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H.C.克里克博士 1962年获生理学医学奖  

  “如果你是一位想象力丰富、思想活跃的理论家,那么,你有可能获诺贝尔奖。”

  在美国留学期间,我经常出席各类学会的学术报告会,因此有机会在各种场合多次见到克里克博士。与沃森博士的体格瘦弱、其貌不扬相反,克里克博士身材高大魁梧。他与其说是位学者,不如说更像一个保镖。

  克里克在与沃森一起提出脱氧核糖核酸双螺旋结构模型后,又相继提出了一系列学说。例如,他假定遗传信息的传递过程是从脱氧核糖核酸(DNA)到核糖核酸(RNA),再到蛋白质的过程;他提出了遗传信息传递方向的“中心法则”;他预言有信使RNA存在,RNA负责遗传信息的传递;

  他还预言存在将信使RNA的碱基置换成氨基酸,并翻译(复制)成蛋白质的转移RNA;他提出了遗传密码是由三碱基顺序排列组成的“三联体”学说;并指出,生物体的进化是由于DNA的碱基变化引起了分子进化。几乎可以说,这一领域的进步,其实就是别的研究人员在不断检验克里克提出的学说并设法证明它的过程。

  克里克至今仍然是站在科研第一线的理论分子生物学家。他不断收集许多研究人员提出的模糊的实验数据,又不断提出自己的学说。1962年,他和沃森一起获生理学医学奖。现在,他担任索尔克研究所所长。

  他为什么能和沃森一起提出了DNA的双螺旋结构模型并获诺贝尔奖呢?对别人的数据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设想,然后便在理论上评头论足的人很多,然而这些人得不到奖。克里克与这些人的不同之处在于:他能够将相互矛盾的各种实验结果的树干与枝叶区别开来,果断地削去枝叶,露出树干,开拓出前进的方向。也就是说,他能够在分析的基础上,提出一个能够作为其他研究人员的指导方针的高水平的学说。

  与熟悉生物化学的人联手,让自己的思想机器全速运转,最终获诺贝尔奖。

 

弗朗西斯·亨利·开普顿·克里克

(Francis Harry Compton Crick)

  1916年生于英国。伦敦大学物理系毕业后进文学院学习,困二战爆发,中断学业。后在卡迪文什研究所结识了沃森,开始从事脱氧核糖核酸的结构研究。1962年被授予诺贝尔奖。1977年移居美国。在索尔克研究所任研究员,后任加利福尼亚大学副教授,现任索尔克研究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