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歇尔博士 1988年获化学奖

  “如果你敢于向技术上似乎还不可能做到,并且从未有人从事过的研究课题挑战,那么,你有可能获诺贝尔奖。”

  我是在东京的研究所一次做研究规划时,从科学文献上看到米歇尔博士的名字的。文献中提到了他在膜蛋白的结晶化方面获得的成功。

  米歇尔博士长年从事细菌视紫红质这样一种光合成细菌的光合成色素的研究。自从他来到德国的马克斯·普朗克生化研究所以后,他就一直以这些为研究材料,向当时被认为是最不可能实现的光合作用反应中心复合体的结晶化挑战。

  为什么呢?根据他长期与细菌视紫红质打交道的经验,只要让他挑选,他便会选中这种材料。他认为,膜蛋白质的分离和提纯并不是不可能的。他有一种感觉,膜蛋白质的结晶化不是梦。他知道,他所在的研究所内就有一个在蛋白质X射线结构分析方面全球屈指可数的胡伯尔研究室,可以有效地用X射线分析晶体蛋白质的结构。另外,承担光合作用能量转换的反应中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复合体,要查明其分子结构,就必须先查明其立体结构,只是因为缺乏从事X射线晶体分析的人手。

  他用细菌视紫红质结晶化时用过的表面活性剂,使反应中心复合体成为可溶化的。同时,他应用了一种使双亲媒性分子共存的技术。这种双亲媒性分子比表面活性剂更小。所以,实际上他只用了两年时间,就使复合体结晶化获得成功。而且,在胡伯尔研究小组的大力支持下,还利用X射线结晶分析明确了反应中心复合体的立体结构。1988年,他和胡伯尔研究小组共获诺贝尔化学奖。

  米歇尔为什么能使光合作用的反应中心复合体结晶化,并且获诺贝尔奖呢?

  在他之前,许多研究人员曾向这个在当时技术上几乎达不到的课题挑战,因毫无成果而遗憾一生。他作为从事这项科学研究的后来人,遇上了技术进步的大好时机,及时地向这一课题发起新的挑战,终于获得了诺贝尔奖

  可见,要成功,除了人的能力以外,适当的时机和场所也是很重要的。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就是这个道理。米歇尔也不例外,他利用细菌视紫红质研究方面的技术,成功地使膜蛋白质可溶化和结晶化,同时又得到了同一单位的X射线结构分析权威胡伯尔的通力合作,天时、地利、人和三因素齐全了,不可能也就成为可能了。

  另外,由于获奖,我们还发现,这里隐含着一对夫妇的爱和泪的动人故事。故事的一方是在米歇尔研究室工作的日本女研究人员,她的工作是逐一制作X射线衍射用的结晶体,然后提供给胡伯尔研究室;另一方是在胡伯尔研究室工作的日本男研究人员,他的工作是用这些结晶体逐一拍摄出这些结晶体的X射线衍射照片。

  天时、地利、人和,使不可能成为可能,不失时机地发起新的冲击,获诺贝尔奖。

 

哈特穆特·米歇尔

(Hartmut Michel)

  1948年生于德国。先后在图宾根大学、慕尼黑大学就学。在维尔茨堡大学取得博士学位。1987年起在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工作。因确定了光合作用反应中心复合体的立体结构,1988年获诺贝尔化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