆虫的性激素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化学物质呢?这是彻底弄清昆虫“气味语言”的关键问题。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人们已能从雌蚕蛾的腹部提取性激素并测出其化学结构。近年来,又发明了一些新装置,只用几十只昆虫、几微克性激素在几分钟的时间内,就能弄清楚性激素的化学结构。
  人类破译昆虫语言的目的,是想防治和消灭危害人类的那些害虫。科学家已经弄清了200多种害虫的性激素的化学结构,并且能够用人工方法合成约30多种害虫的性激素。人工合成的性激素具有引诱异性害虫的强大威力,所以叫做“性诱剂”。
  性诱剂就像录有害虫“气味语言”的录音带一样,把这种“录音带”一放,许多异性害虫就会飞来,人们就可以较容易消灭它们。如把性诱剂和粘胶、捕虫黑光灯、肥皂水、杀虫剂等结合起来,当异性害虫“闻声”飞来参加“约会”时,它们就会自投罗网,粘在胶上,落入灯下的肥皂水中淹死或被杀虫剂毒死。
   使用性诱剂防治害虫的好处是使用简单、用量少、成本低、威力大,不会误杀益虫;不会造成环境污染。所以,人们把性诱剂叫做无公害“农药”。

注:图人类破译昆虫语言的目的,是希望防治和消灭危害人类的害虫。
科学家发现酸雨与蚂蚁有关

  美国近年来对亚马孙河湾地区上空的大气研究发现,偏僻地区所降酸雨与蚂蚁有关。蚁亚科蚂蚁是天然甲酸(又称蚁酸)的一种来源,这种蚂蚁的数量约占世界100万亿只蚂蚁的10%。蚁亚科蚂蚁身上带有甲酸液囊,遇到危险时便释出甲酸来保护自己,并通过酸液的气味与其他蚂蚁联系,它们所携的甲酸液约占体重的5%。
  据计算,蚂蚁每年大约排出100千克甲酸,在世界上蚂蚁众多的地区,它们释出的甲酸也许占空气中甲酸的一半。在蚂蚁聚集的亚马孙河湾,那儿酸雨中的酸,甲酸占50%,而其中的1/4应归咎于蚂蚁。
   这个发现很重要,因为雨林是生物多产区,它们的状况对全球气候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

注:图遭到砍伐的热带雨林正在不断缩小。同时,热带雨林还遭到蚁酸的侵蚀。

昆虫世界

  昆虫出现在地球上,已有3亿年的历史,从那以后,昆虫逐渐成为地球上小动物中数量最庞大的种族。有一位昆虫学家认为,昆虫是地球上最聪明、最善变、也是最会投机的动物。昆虫几乎能在任何地方繁衍生息,扩张它们的领地,而且它们总的来说也不挑食,几乎什么东西都吃,因此,它们成为最能适应环境的生物种群是有道理的。
   昆虫中间有许多特别偷懒的家伙,专门寄生在别的昆虫或别的生物体上,人们称它们为寄生虫,它们不用费心费力地寻找食物,只是舒舒服服地呆在它寄生的昆虫、动物或人身体里,靠它的寄生为主。
   有一些昆虫是高度组织化、社会化了的,比如蚂蚁和蜜蜂,它们按一种独特的方式,建立起了自己的王国,王国中的成员分工明确,配合默契,靠集体的力量共同生活。
   大部分昆虫生活在人的视野之外,人类对它们几乎毫无所知,只有很少一些时常打扰人类生活的昆虫,如蚊子、苍蝇、蟑螂等,以及一些对人有利用价值的昆虫,蜜蜂、蚕等,人们知道得多一些。

注:图这是一个小丑吗?这是一只昆虫,名字叫做巨红棒象,生长在东南亚各地。
昆虫是动物中最早的飞行者

  昆虫自成体系,在生物学上称为昆虫纲,属于节肢动物门,是无脊椎动物,它们的祖先是一种海生动物,长得有些像今天的蚯蚓。
   昆虫在地球上,大约有80万种。
  昆虫的身体分成三部分:头部、胸部和腹部。昆虫部长有一对触角,胸部长有三对足,因此昆虫又叫六足虫。昆虫一般都长着翅膀,因而能自由自在地在空中飞翔,并且常随意地更换居住地,这使它们在生存竞争中占了不少便宜。
  昆虫最先进化出翅膀,它比脊椎动物中的鸟和会飞的爬行动物早了5000万年,这使它们成为地球上最早一批飞行者。

注:图天蛾一边飞一边吸食花蜜。
昆虫独特的变态本领

  所有的昆虫的生命都由卵开始。昆虫产卵的能力差别很大,非洲的舌蝇一次只产一个卵,而一只白蚁蚁后,一天之内产卵多至1万个。一个由300万白蚁组成的白蚁群,可能全都是一只蚁后的后代。
  大多数昆虫从虫卵里钻出来后,有两种生长发育类型。一种是卵孵化后成为一只小虫,称幼虫,它大体上很像成虫,只是不长翅膀,体形较成虫小,经过几次脱皮后,逐渐长大。最后一次脱皮后长出了翅膀,成为成虫,这种生长发育类型称不完全变态,如蟑螂、蟋蟀等。另一种生长发育类型是从卵里孵化出来的幼虫与成虫有显著的不同,它们的幼虫和成虫生活在不同的生活环境里,具有不同的形态特征。例如幼虫往往长着能咬东西的口器,而成虫所长的可能是吸管,或者是能够刺穿物体的口器;幼虫腹部长的脚步,有的比成虫多,也有的根本没有脚。这些昆虫的幼虫还有与成虫不同的名称:苍蝇幼虫叫蛆,蝴蝶或飞蛾的幼虫叫毛毛虫。这些昆虫在变为成虫之前,都须经过一个称为“蛹”的中间阶段。这种生长发育的类型,称为完全变态。蛹的外形看起来没有生气,甚至似乎静止不动。其实,它的内部正在进行剧烈的改组活动。就拿蚕宝宝来说,幼虫开始结茧化蛹后,幼虫的许多腹足正在消失,并要在胸部长出成虫细长的三对足。原来会咬桑叶的口器。同时,还会长出两对翅……。因此,蛹是昆虫进行“以旧换新”变化的发育阶段,当蛹内部变化剧烈时,其体内大部分物质呈现液体状态。
   从蛹里出来的成虫并不是一下子已经长好,初时它身体柔软无力。飞蛾或蝴蝶初出茧时翅很小,就像折叠起来的降落伞。几分钟后,血液充涨和肌肉收缩,使翅能像蓓蕾那样伸展开来。过了20分钟左右,飞蛾的翅才展开到正常大小,不过仍然很湿很软。等到两个小时后,翅才能长结实,并显出全部的色彩。有些成虫翅上有颜色需要几天甚至几个星期才能显出最美丽的色彩。当成虫飞起来之后,它已走到漫长的发展途径的尽头,此后再也长不大了,再也不脱皮了。成熟的虫体是一部繁殖机器。其中有些变成成虫后就不吃东西,交配产卵后,便很快死亡。

