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由于工作和研究上的关系,我有幸直接接触了多位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其中包括接触时还未获奖者),亲耳聆听过他们讲述的许多有关艰苦研究以及争取获奖的经历。

  我在普林斯顿大学留学期间,曾和尼伦伯格博士(1968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获得者)在一起从事研究,并参加了1967年的戈登科研讨论会。在那个讨论会上,我见到了李普曼博士、霍利博士、内森斯博士、伯格博士、桑格博士、吉尔伯特博士等多位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之后,我又在参加各种国际会议时见到了奥乔亚博士、沃森博士、克里克博士、霍拉纳博士等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回国后,我以经团连基因重组研究小组委员会委员的身份参加了由科技厅、文部省、通产省、农林水产省和经团连联合组织的基因重组研究海外调查团,在国外拜见了巴尔的摩博士、阿尔伯博士、利根川进博士等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以后,又再次拜见了利根川进博士。我第二次出国研究进修,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师从安芬森博士(1972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学习蛋白质化学,在哈佛大学的吉尔伯特研究室,跟吉尔伯特博士(1980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学习DNA的碱基排列测定法。在迈阿密温塔学术研究会上还见到了麦克林托克博士(1983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获得者)。回国后,在旭化成研究所的论文发表会上,又遇见了福井谦一博士(1981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

  很早我就有过一个念头,就是以这些和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的交流经历为素材写随笔、小说,或者为培养从事谱贝尔科学奖级研究能力的大学编写教科书。只是由于公务、私事一大堆,迟迟未能抽出时间动手去写。不过在这一期间内,我曾把这些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的逸事集中整理好,在熊本大学给学生上大课,还在面向企业的研究会上做介绍。很幸运,这些大课或介绍获得了好评。曾经出席同一大课和研究会的其他讲师对我说:“应该把你讲的东西写成书,实在太忙的话,可以在电车里抽空写。”这使我受到鼓励,决心动手写作。开始写得很慢,也不顺利。后来由于受到大江健三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激励,每天晚上挤出睡觉的时间拼命写,这样用了大约一个多月的时间写完了初稿。这次写作实践使我切实感受到了时间不是等出来的,而是挤出来的。当我把初稿拿给研究所的青年人看后,他们的反响出奇地好,认为值得一读,应该出版。当然出书必须经得起推敲,不能有错字和语法错误,然而这对于我来讲真是太难了。因为我儿时在中国度过,没有受过系统的日语教育,大学时代看了大江健三郎的小说,受到大江先生的文才冲击,都不敢写文章了。就这样,为了反复推敲文字,书稿又拖了好几个月。幸运的是,我又碰到了化学同人编辑部的平佑幸先生,在他的鼓励和该编辑部井上纯子小姐的努力下,我终于完成了这本书。特别是在加注、制作诺贝尔奖获得者一览表及校阅等诸方面,他们给了我极大的帮助,在此我深表感谢。当然,由于版面的限制,他们也要求我缩短前言、结尾语和我的大部分经历,这也使我感到遗憾。从完成的书稿来看,这些缩减和删除,并不影响全书的效果,但是我仍觉得,有些精彩部分最好能另找机会发表。最后,我期望着能有很多人读我这本书,并从中受到启发,向诺贝尔科学奖发起挑战。我期望有独创性的研究能在日本生根结果,以至有一天世界上的人会说:“要想获得诺贝尔奖,就应去日本留学。”为此,我认为日本的各研究领域应该具体地从有获奖价值的研究入手,培养从事诺贝尔科学奖级的研究能力。我的责任就是在大家的心里点起一把火。我感到我有义务早一天完成这本教科书,使大家把自已所具有的争取诺贝尔科学奖的能力化为实际行动。我就是在这种激情下,努力完成这本书的。

   石田寅夫

   1995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