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著名的炼丹家和医药学家葛洪

公元284一345


    我国的炼丹术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公元前三四世纪的战国,就有关于方士和求“不死之药”的记载。秦始皇曾派遣徐福带着几百个童男童女到蓬莱求仙人赐不死之药。汉武帝招罗众多方士,讲求长生不老之术。炼丹的风气在封建统治阶级的扶助下盛行起来。魏晋南北朝,方士演变成符水治病的道士,他们把先秦的道家创始人老子认作始祖。从此道教成为我国封建社会中的主要宗教之一,与儒、佛并行于世。

    炼丹的本意是荒谬的,它指望惜金石之精气使人长生不老,得道成仙。但是在炼丹的实践活动中,部分炼丹家吸取了劳动人民生产和生活的丰富经验,同时孜孜不倦地从事采药、制药的活动,积累了大量的关于物质变化的知识,认识了物质变化乃是自然界的普遍规律。特别是炼丹人大都兼搞医疗活动,他们把炼丹的药物引入医疗,从而丰富了我国传统医学的内容。在这些炼丹家中,葛洪是一个突出的代表。

失意的知识分子一炼丹家

    葛洪字稚川,号抱朴子。东晋丹阳句容人。出生在一个没落的贵族家庭,祖父在三国时代曾是吴国的大官,父亲也做过吴国的大官,投降晋国后,还做过中等官吏。在他13岁那年,父亲病亡,家境也随之恶劣。葛洪从小就有一种强烈的求知欲,没有书,就到处向别人借书来读,无钱买笔墨,就拿木炭在地上练写字。从16岁读儒家的“孝经”、“论语”等书开始,广泛地阅读了许多书,从经书、史书到杂文,凡能借到的书都认真地读了。后来还学习了“望气”、“卜卦”之类。葛洪经过长期的刻苦自学终于成为一个学识渊博的人。

    公元303年,多处发生农民起义,反对晋朝的统治,石冰率领的起义军是其中的一支起义队伍。由于是世家子弟,小有才干的葛洪奉了吴兴太守之命,率兵与石冰作战。石冰被打败了,葛洪却没有被论功行赏。忿忿不平的葛洪投戈释甲,离乡去了洛阳。到了洛阳又遇上了“八王之乱”,到处都在打仗,口家的路也走不通了。正当他不知如何是好时,他的一个朋友要到广州去做官,于是他自告奋勇去为朋友打前站。没想到他在广州替朋友安排妥了,朋友却在上任的路卜被杀了。无可奈何的葛洪只好暂时逗留在南方。恰好当时广东南海一位太守鲍玄喜欢搞神仙之术,与葛洪有共同的语言,而入相处十分投机。于是20多岁的葛洪就拜鲍玄为师学道,不久又与鲍玄的女儿结婚。在政界没有找到出路的葛洪,逐渐粑兴趣转向炼丹,在广东的10年中,大部分时间他部在从事炼丹。

    公元316年,葛洪回到阔别十余年的江南故乡。这时候晋朝在长江以北的统治已不复存在。司马睿在南京做了东晋的皇帝,他为了笼络怔南豪族,以葛洪曾带兵打败石冰的功劳为藉口,封葛洪为“关内侯”。此外葛洪曾做过4年的中等京官。此时的葛洪对做官已无兴趣,当他听到“交址”(系现在的越南)有丰富的炼丹原料时,就请求到广西的勾漏县做官,好就近来料炼丹,东晋的皇帝乐得做个好人,同意了他的请求。其实他没能去成广西勾漏县,因为当他带领全家到了广州后,朋友们就劝他不要再走,再往西走实在太危险了。于是他就将家人安顿在广州,自己到罗浮山去修炼,过着他那“神仙丹鼎" 的炼丹生活。大约死于公元345年,享年61岁。

勤奋的学者,众多的著作

    据《晋书》中的“葛洪传“介绍,葛洪“博闻深洽、江左绝伦;著述篇章人富于班马”。这就是说,葛洪的学问很丰富,在江南是无人可比的,他的著作比班固和司马迁的著作还多。《晋书》里列举他的著作有,《抱朴子》内篇116篇,碑诔诗赋100卷,移檄章表30 卷,“神仙”、“良吏”、“隐逸”、“集异”等传各10卷,五经史汉百家之言方使杂事310卷,“金匮药方”100卷,“肘后要急方”4卷。

    一个人有这么多的著作,抄述了310卷书,可以想像他是很勤奋的。由于历史较长,时局动乱,葛洪的许多著作多有失散,这给全面、深入地评价葛洪带来一定困难。经过专家的认真考证,认为至今有书并确信是葛洪所著的书至少有下述四种:《神仙传》、《抱朴子内篇》、《抱朴子外篇》、《肘后备急方》。

    《神仙传》里,葛洪根据宣扬炼丹术的需要,记载了92位“神仙”的事迹。这些所谓的神仙有墨子、魏伯阳等历史上的真人,也有传说中的广成子之类。每个人的传记都十分简单,但内容却十分荒诞无稽,例如把墨子说成地仙,到汉武帝时仍象个50多岁的人。