注:图1竹节虫是拟态高手。
   2在这一堆秋叶之中,隐藏着一只小小的昆虫,你能找到这只在落叶中晒太阳的冬蛾吗?
   3刚刚脱下皮来的虫子。
   4即将完成羽化的蛾。

昆虫的“嘴”

  昆虫的“嘴”叫口器。基本上由一片上唇、一片下唇、一对上颚、一对下颚和一个舌组成。不过,各种昆虫因为取食方式不一样,所以口器的形态和构造也就不大一样了。
   蝗虫、蟋蟀、蝼蛄、金龟子等,具有咀嚼式口器,适于咀嚼坚硬的食物,被咬的植株常常断裂或被咬成缺口、孔洞;害人的蚊子是用它那刺吸式口器来吸人血的。这种口器像针状的管,能插入植物组织或动物皮肤里,吸食汁液和血液,很容易传播病害。蝉、蚜虫、棒象、介壳虫等也都有这种口器;花丛中飞舞的蝴蝶和喜爱灯光的蛾,在吮吸花密时,喜爱灯光的蛾,在吮吸花蜜时,才把平时卷起的吸管伸直,插入花朵的深处,它们这种口器称虹吸式口器;蜜蜂的口器既能咀嚼花粉,又能吮吸花蜜,所以叫嚼吸式口器;令人讨厌的苍蝇吃食物时,用的是舐吸式口器。

注:图1这是桑天牛的正面相,大型复眼,恐怖的口器历历在目。
   2这只蝇的嘴很特殊,是专门用来吸吮食物的。唾液从一个长的空管中分泌出来,这个管在图中已伸展出来。唾液与食物混合在一起,被吸吮到嘴里。
   3蝴蝶有虹吸式口器,可以相当方便地吸食花蜜。
比鸟翼更先进的翅膀-昆虫之翼

  昆虫最初是没有翅膀的,在石炭纪时,才开始出现能飞的昆虫。那时的飞虫,体形比较笨重,像蜻蜓那么大,身上长着两对翅膀,但飞行时双翅拍动很慢,也许还能像蜻蜓那样,张开翅膀在空中滑翔。
   我们知道,鸟类的双翼及蝙蝠的双翼是由前肢进化而成的。鸟类或蝙蝠的翅翼是从背部生长出来的外皮组织,翅翼中有甲壳质的翅脉,其中可以找到气管、血管和神经。而昆虫的双翅却不是由其身上的某种器官进化而来,它们一开始就是一种完全簇新的器官。
   昆虫的双翅,比鸟类先进得多。它们的构造比鸟翼简单,但它们的关节活动能力比鸟翼强得多。昆虫的双翅不仅在飞行时持动的次数多,摆动的幅度大(如胡蜂的双翅摆动的幅度,就能达150),而且在栖息和伏居时,双翅能够收拢起来,贴在身体后部、侧部或背部。
蚂蚁王国简介

  蚂蚁在8000万年前就建立了自由团结的社会,同它们相比,人类仅有5000年的文明史。蚂蚁有更多的时间发展自己的社会,并且解决了我们人类极然存在的许多问题,例如人口问题、治安问题和失业问题等,建立起井然有序的复杂“城市”。许多蚂蚁城往往由5000万个成员组成,是上海人口的5倍。此外,蚂蚁女王随时都知道食物的贮存情况。如果食物丰富,她就多生育,如果发现食物少了,就停止产卵。她根据扩城卫士、筑巢和建立新群体所需的蚂蚁数量调整其“蚂口”结构。
   蚂蚁王国的“政治”模式非常原始。人类中存生着贫与富、有权与无权之别,而蚂蚁都是平等的,就连蚂蚁女王也只是起产卵作用。然而,它们却是一个永远协调一致的“共和国”。在这个群体中,每只蚂蚁的任务就是设法说服其他蚂蚁,例如当一只蚂蚁找到一个食物源时,它就会提议“迁都”到食物源附近去,并说服其他蚂蚁。
   蚂蚁拥有高效的通讯手段,可以自由地传递信息。它们的头上长有两根“天线”,每根“天线”由11个节组成,可以同时发出11种不同波长的信号。蚂蚁靠“天线”相互磨擦,可以在几秒钟之内发出信号。
   蚂蚁们“舍已为人”,都是利他主义者,只要集体利益需要,它们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蚂蚁对同类非常友好,习惯把食物送给饥饿的同类吃。每一只蚂蚁都有一个附属胃,当它的同伴需要时,它可以把胃中贮存的食物给对方。

注:图1一只腾空飞舞的食蚜蝇。昆虫的翼是比鸟更先进的飞行器官。
   2蚂蚁的头上有两根“天线”,可以发出11种不同波长的信号。
   3切叶蚁群在搬运切断的叶片。
   4植物使大地显得美丽。
你知道昆虫吗?

  什么是昆虫?昆虫的标准是什么?
  不要以为在地上爬的,有脚的都是昆虫。昆虫应具备的基本特征是:成虫都有六足脚,两对翅膀以及身体是由头、胸和腹三部分组成的。而且脚和身体都分三节,称为节肢动物,比如蝴蝶、蜻蜓等。
  除昆虫以外的动物,如虾、螃蟹、蜘蛛、蜈蚣等虽然也会爬,都有脚,身体也分三节,也属节肢动物类,但它们的脚很多,都超过了六只脚,因此不能算在昆虫家族之中。
 
地球上处处有昆虫

  昆虫的足迹遍布地球的各个角落,从热带到地球两极,从平原到高山,从地下、地面的到空中,从河流到海洋,几乎在所有动植物体上,乃至石油中昆虫也能生存。
  水蝇能够在高在60℃多的温泉中生活,在地球两极摄氏零下-30℃的地区还生存着20多种昆虫。石油池里的曲蝇能安然无恙地生活,盐蝇能够在盐水中栖息,有的甲虫居然能够适应各种有毒的刺激物质。
  昆虫的身体虽小,食量却不小,大多数昆虫以植物为食。据统计,地球上的植物约有30万种,而以植物为食的昆虫约有48万种,几乎没有一种植物能免受昆虫的危害。如蝗虫、金龟子、菜粉蝶、蝼蛄、蚜虫、果蝇等,对许多种农作物和果树有害。也有肉食性昆虫,如螳螂、蜻蜓、澳洲瓢虫、红蝽象等喜食介壳虫、蚜虫、小虫等,它们都是益虫。再有靠吸血为生的昆虫,如雌蚊虫、臭虫、跳蚤、牛虻等,是传播疾病的害虫。还有一类杂食性昆虫,如苍蝇、蠹虫等吃动物的尸体、鸟羽、兽皮、尿粪等,甚至有吃毛料衣服、书籍和建筑物的衣鲁、白蚁等昆虫。由于昆虫的食性很广,这也使它们具有很强的适应能力,因而繁衍不息。
昆虫在动物界里的地位

