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克雷布斯博士 1992年获生理学医学奖

 

  “如果你为人诚实,在科研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地取得进展,那么,也许你能获诺贝尔奖。”

  还是在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一位名叫克雷布斯的博士,他发现蛋白质在磷酸化后可以产生生物活性。一转眼已经过去40年了。

  克雷布斯在西方人的眼中是出名的君子,他为人温和、谦虚,不是那种和别人竞争,强调个人权利的人。对追上来参与竞争的后辈,他总是伸出积极合作之手,不但不把他们看作竞争对手,反而视为合作者。他从来不自命不凡,而是极其认真、老实地从事实验。只有在获得了相当可靠的实验结果后,他才发表论文。所以,他的论文通常比较准确,合乎逻辑,经得住推敲,艺术性也很强。

  他一直在诺贝尔奖获奖者科里夫妇的手下从事磷酸化酶的研究,直到37岁才脱离科里夫妇独立从事研究。他雇用比他年轻两岁的费希尔博士,组成了一对作为学者已经不太年轻的中年搭档。

  1955年,他们提出了论文报告,认为要使无活性的磷酸化酶产生活性,需要ATP(三磷酸腺苷)这种磷酸化合物和镁。第二年,他们证实了无活性物体经磷酸化后可成为活性物体。这以后,有关蛋白质磷酸化或磷酸化酶的研究引人注目,至今,它仍是研究体内信息调节方面的中心课题。1992年,他和费希尔一起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他为什么能发现蛋白质磷酸化并且获诺贝尔奖呢?不用说,在大多数场合下,忠厚老实的性格是不利于竞争获奖的。他几乎用了半个世纪的时间才获得诺贝尔奖,也许就是因为他太忠厚老实了。

  他对实验也抱着老实的态度,一丝不苟地从事蛋白质磷酸化酶的提纯,发现了仅占混合物1%的磷酸化酶以及磷酸化酶被磷酸化后从无活性转为活性,成为有活性的磷酸化酶后,又磷酸化其他磷酸酶,使其具有活性的这种一个接一个地使磷酸酶活性化的连锁反应。

  可以这样说,这种持久的踏实的研究虽然很费时间,但其成果却可以获诺贝尔奖

  从中年才开始独立地从事蛋白质磷酸化的研究,终获诺贝尔奖。


埃文·G.克雷布斯

(Edwin G.Krebs)

  1918年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毕业后,在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曾在华盛顿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得比斯分校、霍华德比奥斯医学研究所等从事研究。因发现控制酶活性的可逆性磷酸化反应,1992年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