    《抱朴子内篇》共有20卷,其中讲炼丹的主要是“金丹”、“仙药”、“黄白”3卷。“金丹”这一卷主要讲利用无机物质炼出所谓的长生仙丹。“仙药”这一卷着重讨论植物性的“五艺”与延年益寿。“黄自”卷侧重讲了许多人造黄金和自银。所以,要研究葛洪时期的炼丹术和其中的化学知识敏应该研读这本书。

    《抱朴子外篇》大多讲的是儒家应世的道理,纯粹是封建社会统治阶级的某些政治理论。后来有人将《抱朴子外篇》与《抱朴子内篇》合并成一部书,总称《抱朴子》。

    《肘后备急方》是葛洪完成的多种医学著作中至今留传于世的唯一一书,他原先著作《金医药方》100卷(已失传),因卷帖洽繁,不便携带,乃将其中救急、多见、简要实用的部分摘成《肘后备急方 》3卷。本书在流传过程中,经梁朝陶弘景增补,改名为《肘后百一方》后来金代杨用道等再行增补一次,更名为《肘后备急方》今天看到的就是这个本子。

    在这本书的序文中,葛洪写道:“诸家各作备急,既不能穷诸病状,兼多珍贵之药,岂贫家野居所能立办,因此,他决计选录“率多易得之药,其不获已,须买之者,亦皆贱价,草石所在皆有,”这种为方便贫苦患者着想的精神是十分可贵的。

    《肘后方》现存8卷,1一4卷讲内病,包括心腹病、伤寒、时气、中风、水病、发黄等急性病;5一6卷讲外发病,包括痈疽、疮疥、耳目等病);7卷讲的是“他犯病”,包括虫兽伤、中毒等病;第8卷则是介绍一些备急丸散和牲畜病。书中突出之点是对某些传染病的认识达到了很高水平。如所述的虏伤,是世界上对天花的最早记录。葛洪对一些传染病还提出了预防方法,现在看来也很科学。总之葛洪所著的《肘后备急方》是我国医药史中的珍贵文献,有人说它是“古代的中医诊疗手册”一点也不过分。

炼丹理论与化学知识

    西晋未叶,统治阶级内部争权夺利,“八王之乱”、“蛮族叛乱”,战争接连不断,社会生产力受到严重破坏,阶级斗争异常尖锐,农民起义也风起云涌。生活在这种形势下,葛洪和一些地主阶级一样,从现实的失望中,转而求援于上帝,投身于神仙方士之术。葛洪把老庄之学充分地演化为神仙方士之术,他的思想实质上是内神仙外儒术。他的炼丹理论正是从这一思想出发的。他认为一切物质都可以变,而在诚心的要求和适当的条件下,人们可以变得仙丹和黄金。根据这一理论,葛洪在收集、研究各种药方,为民治病的同时。进行了大量的炼丹实验。从这些炼丹的实验中,葛洪熟悉了许多无机物质的组成和一些比较简单的化学反应。我们仅从《抱朴子内篇》里,可以发现葛洪已具备有下列的化学知识:

    一、他说:“丹砂烧之成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丹砂即硫化汞,加热即分解而得到汞。汞与硫磺化合又生成黑色的硫化汞,再在密闭容器中调节温度,便升华为赤红色的结晶硫化汞。采用硫化汞制水银,我国早在公元前之世纪就知道,葛洪是最早详细记录这一反应的人。

    二、“以曾青涂铁,铁赤色如铜”曾青大概指含硫酸铜的胆矾,以曾青涂铁即以铁和硫酸铜的溶液起作用,铁取代了硫酸铜里的铜,故表面附有一层红色的铜,因为采用涂敷的方法,所以硫酸铜只在铁表面发生作用。葛洪进而说:“外变而内不化”。可见对于这一金属置换反应,葛洪是作了仔细观察的。

    三、“铅性自也,而赤之以为丹,丹性赤也,而白之以为铅。”这是说铅可以变为铅白,即碱式碳酸铅,铅白又可以变成赤色的铅丹,即四氧化三铅:铅丹则可以变还为铅白,最后回复为铅。这表明葛洪对铅的化学变化作过系列实验考察。

    四、“取雌黄、雄黄,侥下,其中铜铸以为器复之,……百日此器皆生赤乳,长数分。”雌黄指As2S3,雄黄指As2S2 ,它们加热后均能升华。葛洪这段话就是对它们升华试验的描述。

    五、葛洪大概曾制得外表象黄金、白银的几种合金,可能里面有不同比例的铜、铅、汞、镍等元素。《抱朴子内篇》里“黄白”那卷对此讲得有声有色,可惜原文过于隐晦,还需作进一步考证研究。

    在当时,葛洪能有这样丰富的知识是难能可贵的,他是我国炼丹术发展中承前启后的人物。他那富于鼓动性的文笔,替炼丹术作了宣传,他对炼丹方法的具体著述对后来的炼丹家影响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