  从昆虫的化石中发现,昆虫的历史至少已经有三亿五千万年,至今繁殖着的昆虫超过100万种,是动物界中数量最多的家族,称节肢动物门。昆虫纲,占了动物种类的三分之二。我国古书已把“昆”字解释为“众多”的意思。
  在图中我们可见昆虫种类之多了。专家们又把多种相近的昆虫分了类,以区别虫种的形态和性能,其中身上披着甲壳的鞘翅目昆虫数量最多,它们中危害树木的天牛就有几千种。接下来就数鳞翅目了,它们中又分为蝶、蛾两大类。蚕宝宝的成虫——蚕蛾就是蛾类,当然许多蛾子是害虫,艳丽多姿的蝴蝶称为蝶亚目,我国就有1300多种,人们赞美它们是空中飘飞的花瓣,再以下就是膜翅目、双翅目等33个目。
   昆虫的数量之多难以统计。据估计,它相当于人类的总重量的10倍以上。蝗虫成灾时,飞在空中,太阳都被遮住了,重量加起来有几万吨呢!一个蚂蚁群就有几十万只小小的蚂蚁,近年以蚂蚁为药疗昆虫,全国销售的蚂蚁就有几万吨哩!据推算,一对家蝇,一年之间,它俩的子子孙孙所生的后代,约有1亿2千万只。近十年,人们饲养蝇蛆(幼虫)用来作为禽畜饲料,发展副业经济。在美国就有无菌蝇蛆工厂,数以万吨的出口蛆粉,成了国际关注的新型生物饲料。
会飞的“鲜花”

  蝴蝶要算昆虫世界中的“华丽”家族了。它那五颜六色的翅膀,闪烁着艳丽的光彩,飞舞在空间,给人一种美不胜收的高雅享受,所以诗人比喻蝴蝶是“会飞的鲜花”。
   因为蝴蝶美,所以是被昆虫爱好者观察、研究、记载较多的一种昆虫。在纷繁的记载中,介绍它的美与恶、奇与丑的事例,都是令人饶有兴趣的。
   蝴蝶的种类,全世界初略统计有1万多种,在我国有1300多种。有的品种数量多,从世界屋脊到东海之滨,从大兴安岭到天涯海角,随处可见;但属于稀奇的品种却难以寻觅了,收藏的更是少见。
   蝴蝶有许多科、属、种,其中美丽的凤蝶是一个大科。有一种叫做金黄裳凤蝶,它的翅膀左右展开达150多毫米,据说是目前大陆上最大的蝴蝶。
   另一种叫三尾凤蝶,更是凤蝶中的“骄子”,全世界仅有4个品种,其中有2种出自中国。它们不仅稀有、美丽、多姿,而且价值昂贵,外国收藏家用黄金购买,可见它们的身价了。
   有一种雌雄同体的蝴蝶,十分罕见,千万只中很难找到一只,它们半雄半雌,或者一半为雄、一半雌雄混杂。这种雌雄环蝶飞舞时,闪耀着青蓝色的光环。它们的双翅薄似锡纸,好像一碰就会破碎似的。
  世界上仅有的3只伊萨贝尔细纹凤蝶,棕黑色的翅膀中有4排绿色的小斑块,非常美丽。这3只分别保存在法国、日本、英国,至今再也没有采集到了。
  另一种有名的金斑喙凤蝶,美称“蝴蝶仙子”,它是我国著名的蝶类专家李传隆给起的。全斑喙凤蝶在世界上只有中国特有,可称为中国的独生子了,属稀世之宝。在它那杨叶大小的躯体上,遍布着翠绿色的鳞粉,闪耀着幽幽绿光,同它那乌亮的翅膀交织相映,特别是后翅中央镶嵌着一对蚕豆瓣似的金色大斑,更是光彩夺目。
  确实,蝴蝶的翅膀与其说是飞行工具,不如说是精美的艺术品,这种艺术的美来自翅膀上的鳞片。这些鳞片形状各异,有针型、鹅毛型、种子型、菱型、扇型……千姿百态。而鳞片是由特异的色素细胞组成的,它们因色素和支光线的反向各不相同,排列在一起,就呈现出五彩缤纷的颜色了。
  蝴蝶外貌虽美,却遮盖不了它本质的丑恶。原来蝴蝶在幼虫阶段都是大害虫,它们中有的是桔园的凶贼,有的是蔬菜的大敌。
   比如美国的凤蝶,其幼虫就是柑桔园里的克星,一条凤蝶幼虫从小长到大,可以吃掉100多片嫩叶。据记载,公元1104年,一支庞大的蝶群飞到意大利大片桔园的上空,遮住了太阳,引起桔农的惊奇和恐慌。不久,这种凤蝶纷纷在此产卵,孵出了无数幼虫,于是幼虫将大片桔叶啃光。桔树没有了叶子,难以开花结果,秃枝一片,桔园衰败下去,使桔农无法生活。在1508年的一个炎热的夏天,有一大群菜白蝶从法国上空,纷纷降落下来,就像下了一场暴雪。不久这里的菜园因菜白蝶的幼虫大量出世而遭殃。如今,桔农和菜农,还有花农,仍对蝴蝶抱有戒心,生怕它们大量繁殖幼虫会伤害自己的劳动成果,于是他们借助现代农药,大力消灭蝴蝶幼虫。
  可是,人类一方面在消灭蝴蝶幼虫,另一方面却在大量饲养和繁殖蝴蝶。原来,多姿多彩的蝴蝶现在已为一种日益繁荣的国际贸易中的宠儿,全世界每年成交贸易达一亿美元以上。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巴西、印尼、马达加斯加以及我国的台湾,都有专门从事蝴蝶贸易的机构。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有规模宏大的蝴蝶饲养场,是个几公顷的大花园,农民们在花园里种了许多能吸引蝴蝶的植物,让各处的蝴蝶飞到这儿来产卵。当卵孵化后,又保护幼虫在植物上生长。农民把蝶蛹收集起来,使它羽化成蝴蝶,经加工后,便成了富有的收藏家的藏品和家庭装饰品。
   我国的台湾也是世界著名的蝴蝶中心,那里不仅是蝴蝶生长、繁殖的好地方,还高有专门的工厂,几万名工人每年把大约5亿只蝴蝶制作成各种精美的工艺品出售,可获得上千万美元的收益呢!
跳水上“芭蕾舞”的滑水虫

