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特明博士 1975年获生理学医学奖

 

  “如果你是一位实事求是地看待事物,实事求是地思考问题,遇到想不通的事情或现象,马上就记在本子上的人,那么,你有可能获诺贝尔奖。” 

  我在应用微生物研究所工作的时候,曾在《病毒学》杂志上看到特明博士的一篇论文,写的是RNA型病毒(含遗传物质的核糖核酸病毒)在繁殖前必须先重新合成DNA。当时,关于生命信息的主流学说认为,由DNA传递到RNA,再从RNA传递到蛋白质,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中心法则”。所以,论文所述RNA型病毒的繁殖必须有DNA的参与,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大概除他本人外谁也搞不清。

  特明在学生时代就在杜尔贝科的指导下提出了劳斯肿瘤病毒的定量测定法。不过当时还有许多疑问,如感染了病毒的细胞为什么会继续繁殖?细胞内是否产生了某种形态上的变化?感染后多长时间细胞会产生病毒?特明平时走路,手中总拿着个便条本,脑子里一出现疑问,就一一记录下来。当他成为助教以后,他就开始研究便条本上的问题。他首先查明,受到癌病毒感染的细胞在出现癌变的时候,会产生形态上的变化;在发生变化之前,细胞内会产生RNA型病毒。在做这些实验时,他把遇到的问题,如为什么细胞会发生形态变化?细胞的基因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为什么必须先有DNA的合成?等等,都逐一记在本子上,以后再继续做实验,解决这些问题。

  特明认为,RNA型病毒的繁殖必须以DNA的重新合成为条件。RNA型病毒与新合成的DNA有其互补性,所以一旦感染上RNA型病毒,首先要以RNA型病毒为模板,合成出DNA,然后再以这种DNA为模板,合成出RNA型病毒。RNA型病毒的繁殖就是按这种程序进行的。

  实事求是地解释实验数据,这种思考方式应该说任何人都可以做到。然而许多人都认为“中心法则”是不容怀疑的,所以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愿承认复制RNA之前应先合成DNA。总之,不愿承认生命信息是从RNA传到DNA的这种学说。谁都对他的实验吹毛求疵,把他的理论看做是谬论。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当时已发现了以DNA为模板合成RNA的酶,而未发现以RNA为模板合成DNA的酶。如果没有酶的作用,是根本无法合成DNA的。

  就这样,实事求是地解释实验结果的特明发表了他的论文,结果受到肿瘤学会给予他的孤立。而支持他的学说的是一位在他的实验室留学的日本年青学者。他认为,要证实特明的学说,只有找出以RNA为模板合成DNA的酶。为此,他收集了大量的RNA型病毒,加以催化,终于合成出了DNA。

  特明给这种酶命名为“反传递酶”。考虑到论文一旦发表会被别人盗用,他在论文发表前特地先向肿瘤学会作了口头发表,引起了极大的反响。由于当时这种酶还未能提纯,许多人对此表示怀疑。但是,以巴尔的摩博士为首、还有其他人也证实了他的实验,所以特明学说总算得到了学会的承认。1975年,他因此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这种“反传递酶”后来成为生物工程学的关键物质。

  他总是随身携带便条本和铅笔,一产生疑问就记下来,然后根据这个记录进行实验,直至获诺贝尔奖

  实事求是,不怕权威,不怕孤立,获诺贝尔奖。

 

霍华德·马丁·特明

(Howard Martin Temin)

  1934年生于美国。他先后就读于斯沃摩尔学校和加利福尼亚理工科大学。自1969年起,任威斯康星大学教授。因发现劳斯肿瘤病毒中与RNA互补的DNA反传递酶,1975年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1992年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