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梅达沃博士 1960年获生理学医学奖

 

  “如果你有机会和医生并肩工作,那么,你有可能获诺贝尔奖。”

  在医学研究所工作时,我发现我们选择的抗癌物质具有一种免疫调节性质,这时我才第一次听说了梅达沃博士的名字。

  梅达沃在牛津大学学习动物学,毕业后,在诺贝尔奖获得者弗洛里博士指导下从事病理学研究,从此对医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梅达沃受政府委托,研究烧伤病人的植皮手术,为此,他必须与外科医生合作,共同研究。

  在研究中,他注意到第二次的植皮比第一次的植皮脱落得更快。这个现象对外科医生来说是众所周知的,不是什么新鲜事。可梅达沃觉得很奇怪。这以后,梅达沃才真正开始了皮肤移植的研究,直到用兔子和白鼠做试验,发现了免疫耐受性。

  梅达沃因发现获得性免疫耐受性现象,1960年与提出“获得性免疫的无性繁殖选择学说”的伯内特一起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他为什么能获诺贝尔奖呢?

  他和外科医生一起参加烧伤病人的植皮手术,亲眼目睹了移植他人皮肤后皮肤剥落的过程,这激励他努力探索这种现象的奥秘,终于发现这是抗原抗体反应所造成的。反过来,他又发现了能使移植皮肤不剥落的现象,也就是获得性免疫耐受性

  对专家而言是司空见惯的现象,对外行就是不可思议的,这种巨大的反差形成了一种碰撞,逐渐发展成了诺贝尔级的研究。反差碰撞有时对发明和发现是非常必要的。

  外行人钻研内行人司空见惯的现象,获诺贝尔奖。

  彼特·布朗·梅达沃(Peter Brian Medawar) 1915年生于巴西。在英国受教育,毕业于牛津大学。先后任伯明翰大学教授、伦敦国立医学研究所所长等职务。他用白鼠做皮肤移植试验,发现了“获得性免疫耐受性”现象。1960年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1987年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