  当你在池塘溪边散步时,你会发现一种以水为家的昆虫,俗名叫滑水虫,学名叫黾蝽。它的身体狭长,腿脚纤细,在平静的水面上不仅能纵横驰骋,急速滑行,而且还能跳水上“芭蕾舞”,体态轻盈,“舞姿”别致,令人惊叹不已。
   滑水虫身长不过5毫米多些,在它的腿上和身上都长有肉眼看不见的绒状细毛,细毛里聚积着空气,能防湿,就是偶然下沉,也会漂浮起来。在它的两对长足的节间膜上,有一个感振器,感振器上有不沾水的刚毛,刚毛上有无数的感觉细胞,能探测300厘米远处像人脸那么大的水面微波,在1/5秒的瞬间,便能探知微波的变化,从而判断出有无猎物或危险。在些生活在水面下的小生物,透过水来吸气时振起的微波,也会被滑水虫察觉,它就迅速滑过去,猎取小生物,美餐一顿。
   对于水面上的各种圆心波,滑水虫都能鉴别出属于哪种信号。即使完全在黑暗中,它也能对取食、求偶、障碍等各种信号作出反应。
   科学家记录了滑水虫对求偶的有趣反应:雌雄滑水虫两性“相爱”,雄虫的脚会发出的节律的圆心波,频率从高到低向雌虫“传情送信”;雌虫被雄虫发出的波引入“情网”,于是一边划向雄虫,一边也发出类似的振动频率表示欢迎。雌虫投向雄虫的怀抱后,相互双双伸出纤细的长足紧拉不放,好像一对“情人”挽臂而行,这时已到了“婚配”高潮。
   交配后不久,雌虫便要产卵“分娩”了,雄虫紧挨在它身边守卫着。倘若另一只雄虫向它们接近,当保卫的“丈夫”立即剧烈振动圆心波表示“敌意”,驱赶敌手,以保护雌虫的安全“安娩”。
蜻蜓的童年时代

  人们对蜻蜓并不陌生,尤其它那空中盈的飞翔表演令人赞叹。但对它童年时的模样和生活习性,知道的人就不多了。其实蜻蜓的前半生是生活在水里的。
  蜻蜓幼年生活在河、塘的水中,小名叫水虿,和成年蜻蜓的长相完全两样,没有翅膀,也没有尾巴,身体扁而宽。它最喜爱吃的食物是孑孓和小水藻,偶而也捕获小蝌蚪和鱼苗。它的嘴下唇仿如一只手伸曲自如,猎物经过它面前时,便能迅速而准确地伸出那些“手”,逮住它们放入嘴里。食后张开“手”还能揩抹嘴巴哩!手不用时又有弯过来掩盖着脸部,成了“面罩”。
   水虿和其他生长在水里的昆虫一样,也要呼吸空气,它的一套吸氧办法很奇特,完全不像陆地上的动物通过鼻子呼吸,也不像鱼的呼吸靠头部两旁的鳃,而是通过长在直肠内的鳃来吸收氧气,这种鳃叫做直肠鳃。水和空气经过水虿的“屁股”,到了直肠鳃,水中的氧气就被吸收溶解,供给体内需要,然后将废水往后喷出。它利用喷射的反作用力,身体便能很快向前推进,一举两得。
   水虿就是这样在水里生活2年到5年。在这段漫长的岁月中,身体要经过十多次蜕皮不断长大,最后爬出水面蜕掉童年“衣裳”,飞向天空,变成了蜻蜓。
 
“水蜘蛛”的呼吸

  “水蜘蛛”的祖先原来住在陆地上,属昆虫纲中的仰泳蝽,不知什么时候,它们携妻带儿,搬到了水里传宗接代,与河里的“水蜘蛛”成了邻居好友。由于它们都在水的环境中生活,时间长了,人们便把它们误传为一体,把仰泳蝽归到了“水蜘蛛”类群中,就俗称“水蜘蛛”了。仰泳蝽学会了潜水员的一切技能,并且练出了一套在水里呼吸的特异功能。在南美洲的亚马逊河一带,生活着这种“水蜘蛛”,生趣盎然,令生态学家赞叹不已。
   “水蜘蛛”的身上披着细柔的防水绒毛,绒毛能吸附许多异常小的气泡,气泡里含有蜘蛛所需要的氧气,气泡密密层层地包住了“水蜘蛛”,把“水蜘蛛”装扮成了一个水银球,闪闪的光彩晶莹迷人。“水蜘蛛”在水生植物之间拉丝结网,不过它的网不像在陆上的蜘蛛那样是平展的,而是为了储存气泡的需要,编织成了钟罩形状,成了它们的水下“住房”。“水蜘蛛”带着气泡,可以无忧无虑地躺在“住房”里,雌蜘蛛还在里面喂养儿女呢!附在身上和留在“住房”里的气泡,能缓缓地供应“水蜘蛛”一家所需的氧气,如果气泡中的含氧量减少了,水中的氧就会补充进去。有时因用氧量太多、太快,水中的氧气来不及溶解储蓄到气泡里去,“水蜘蛛”全家会带着气泡升浮到水面充气储氧,同时捕捉水藻等小生物,满载而归回到住所,过着安居乐业的水下生活。
从虫子的耗食说起……

  昆虫如此耗食品店,固然与其繁殖力既快又多有关,同时又因为它具备独特的消化功能。科学家统计,一条松毛虫幼虫一生要消化760根松针。北美洲有一种波里法摩斯的小蝴蝶,它消耗的食品更惊人。在它出生后最初的48个小时中所吃下的食物相当于它出生时体重的86000倍。4只埋葬虫用50天的时间,可以埋葬2只鼹鼠、4只青蛙、3只小鸟、1条鱼的内脏。它的卵在里面孵化成50多条幼虫。幼虫在半个月内不断吃食尸体,长大起来,变成甲虫,再到地面找尸体,能力可大哩。摩洛哥蝗虫的食量平均超过其体重的20倍。1927年,我国山东省的蝗灾,吃掉的禾本科粮食,可供720万农民生活一年,农民因此四处逃荒,流离失所。一只蝗虫得不过二三克,成千上万只蝗虫组成的蝗群,加起来就有万吨重。雌坟每吸一次血就要超过自身体重的几倍;雌臭虫在一次吸血后其体重比原来增加二倍以上……据统计地球上的植物约有30万种,而以植物为食的昆虫约有48万种,几乎没有一种植物能免受昆虫的危害。
昆虫的语言

  昆虫有没有“语言”?它们之间如何“交谈”?人类是否能够弄懂昆虫的“语言”,并利用它为人类服务呢?
   19世纪时人们就发现飞蛾中的雌蛾不喊不叫,可雄蛾却知道它们在哪里,并能从很远的地方飞来和它们相会。后来生物学家查明:昆虫身上有特殊管道,可以向体外分泌在空气中能挥发的化学物质——外激素。这种激素只要有一丁点散发到空中,就能给同种昆虫传递有关消息。这种激素就是昆虫的“语言”。每一种昆虫都有自己的“语言”,它们只能“听”懂同类说的话。如蜜蜂对蚂蚁的“语言”就一窍不通。
  现在人们知道的昆虫“语言”有这样几类:繁殖斯临近了,雌性或雄性昆虫就放出一种“语言”,招引异性伙伴来交配,这种“语言”称为性激素。当蜜蜂和蚂蚁这些昆虫发现食物的时候,它们会用“语言”通知集合,招引同伴来共同享受;当它们受到敌人攻击时,它们也用“语言”发出求援信号;当同到危险情况时,也通过“语言”告知同伴警戒或逃跑。昆虫发出的“语言”还远远不止这几类,因为现在我们知道的还并不多。

