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根川进博士 1987年获生理学医学奖

 

  “如果你为了达到某种科研目标,抱有宁愿牺牲各种常理、人情的坚强信念,那么,你有可能获诺贝尔奖。”

  初次见到利根川进博士是在罗体制药公司的巴塞尔免疫研究所。当时我作为基因重组研究海外调查团的成员,到该所听取有关免疫基因DNA(脱氧核糖核酸)片段重组后成为有活性的基因的成果说明。早就听说利根川进博士是研究界有名的“怪人”,为了不浪费时间,他拒绝任何采访。我们有思想准备地向他提出了拜访请求。谁知他不但接待了我们,而且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向我们讲述了这项研究的发展状况。

  第二次见到他是1980年11月29日的晚上,在美国华盛顿郊区的一家饭店。参加会见的还有他在京都大学时代的老师。他对我们谈了他的近况及其向诺贝尔奖冲击的研究计划。他认为,即便具备了从事诺贝尔奖级研究的能力,也未必能从事这一研究。诺贝尔奖级的研究不但要求从事这一研究的人在年轻时就能抓住课题,还要求这个人有人事权和财权,以保证最佳的研究环境和条件。

  利根川进博士选择巴塞尔免疫研究所作为自己的研究基地,就是因为该所主攻的研究领域是微生物遗传学。在这里,研究人员可以很快掌握最新的基因工程技术,获得有可能攻下的免疫课题及与免疫有关的丰富知识。他很幸运,该所所长本人就是诺贝尔奖获得者,他授予利根川进支配人力、物力的权力。当然,在时机和条件都具备的情况下,剩下的就是流血流汗地苦干了。

  有条件从事诺贝尔奖级研究的机会来之不易,利根川进博士一头扎进研究中去。他拒绝采访,排除一切干扰,废寝忘食地工作。同时,他也这样要求其同事,因此得了一个“奴隶主”的恶评。

  他说:“遗传基因是由有遗传信息的部分和无遗传信息的部分组成的。你试想一下,就像一个从受精卵到胎儿直至分娩的全过程一样,我们将原来分散的基因片断重新进行编排,使这个合成的基因不断成熟,这是多么富有戏剧性的成果呀!

  “当然,这一领域的研究中心在美国,巴塞尔研究所虽然给了我机会,但有可能的话,我还是想搬到美国去。不过,不是现在,否则要输给对手了。无论怎么说,在获胜期到来之前,我不过是民办研究所的一名普通研究人员。在这里,得到所长的理解,可以按自己的想法进行研究,也可以任意花销。”

  出于以上原因,尽管美国的几所大学相继给他发来了邀请,他也没动心,一直坚持在巴塞尔取得胜利。这件事也证明了他对获诺贝尔奖的自信。他说:“在巴塞尔研究的是B细胞的免疫基因,所以今后打算从事T细胞的免疫基因的研究。从研究的环境、学生的能力和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多寡考虑,我准备去马萨诸塞大学。”他返回巴塞尔时,实际上已经是马萨诸塞大学的教授了。1987年,他因免疫遗传基因的业绩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利根川进为什么能获诺贝尔奖呢?不用说,他能够获奖的原因首先要归功于他能正确地选择有望获奖的研究课题以及最佳时机和条件,使自己在毫无后顾之忧的情况下向诺贝尔奖级的研究冲击。而巴塞尔研究所所长的英明之处在于他授予了有才华的年轻学者从事研究所必要的人权和财权。我想,可以这样说,他实际上是将诺贝尔奖交给了利根川进。

  如果你年轻,就把全部精力放到最高水平的研究上去;如果你不年轻,那么,就给那些年轻且有才华的青年学者以人、财、物的支持,这样,你的学生或部下就有可能获诺贝尔奖。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剩下的就是流血流汗地苦干了。

 

利根川进

(Susumu Tonegawa)

  1939年生于日本的名古屋。京都大学理学院化学系毕业后进入该大学病毒研究所进修。后来去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留学,获博士学位。曾先后在索克尔研究所和巴塞尔免疫学研究所任职。1981年起任麻省理工学院的大学教授。1987年因从基因角度阐明了产生多样性抗体的途径而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