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巴尔的摩博士 1995年获生理学医学奖

 

  “如果你在高中时代遇见了自己所崇拜的偶像,并且一生都在追随着他,那么,你有可能获诺贝尔奖。”

  我随日本“基因转换研究海外调查团”访问麻省理工学院的时候,认识了巴尔的摩博士。他留着一脸络腮胡子,就像《旧约》中的法利赛人(古代犹太教一个派别的成员)。

  那还是在高中时代,巴尔的摩参加了哺乳类遗传学研究所举办的一个暑假讲习班。在讲习班,他结识了比自己年长4岁的大学生特明。特明讲的许多生动有趣的生命现象强烈地吸引着巴尔的摩,他把特明看做自己崇拜的偶像,为此,特地报考了特明当时在学习的大学。不同的是,特明的专业是生物学,而他则选择了化学。他想,学习完化学,要像特明那样向生命现象挑战。

  特明大学毕业后,致力于RNA型病毒(含遗传物质的病毒)的研究。他认为,正常细胞一旦感染了RNA型病毒,必须先以这种病毒的RNA为模板,合成出与其互补的DNA,然后再以这种DNA为模板,繁殖出RNA型病毒。这就是特明提出的原病毒繁殖学说。这个原病毒学说当时没有得到学会的承认,原因是没有实证。只有巴尔的摩相信自己的偶像。为了证实这一学说,他设法从小白鼠的白血病病毒中抽取出一种酶,然后利用酶的催化作用,在试管内,以从病毒中抽取的RNA为模板,合成出了可以原封不动地复制RNA的碱基排列顺序的DNA。

  当他向特明报喜时,特明也宣布,从鸡的肿瘤病毒中抽出了相同的酶。于是两人分别在《自然》杂志上同时发表了各自的论文。

  大家知道,特明的学说由于缺少实证,长期得不到承认。打个比方,特明好比徒手走进生命之林,虽然发现了宝物,却无法拿出来示于人。现在,化学家巴尔的摩的实验不但证明了特明的学说,还使他荣获1975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巴尔的摩自己也与偶像一起分享了这一殊荣。

  他为什么能获诺贝尔奖?难道就因为在高中偶然遇到了给自己指出了人生目标的偶像吗?

  高中时代是最容易产生崇拜和理想的时代,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人放弃了青春时期的理想,或随着事业的成功,与偶像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最终淡泊了对偶像的崇拜。巴尔的摩的不同之处在于:在产生崇拜和理想的同时,就已经决定学习化学,将来要向生命现象挑战。在掌握了向生命现象挑战的必不可少的技术和手段后,马上又从偶像处“借用”了现成的课题,他岂有不成功之理。可以说,在哺乳类遗传学研究所的那次会见,是导致后来两人共获诺贝尔奖的契机。

  命运让他们相遇,各自的努力又让他们同获诺贝尔奖。

 

戴维·巴尔的摩

(David Baltimore)

  1938年生于美国。斯沃思莫尔学院毕业后,在洛克菲勒大学获博士学位。曾在加利福尼亚索尔克研究所等单位从事研究。由于在,J、白鼠白血病病毒中发现了依附于病毒RNA的DNA反传递酶而获1975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