注:图螽斯幼虫伸出长长的触角探索未知的世界。昆虫之间通信是很有效的。
 
头发、羊毛、皮屑……什么都吃

  虫子有了如此强大的消化酶后,就会肆无忌惮地向大自然展开各种“夺粮战”和“叮人战”。它将参天树蛀食精光,又能细细品尝各种粉尘微末,有些昆虫能以头发、羊毛、鳞片、皮屑,甚至坚硬的皮张为食。它们所到之处,犹如洪水猛兽,大嚼特嚼。
   蚊子、臭虫、跳蚤等吸备昆虫为何嗜血成性?据测知,在它们的唾液中含有一种溶血酶,能将人体的红血球分解、消化、吸收。科学家为了实验需要,人工饲养蚊子,就用小白鼠放在有蚊子的笼内供它吸血。几只小白鼠身上的血液在几小时内即被吸光,胸腹干瘪而死。又如天牛幼虫和白蚁,在树木和大型家具中不断啃食木质纤维,并能顺利地消化这些纤维素,这是因为体内的纤维素酶在不断地工作,不消几年功夫,它们能把木质家具蛀食成粉末状。
饥而不死

  虫子既能嗜食,又能耐饥,而且饥而不死。如臭虫饱餐一顿后,即可一年藏而不出。蛀食毛料衣服的皮囊幼虫,能挨饿五年而不食不死。这是因为昆虫有一种代谢作用,它在饥饿状态下能将体内的脂肪、蛋白质、淀粉分解成热量和水分,以维持其一定时期的生命需要。如饥饿了一年的臭虫,饿得胸背相贴,整个身体成了一层躯壳,待到温度、湿度适宜时,又能大口大口地吸血繁殖了。就因为体内隐藏了这种化学变化的本领。昆虫就是利用它身体内所有的化学“魔力”,在大自然中既能食,又能饿,不断地繁衍着。
精巧的蜂房

  很久以来,人们都赞赏蜜蜂的建筑艺术,可是在它们蜂类的大家族里,却不是唯一的建筑名师。
   在美洲有3000多种蜂,其中2000多种全是独居蜂。它们在幽静的旷野上,建筑起一座座像“别墅”,似“篷帐”的蜂房,小巧玲珑,精致实用。
   在这些独居蜂中,有一种别名叫涂泥蜂的小胡蜂,它的居室非常考究,一排排整齐的泥管纵横交错,雌蜂居住在里面,独来独往,雄蜂只是来作客光顾一下就飞走了。雌蜂生儿育女,但孩子长大后,又都分散去筑穴,成为新的独居蜂。雌蜂住在自己讲究的居室里,很少与外界联系,成了独守空房的寡妇。
   另一种独居蜂,被人们称为陶工蜂,因为它筑屋的树枝的杈间,人们抬头粗看,那用泥土制造的蜂房,犹如一只只陶瓷罐。如涂上油彩,真像精致的陶制艺术品呢!
   胡蜂与蜜蜂的蜂房,是用自己分泌的粘合剂加上木屑、纸片、叶片和泥水做成的,十分精巧。它们在里面井井有条地安排生活,所以人们称它们是纸工匠、泥水匠。其匠心之高,是生物界中少有的。如果将各种蜂的建筑采集在一起,足可以办一个别致的展览会,人们将能从中获得无数的启示。
白蚁的高楼大厦

  如果说独居蜂建造了一幢幢精巧的村落别墅,那么白蚁却在非洲营造大批的高楼大厦。
   在热带非洲的原野和山岗上,你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高过人头的白蚁土丘,林立在你的面前。白蚁在土丘的外表很普遍,而内部的结构,经解剖观看,却是结构严密,地上地下交通井然,楼梯通达每一层,蚁房、库房排列得密如蜘网,就像是建筑大师精心设计的。
  这种白蚁,是昆虫王国里的名的高层建筑家,它们修建的窝往往高达10多米,有五六个人那么高。有的白蚁土丘,坚固得就像是钢筋混凝土构筑的,用斧头砍也砍不动。
独特的蚂蚁居室

  蚂蚁在建造巢穴时有它的独特本领,尤其是一种名叫艾科菲拉的热带蚂蚁,它们在营造蚁房时,幼虫不但成了工具,而且会从自己身体中排泄出有粘性的蚁丝,用做建筑材料。蚂蚁妈妈衔着幼虫,用力挤压幼虫腹部,促使它们排泄出有粘性的蚁丝。一些蚂蚁嘴里咬着一张叶片,又用前足勾住另一张叶片,像缝衣似的,用粘粘的蚁丝把叶片穿粘在一起,就这样不断地粘合,使无数细小的碎叶片缝粘成了一只葡萄般的绿球,这就成了它们的蚁巢。它们的工作程序严格,分工明确,行动迅速。有一位专门研究南亚热带蚂蚁的学者,在印度和斯里兰卡考察艾科菲拉蚂蚁的生活情景时,找到了蚁窝,他将一只只绿色球体切开,密密麻麻的蚂蚁散落了出来。可是不一会,大群的蚂蚁好像得到了呼救的信号,立即从远处的绿球中爬来,众多的蚂蚁不约而同地在叶子上不住地啃咬,发出“(穴悉)(穴悉)(穴卒)(穴卒)”的声音,它们排列有序,维修被损坏的窝壁。
地老虎的土穴

  有一些昆虫的居室建筑在地下,尤其是它们的幼虫,往往在地下开挖一个小坑,周围墙壁各有特色,有的从自己的身体里分泌出粘液,有的叶出丝来作巢,在里面过着安逸的生活。每当饥饿要用餐时,就爬出地面,偷食鲜嫩的庄稼,祸害人类。
  穴居在地下的害虫,要算地老虎最臭名昭著了。这类害虫遍布全世界,已知的有2200种,在中国有292种。地老虎的幼虫非常厉害,它的几对腹足上生有15-25个带有钩的趾,地上的植物被钩住后,便拉入土中取食。它对农作物的幼苗最为嗜好,更可恨的是它将幼苗的心圳咬成针孔状,最后把植物的茎株咬断。每当地老虎成灾时,成百上千亩的农作物嫩苗在一夜之间便被糟蹋光。
  在地下筑穴的害虫除了地老虎外,还在蝼蛄、蛴螬、金针虫等,它们对植物的危害极大。为了防治这种害虫,农民翻土犁地,以破坏他们的巢穴;在作物下种前,先用农药拉种,让地下害虫不敢光顾。
 
