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吉尔曼博士 1994年获生理学医学奖

 

  “如果你能充分利用别人的发现成果,那么,你有可能获诺贝尔奖。”

  我在东京大学医学院脑研究所工作时,听说过吉尔曼博士的名字,因为他分离、提纯了G蛋白质

  血液中的激素或细胞激动素类等生理活性物质,当它们与细胞表面触须般突起的各种受体结合后,会有已结合信号传给细胞内部或细胞核,使其发挥生理作用。由吉尔曼和马丁·罗德贝尔博士发现、由日本研究人员确定其结构的G蛋白质,是在细胞表面的内侧将受体接受了的信号传导到细胞内部的一种介质,这种介质关系到生物机体的全面运转。

  在发现G蛋白质的过程中,百日咳毒素功不可没,因为该毒素对G蛋白质的机能有阻碍作用,而发现百日咳毒素对G蛋白质机能有阻碍作用的是日本的研究人员。

  人类对细胞内信息传递的研究始于科里夫妇,以后又有E.G.克雷布斯博士、萨瑟兰德博士等人对生物体内磷酸化的研究。如果将来自细胞外的激素等作为第一信使,将在细胞内发挥其作用的物质作为第二信使的话,那么,对许多第二信使进行诱导的最初的“扳机”就是G蛋白质。

  吉尔曼和马丁·罗德贝尔因为发现了G蛋白质而获1994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为什么他们能发现G蛋白质而且获诺贝尔奖呢?

  其实,自科里夫妇开始,人类一直没有停止过这方面的研究。这两位博士只是根据G蛋白质是百日咳毒素的阻碍对象而发现G蛋白质,并且获诺贝尔奖的。

  这个例子说明,在许多获得诺贝尔奖的研究中,日本的研究人员作为研究项目的主要成员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但无论是发明了从事这项研究必不可少的仪器设备,还是利用实验证实了该研究项目的课题,从实质上说,他们仅仅起到了协助获奖的作用,他们的研究本身并没有达到获奖的标准。我想,这或许是因为日本的研究人员将偶然发现的研究结果发展成具有独创性研究的能力大弱的缘故吧,他们的工作成了他人研究的道具,最后仅以帮助他人从事研究的结果而告终。

  发现了将信号从外部传导到内部的中介物质而获诺贝尔奖。

 

阿尔弗雷镭·古德曼·吉尔曼

(Alfred Goodman Gilman)

  1941年生于美国。耶鲁大学毕业。在凯斯西部大学医学院获博士学位。曾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尼伦伯格研究室和弗吉尼亚大学从事研究和教学工作。自1981年起任达拉斯德克萨斯大学的西南南丁格尔中心教授。1994年,因发现G蛋白质而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