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F.雅各布博士 1965年获生理学医学奖

 

  “在失去了人生最重要的东西——健康之后,如果你能改变初衷,选择适合自己的事业,那么,你有可能获诺贝尔奖。”

  雅各布在巴黎大学医学院就读期间,爆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法国被德军占领。他参加了戴高乐的流亡政府,以一名军医的身份活跃在北非战场。后来,他在战场上负了重伤,住了很长时间的医院。战后,他又返回医学院,继续学习。不过,由于身上有伤,他不得不打消当外科医生的念头,转而去攻读微生物学。直到34岁,雅各布才获得博士学位。与一般科研人员相比,这算是起步较晚的了。不过,这时恰好是微生物学从单一的分类学变成遗传学的时期。

  雅各布在巴斯德研究所的雷沃夫研究室工作。他和比自己早10年开始研究微生物的莫诺一起,提出了有关基因显现的调节机制新概念。

  后来,板仓博士等人在遗传工程学的蛋白质合成中采用了调节基因的概念,证实了调节基因的存在。

 

操纵子 在调节基因的控制下,步调一致地接受调节的一群基因。通常情况下,合成mRNA的RNA聚合酶与助聚剂(助催化剂)结合,然后开始转录。但是一旦阻遏物——蛋白质与操纵基因结合,RNA聚合酶便无法与助聚剂结合,从而抑制了转录。另一方面,如果存在诱导因子(某种酶的诱导作用)的话,阻遏物将失去活性,转录将重新开始。

  由于发现了调节基因,1965年,雅各布和莫诺以及雷沃夫一起荣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他为什么能提出调节基因的概念并且获诺贝尔奖呢?

  我想,如果他没有在战场上负重伤,世界上也许会多一位著名的外科医生而失去一项诺贝尔奖级的研究吧。另外,和雅各布一起从事研究的莫诺,尽管直到和雅各布合作之前也没有取得过什么令人瞩目的成果,但是他在摩尔根博士的研究室学到的遗传学知识和设想,对他们的研究发挥了巨大作用。这样的两个人结合在一起可谓如虎添翼。实际上,从事这项工作的,除雅各布和莫诺以外,还有错过获奖机会的第四号人物——巴尔德。我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时候,巴尔德博士正好任该大学生物学院的主任教授。他曾笑着对我解释:“通常人们把我们从事的调节基因实验按照巴尔德、雅各布及莫诺的名字顺序称为‘巴-雅-莫实验’。我虽然没能获奖,但我究竟是不是该实验的发起人,只要从实验的爱称叫‘睡衣’就可以清楚了”(巴-雅-莫连起来念的发音与英语的睡衣发音相近——译者)。当然,雷沃夫博士及时地给他们提供了极好的研究场所,也是条件之一。这是在天时、地利、人和齐备的条件下,从一开始就瞄准诺贝尔奖进行冲刺的范例。

  因受重伤,无法当外科医生,只得去研究微生物学,因发现调节基因而获诺贝尔奖。

 

弗朗索瓦·雅各布

(Francois Jacob)

  1920年生于法国。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中断了在巴黎大学医学院的学业,以军医的身份随部队开往北非。战后,因战争期间负过重伤,不得不放弃医生职业,改行从事微生物研究。由于发表了有关生物体蛋白质合成中的遗传调节机制方面的操纵子学说、DNA复制中的遗传性调节机构的模型、复制子学说等,1965年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