隐身与拟态

  超过100万种的小小昆虫,得以在充满竞争的大自然中生存和发展,是因为它有一套变幻莫测的魔术——隐身技能。昆虫这种高超的隐身技能,科学家称为“拟态”。
  拟态是,是英国自然科学家家贝氏(Batesian inimicry)和德国动物学家穆氏(Mullerian mimicry)提出来的。18世纪,两位科学家到巴西亚马孙河流域远往考察中发现,部分无毒昆虫会模拟各种形态,装扮在有毒、有害或不好吃的种类,使鸟类或别的动物不敢留然捕捉,它们就在敌人犹豫之时快速逃之夭夭。两位科学家把类似这样的昆虫,除种名外再加上“拟态”的称号,从此“拟态”昆虫普遍受到重视。
  昆虫的“拟态”,基本上分为恐吓和伪装两种。比如瓢虫、甲虫、蝴蝶等属于恐吓拟态,而竹节虫、枯叶蝶被称为伪装拟态。
   恐吓拟态昆虫的形象,常常使其他动物惊恐而奇怪。比如它能装扮成一种类似恐吓的眼睛,称为“眼形斑点”,平进藏而不露,折合或掩盖在体表里,一旦受到强敌袭击,就突然展示出来,那醒目的“眼斑”,仿佛凶兽的双眼,虎视眈眈,令人生畏。当敌人惊吓之余犹豫不决时,昆虫就安然无恙地逃之夭夭。
   昆虫学家进行了广泛的研究,证明那些没有眼斑的蛾类受到惊扰时,只能靠伪装保护自己,甚至受到触动时也静伏不动佯装是根树枝;而有眼斑的蛾类受到碰触时,就伸展它那饰有眼形斑点的双翅吓退敌人。当昆虫学家把蝴蝶和蛾子翅膀上有“眼形斑点”的鳞膜抹去时,鸟类就毫不迟疑地向蝶蛾发动袭击。
  那些伪装拟态的昆虫在在遇到敌人时,往往伪装成树枝、树皮、叶子或荆棘形状,使敌人茫然若失,无法分辨。有一种树枝毛虫,它的幼虫身体光滑纤细,在外表颜色、组织细节上都和它们所吃的桦树枝一样。它们匍匐在树枝上,脚和树枝“结合”是非常恰当,攀接的地方既看不出痕迹,也没有阴影,使猪食都以为不能入口便掠眼而过。还有一种飞蛾,它的保护色很像一张枯叶,鸟儿飞到它的跟前也视苦无睹。松开蛾幼虫更是奇妙,它的背部从头到尾是淡绿色和深绿色条纹,组看就像那棵松树的松针,殊不知它正在若无其事地大嚼权针。这种伪装拟态的昆虫,依仗它们的“隐身”魔术,不仅欢快地品尝“美味佳肴”,而且能舒舒服服地睡上一个“午觉”,有的甚至一睡就是大半天哩。
 
隐身的奥秘

  小小的昆虫,为什么那么聪明,有这种隐身的本领?原来这是它们在进化过程中长期自然选择的结果。
   生物学家为了研究生物在自然环境中的各种生存表现,建立了一新兴学科,叫生态学。他们作了长期的观察,从欧洲一种大灰蛾的生存选择中发现了其中的奥秘。这种蛾在乡间是淡色型,在工业区是灰色型,经分类鉴定其实都是同一种。科学家从反复观察中找到了它们颜色不同的原因:工业区大气污染严重,所有物体包括树干树叶都被浓烟熏得灰黑灰黑,在这种境况下,淡色的大灰蛾停在树上一目了然,常遭鸟类的捕食,于是在工业区越来越少;而灰色型蛾由于隐蔽良好,有一个适应环境遗传基础,所以,它们的子子孙孙安然地存活下来了。
   那么,昆虫千变万化的保护色又是怎样来的呢?科学家经过研究指出,这是由一种化学色和物理色以及它们生理上的内分泌混合而成的。
   昆虫的化学色和物理色,使它的体表能够吸收一部分波长的光线而反射另外一部分波长的光线,使照射的光线发生曲折、波纹、反射,从而在体表呈现红、黄、蓝等五光十色。例如蝴蝶和蛾类的翅膀上,覆盖着密密麻麻的鳞片,鳞片集中在一起像瓦片一样重叠起来,以每平方毫米200-600片的密度盖满翅膀表面;鳞片上面有纵向或斜行的脊纹,多的达一千几百条,少的也有几十条,凹凸精巧,按规则叠合,当光线照在这些鳞片上面,就像是照在各种棱形的玻璃上,透射出五彩缤纷的艳丽线条。所以蝴蝶的颜色就显得丰富多彩,也起着护色隐身的作用。
   昆虫学家把昆虫隐身绝技,作为一门科学来研究,用来对昆虫进行分类鉴别,寻求防治有害昆虫的途径。而许多艺术家则借鉴各种昆虫的天然“隐身”色彩,设计出各种漂亮的图案,美化人类的生活。
 
