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胡伯尔博士 1988年获化学奖

 

  “如果你作为一名研究室主持人,你的研究室设备先进、齐全,那么,一旦遇上最佳研究课题,你有可能获诺贝尔奖。”

  胡伯尔博士的名字,我是在他被宣布为诺贝尔奖获奖人时才知道的。

  胡伯尔主管着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一个结构研究部门。他的研究室主攻蛋白质X射线结晶结构分析,与此有关的各种必要设备齐全。

  要从事蛋白质X射线结晶结构分析,就离不开一般研究室很难拥有的强大的X射线发生装置、自动衍射计、大型计算机系统、图形显示器等设备,所以,只有极少数几个研究室有条件从事这方面的研究。然而,随着布拉格父子(1915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开创的X射线结晶结构分析方法的问世,霍金奇女士(1964年获诺贝尔化学奖)利用衍射法进行了生物体物质分子结构的研究,佩鲁茨和肯德鲁两位博士(1962年获诺贝尔化学奖)用X射线研究了球状蛋白质结构,此后,有望获奖的研究课题就只有难以结晶化的膜蛋白质的结晶结构分析了。这一点,大家心里都是明白的。胡伯尔很幸运,在同一个研究所工作的米歇尔博士恰恰成功地实现了光合作用反应中心复合体结晶化,而且还向他提出了共同研究的要求,希望用X射线对该结晶体进行晶体结构方面的分析。当时,这种结晶存在两大难题:第一,该复合体是分子量高达14万的巨大分子;第二,由于结晶化,该复合体的蛋白质分子被表面活性剂所覆盖。作为X射线结构分析的对象材料,这两个难题还都是未知数。

  胡伯尔将这项任务交给了室里的戴森霍弗博士和一名日本的研究人员,自己则放弃休假日,天天到实验室来了解情况,为这项研究做好后援工作。必要时,他也帮助修理X射线发生装置或帮助合成重原子诱导体。

  幸运的是,他们得到了该结晶体与一般亲水性蛋白质结晶体相同的良好衍射图像。另外,他们还得到了两种重原子化合物,这两种化合物是分析结构时必不可少的物质。最后,他们获得了可以将蛋白质分子与包围在外面的水分子截然分开的效果极佳的电子密度图,从而查明了光合作用反应中心复合体的立体结构。

  这一连串的幸运都源于有好的结晶材料,所以说,胡伯尔的幸运之神是米歇尔。

  1988年,使复合体结晶化的米歇尔以及具体负责X射线分析的戴林霍弗与胡伯尔一起共获诺贝尔化学奖。而第4号人物,也就是那位日本的研究人员得到的只是他们的感谢。更确切地说,在米歇尔研究室工作的那位日本女研究人员,为了丈夫的事业,把自己的工作放在一边,按丈夫的要求逐一制作蛋白质结晶体,提供给胡伯尔研究室作研究材料。事实上,她一直参与了结构分析,但她的名字根本未被列入表上。

  在实验物理学中,以基本粒子的研究为首的,类似用X射线衍射分析晶体结构的研究,是离不开大型装置和昂贵设备的。这种研究获诺贝尔奖的本身,就存在一个评价取向问题。当然,我不打算对研究成果的实用性和独创性吹毛求疵。

  我认为,在从事结构分析的时候,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办法;但是,如果完成这种研究的主要原因是拥有最齐全的设备,也就是说,是依赖于拥有巨额经费才完成的,那么,诺贝尔奖就成了评价筹钱能力的标准了。而两次获诺贝尔奖的桑格博士依靠小额经费,凭借智慧的研究,就成了另一个世界的话题了。

  经费巨大,设备齐全,送上门的结晶分析,获诺贝尔奖。

 

罗伯特·胡伯尔

(Robert Huber)

  1937年生于德国。毕业于慕尼黑理工科大学化学系。自1972年起,在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工作,并且建立了蛋白质结晶学方面为数不多的研究室。1988年因成功地用X射线分析了光合作用反应中心复合体的立体结构,荣获诺贝尔化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