有四千万年历史的跳蚤

  跳蚤属昆虫纲蚤目。从化石证实,它在四千万年前就生活在地球上了。据说,跳蚤的祖先还长有翅膀呢!现在的跳蚤,粗略的统计就有2000多种,几乎遍布世界各地。我国目前已发现410种。尽管它们种类繁多,但它们的生活史与生态环境都有一致的地方。《本草纲目拾遗》中记载:“蚤因湿土而生,夏时土干亦不甚患”。这说明跳蚤的成虫喜欢温暖阴湿,25℃左右是它们生长发育的最佳温度。跳蚤中有一种叫人蚤,除寄生在人体外,又能寄生于猫、狗、兔和多种鼠类身上。人蚤喜欢躲在脏衣服里面,而皮毛、草垫、地板缝隙等处也是它们的隐蔽之地。
   雌跳蚤产的卵很小,乳白色或淡黄色,表面光滑,体长仅半毫米左右。寄生在鼠、猫、狗身上的蚤卵,能随着寄主的走动而散落在地面上,经过10天左右便孵化成幼虫,肉眼不易看到。跳蚤的幼虫,头上有一对极其灵敏的触角,像雷达天线那样,一旦发现目标便迅速爬去。不过,它不吸血,而是靠吃人身上的皮屑、成虫的粪便等生长发育。幼虫经过化蛹,半月后便发育为成虫。成虫一对后足的肌肉发达,善于跳跃,被誉为“跳高健将”。成虫既耐寒又耐热。经常吸血的人蚤可存活513天左右,即使不吸血,也可存活125天左右。寄生在老鼠身上的跳蚤,一般可活345天,带菌的病蚤一般也可活95-106天,即使长年累月没人居住的房屋,仍有人蚤存活。据说,俄罗斯有一种跳蚤,吸饱了鲜血以后,在适宜的温度或湿度下,不食不动,可活1487天,称得上是“老寿星”了。
   跳蚤以吸血为生,是名符其实的“吸血鬼”。它们专门寄生在温血动物身上,猫、狗、兔、鸟、鼠等温血动物是它们很好的“栖息地”。跳蚤的种类不同,胃口也不一样,有的专吸哺乳动物的血,有的专吸鸟的类血,有的专吸人血,也有的对动物和人的血都感兴进取,有的还会将全身钻到动物皮肤里去吸血呢。如一种叫潜蚤的,它钻入寄生的皮肤后,就一直住在里面不停地吸血,直到老死为止。跳蚤叮人特别厉害,跳到人身上后,就利用既能凿又能锯的口器,很快钻入人的皮肤,将唾液注入到皮肤内(使血液不致凝集),然后吸血。吸进去的血液只有一半被消化,还有一半排出体外,散在衣服等物体上。由于它不断地贪婪地叮人吮血,谁要是被跳蚤叮咬,皮肤上就会出现一连串的红块,奇痒难忍。
   跳蚤是多种疾病的传播者。跳蚤寄生在老鼠身上,老鼠到处乱窜,它们也就到处传播鼠疫、斑感伤寒等200多种病菌。
   历史上有名的鼠疫流行,是由跳传播的。1347年欧洲的鼠疫,在三年中共夺去2500万人的生命。1665年仅英国伦敦就有10万人因鼠疫病而丧生。当时为了不使鼠疫蔓延,只得把流行地区死去的和感染病尚未死去的人,连同整个村庄全部烧光。
   抗日战争中,日本侵占我国东北期间,曾在哈尔滨市郊设立代号叫“731”细菌部队的工厂,专门培养杀人用的各种细菌,其媒介就是老鼠和跳蚤。这个工厂除繁殖大量老鼠外,还有4500个跳蚤饲养器,短时间内就能繁殖300千克,近10亿只跳蚤。“731”部队像恶魔一般凶残暴虐,前后使3000多名身体强壮的中国人活活地染病而死。
   对付跳蚤,首先要控制蚤类孳生地。用1%的敌百虫溶液喷洒染有跳蚤的房间、衣物等效果很好。将鲜桃叶捣碎涂擦在猫、狗身上,待5分钟左右,就可以杀灭跳蚤。为了防止猫、狗中毒,可用旧布或旧报纸等包裹猫、狗的身体,只让头脚暴露在外。跳蚤杀灭后,脱去包裹之物,用清水洗净就行了。用鱼藤粉、除虫菊粉或1%敌百虫溶液涂擦,效果也不错。
   跳蚤对芸香(中药店可以买到)很敏感,把芸香放在火盆里,将门窗关严,跳蚤闻到芸香的香气后,就成群结队往大盆里跳,不要多久,就可将跳蚤消灭。在跳蚤密集的地方,也可用干树叶、树枝、干草或其他易燃物,均匀铺在地上约7-10厘米厚,待一段时间后点火燃烧,等地上所铺的东西烧光,吵蚤也就被全部烧死。另外,将艾叶、走将藤等,晒干制成粉,撒于跳蚤的活动场所,也有灭蚤作用。
   国外科学家发现,将人工合成的跳蚤保幼激素喷洒在跳蚤孳生地,跳蚤的生长就被限制在幼虫阶段,不能发育成蛹和成虫,从而达到杀灭跳蚤的目的。据试验,这种杀虫剂的药效能持续70多天。
古代的昆虫

  大千世界在亿万年的变迁中,有着昆虫的许多故事,如果追溯到古代的昆虫,可以获得许多极为有趣的知识。
   昆虫比人类的发展史更早、更悠久,甚至比古代动物的代表——恐龙的问世还要早呢!巩龙出现于2亿年前,灭绝于6500万年前,而人的祖先灵长类动物,生活在3000至3500万年前。居然考古学家尚未确定最原始的昆虫是什么样的,属什么时代的,但已能肯定在距今35000万年前,就有许多种昆虫生活在地球上。
威武堂堂的“大刀将军”

  被誉为“大刀将军”的螳螂,在自然界可算是老前辈了,它曾和恐龙共同生活在一个时代里。在大自然漫长的变迁过程中,庞大的恐龙从地球上消失了,而幸运的螳螂却历尽了各种劫难,顽强地生活着,了了孙孙延续至今。如今螳螂的容貌长相,与千万年前化石中的螳螂十分相近。
   多少年来,螳螂依仗它的那两把所向无敌的大刀,能攻善战,无数昆虫和其他体积与它相当的植物,都是它的刀下败将。机灵的小鸟、敏捷的蜥蜴,甚至狡猾的地鼠也逃不过它的大刀砍杀而被撕食。螳螂力大惊人,能举起相当自身体重20倍的物体,这也是它能战胜强大来敌的缘故。
   由于螳螂的威武,古希腊人对它十分敬仰以至把它神化了。他们赞颂螳螂是“智慧和力量的象征”,为它取名“先知者”。在古希腊人的眼里,螳螂高举两只合拢的前腿静立着,是在对上帝祈祷。由于感动了上帝,上帝恩赐它永生的本能,还给了它能与邪恶性循环战斗的力量。在中国古代的石刻中,也记述了螳螂英勇善战、所向披靡的内容。
地下的“苦行僧”,地上的“短命”虫

  这是研究蝉类的分类学家为蝉的生态下的定义。雌蝉交配后,用锯齿般的针状产卵顺插入树枝产卵,致使枝条枯死,卵经两个星期左右孵化为幼虫,幼虫随着枯枝跌落地面,钻入泥土,穴居在树根深处,吸食根部的汁液,幼虫便在地底下过着漫长的“苦行僧”生活。我国所产的蝉,幼虫在地下生活多半是五年左右;印度、东南亚的蝉在地下最多九年,平均叙说的“十七年蝉”是极少数。在美洲还有一种蝉,在地下生活长达13年到17年之久。幼虫在地下过着悠久的岁月,经过多次脱壳,才出土上树脱去最后一次硬壳,3-4小时后就振翅“歌鸣”了。可是,成虫寿命很短,一般只能活一周左右,长的能活3-4周。
   那么,幼虫为什么在地下能居住这么久呢?原来蝉的幼虫能分泌一种粘液,将周围泥土捣和成泥浆,经过身体向四周挤压,就形成了四壁光滑,既光又坚硬的“墙壁”,并在上下筑建了深达50厘米左右的隧道,幼虫就蹲在这个小地穴里苦度自己漫长的岁月。
蝉不但会鸣还善于听

  科学家对蝉鸣作了系统的研究,人们以为雄蝉会鸣叫,雌蝉是个哑吧。其实,雌雄都不会“叫”。雄虫的叫声不是发自口器,而雄蝉的后翅有个凸出的突器,称为“鼓室”,鼓室里有一椭圆形的“鼓膜”,鼓膜富有弹性,它会一凸一凹地产生“格格”的声音,随着不断的振动和开闭,方才形成“知了——知了”的鸣声。
   科学家经深入的研究发现,蝉不仅会鸣,还会听。在蝉的腹部外缘有个“镜膜”,镜膜上有一个突出的听器,听器内约有1500个听觉细胞,当外界的声波振动听器时,听觉神经细胞便会产生兴奋和冲动,它沿着神经传入听觉中枢,产生相应的听觉战。因为雌蝉的鸣声器不发达,不善鸣叫,动物界的叫声和表演姿态,首先是给异性产生“爱意”的感觉。雌蝉不会叫,空只能靠听了,所以它的听觉功能比雄蝉发达,它依仗自己的听觉,飞到雄蝉那边去“赴会”,雄蝉们为了取悦雌蝉,常常“大合唱”表示欢迎。
蝉的味道鲜美可口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顺道去江西庐山。庐山古树参天,蝉声噪鸣,那刚脱壳的知了,体色嫩黄,在夏至以后的日子里,树上趴着一串串的知了,每串有10多只呢。在蜕壳的季节,到了夜晚,用手电一照,树干上密密麻麻,到处排着长队向上缓缓地在蠕动着。当地老乡精于烹调佐膳知了。一天夜里逮满了两塑料袋蜕了壳的蝉,回返住地,经开水泡洗,然后盛于炒锅内和上一把细盐,一起文火翻炒起来,炒至焦黄,筛去细盐,稍凉,蘸着香油甜酱,其味脆香鲜口。
   我开始有点怕,腻心作呕,在他赞不绝口有滋有味的嚼动下,我也硬了头皮,把一只放到嘴里,略略粗嚼后就咽下了,回味之下,的确没有反胃口的刺激,于是我接受了他馈赠的几只,慢慢地品味起来,接着自动动手,尝得不肯罢休了。他说,这家伙背上有二块“糟肉”尤其来劲,孩时常常当零食吃,油氽后更成了大人们下酒的美味佳肴了。
   蝉虽是自古的美食,古人把蝉称为吉祥之虫,古代工艺品中常可见到蝉的形象造型,这在殷商青铜器中就有蝉的形状。古代人把玉器雕成玉蝉,让死者含玉蝉而葬。据考古学家考证,一方面证明古代人是食蝉的;二是将蝉视作吉祥之物,死后可以从地下爬到地上来复生,这自然是迷信。但这至少证明,古人对昆虫有一系列的亲情感,也反映了古今相沿的民俗风习,以及对昆虫可食可用的科学实践。
蝉的种类

  蝉的种类,虽说在我国有二万多种,但蝉的外形基本相似,唯大小及体色有区别,大体上常见的有三种:一种身体黑色乌亮,个子很大,数量也最多,它不仅可以食用还可以药用,发现“咋——咋——”的叫声,它的俗名叫“黑蚱蝉”‘另一种是有绿色,中等个子,发出:“叶斯它——叶斯它——”的叫声,这叫作“寒蝉”;还有一种灰色的小个子,发出“吱——吱——”的叫声,称作“蟪(hwi)姑”。这三种知了发也的叫声不同,是因为它们的发声器官大小不同,身体大的叫得响,身体小的就叫得比较轻。
千奇百怪的越冬方式

  昆虫的越冬千奇百怪,因为种类不同,越冬的形态和方式也不同:玉米的害虫玉米螟和水稻的害虫二化螟,以老熟幼虫在玉米和稻茎的残枝中越冬;菜粉蝶以蛹在避风向阳的屋檐、篱笆下越冬;蝗虫以卵在土壤中越冬,棉铃虫以蛹在棉花、玉米、蕃茄等地下越冬。有的害虫躲在树干皮下,也有的钻进豆粒里或在粮仓、米桶内越冬。有的甲虫,钻入地下60-70厘米深处筑巢而居,过几个月的休眠生活。
翅膀上的聚热器

  散飞在天空的“鲜花”——蝴蝶,它们五彩缤纷、花团锦簇,构成了一幅绮丽的图画。蝴蝶看来很柔弱、娇嫩,然而使人感到意外的是,它竟有抗御严寒的本领。珍珠蝶是一种日出性蝶类,一旦外界气温下降了,它能利用翅膀的扇动使自己的体温保持在35℃上下。在万里无云的时候,珍珠蝶还能通过翅膀接收和积聚太阳光的热量。这是因为它的翅膀上披着无数毛茸茸的鳞片,它们宛如亿万面镜子,当这些镜子与太阳垂直时,光的能量就被大量吸收,使身体变得暖和起来。如果这些镜面稍有偏转,接收热的程度就会差一些。所以珍珠蝶依靠变动翅膀的角度来调整受热面,以获得最多的热量;倘若体温过高了,它们就会变动翅膀的角度,使温度略有下降。你看,蝴蝶的翅膀多么像个自动控温的“聚热器”呀!
巧用树枝挡严寒

  蓑蛾又叫皮虫,它的幼虫越冬方式很特别。为了对付鸟类和其他的天敌,它们用树叶织成奇特的长袋,躲在里面过冬。原来,在树叶的叶脉间有四通八达的导管,是树叶汲取水分和养料的通道。新鲜的树叶弹性强,皮虫是卷不动的。皮虫往往先会将叶面上的导管咬断,使叶子得不到水分和养料的供应,而逐渐枯萎,弹性也渐渐减弱。这时,皮虫就一个劲地把枯叶的边缘往自己的身边拉,最后将叶子卷裹成一个长长的小袋,并在长袋内吐丝缠叶,构筑成像蚕茧那样的内壁。任务完成后,它就可以在长袋内安全过冬了。
切叶蜂的杰作

  在深秋季节,人们往往可以看到有些植物的叶子被挖了一个个椭圆形的洞,这就是切叶蜂的杰作。切叶蜂的母蜂整个身躯像一只圆规,它把后脚停在叶子当圆心,由身体在叶子上按圆周方向边转动边画圈,同时用两个锋利的大颚在叶子上挖一个西瓜籽般大小的椭圆形的洞。这些洞的大小和位置很有规律,就像一个模子里压出来的。最后切叶蜂把成叠的叶子运到地下或木头的空洞里面,筑成一排排蜂房。在这种由剪下来的叶子重叠而成的椭圆形“住宅”里,切叶蜂贮藏了花蜜和花粉,安安逸逸地产卵越冬。有人做了一番统计:每只切叶蜂在地下或木头的空洞里可以造30个蜂房,所需的椭圆形叶片至少要1000张。
消化酶的功能

  昆虫有如此发达的消化功能,与它的生理机能分不开的。因为生物体本身在新陈代谢过程中,有无数酶类在发挥着催化、调节、控制等化学作用,它像机器中的润滑油,没有它,机器零件会发热、停转,甚至烧毁。据科学家估计,一个细胞中可能存在着将近三千种酶,每一种酶都有一定的工作对象,它们各守其职,又不能互相代替,其中在帮助昆虫消化的各种消化酶,如淀粉酶、脂肪酶、蛋白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