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奥乔亚博士 1959年获生理学医学奖

 

  “如果你是一位每天一早赶到实验室和同事们一起观察试验样品的实验室负责人,并且能一眼注意到意外的试验样品,那么,你有可能获诺贝尔奖。”

  我是在普林斯顿大学留学期间认识奥乔亚博士的。作为西方人,他的个头略显矮小。他肤色浅黑,目光敏锐,笔直的鹰钧鼻造就了一副严厉的面孔,外加一口西班牙式的英语……总之,给人第一印象是很难接近。直到我们真正认识交谈起来,我才发现他其实是一位非常亲切的教育家。

  奥乔亚博士的贡献在于发现了能够合成核糖核酸(RNA)的酶。经过大致是这样的:1954年,奥乔亚在克雷伯氏循环、固定二氧化碳、脂肪酸代谢等酸的功能方面取得一系列研究成果,当时已成为该领域很有影响的人物。有一次,他让一名女技术人员把辅助腺苷二磷酸磷酸化后合成腺苷三磷酶的酶分离出来。

  那天,女技术员碰巧有事回家,停止了实验,将调配好的混合液烧杯放进冰箱,准备第二天再完成分离提取的工作。第二天,当她从冰箱中取出烧杯一看,大吃一惊。混合液已经凝固,就像吃剩的鱼汁放进冰箱后变成的鱼冻一样。女技术员匆匆将这杯凝固的混合液放在试验台上,又急忙重调了一杯混合液。

  事有凑巧,奥乔亚这时恰好走了进来:“What new today?”(这句话在科研人员之间就意味着“早上好。”)女技术员十分抱歉地说:“昨晚我有事停止了实验,所以今天什么结果也没有,您大概要多等一些时候了。”

  奇迹就在此时发生了。奥乔亚一眼看到烧杯中的凝固物质。他拿起烧杯,仔细地观察了好一会儿。突然,他兴奋地抱住女技术员,大声喊道:“我发现了!我发现了能够合成核糖核酸的酶了!”

  他立即组织研究室的全部力量寻找这种可以合成腺苷三磷酸的酶,工作重心也随之转移到如何分离即提取这种酶的研究上。1956年,酶的分离成功。1959年,他为此获诺贝尔奖

  的确,这种酶可以合成核糖核酸,但这种合成反应还只能在烧杯内的某种特殊条件下发生,生物体内还无法产生这种反应。相反,在获奖的第二年他还证明了这种酶可以分解核糖核酸。事实上,由那位女技术人员偶然促成、由奥乔亚发现的核糖核酸合成反应不过是核糖核酸分解酶的逆反应。尽管奥乔亚后来用这种酶合成了各种人工核糖核酸,企图从中发现其生理意义,但始终未能如愿。

  就在这时,尼伦伯格博士(1968年获生理学医学奖)用奥乔亚合成的人工核糖核酸——尿苷酸作为破译遗传密码的工具,破译了苯基丙氨酸的遗传密码是尿苷·尿苷·尿苷酸。

  奥乔亚得到这一信息后,马上回到实验室,投入到破译密码的研究中去。他先用自己发现的酶,合成出各种人工核糖核酸,然后逐一投到尼伦伯格的密码反应中,一个月内就破译了6种遗传密码。由于具有密码功能的核糖核酸中都加放了尿苷酸,因此可以推断,全部氨基酸的密码中都有尿苷酸存在。此时的奥乔亚,其气势几乎淹没尼伦伯格的业绩。

  然而奥乔亚太不运气了。由于尼伦伯格的破译密码反应还不完善,如果不在核糖核酸中加放尿苷酸这种成分,反应就不发生。这对奥乔亚可是不小的打击。

  双方竞争的结果是这样的:尼伦伯格修正了密码反应机制,核糖核酸中不加入尿苷酸,例如加入聚腺苷酸的核糖核酸也可以反应,还能合成聚赖氨酸这种蛋白质。也就是说,在氨基酸的密码中不一定非加入尿苷酸不可。奥乔亚用完善后的反应机制破译了密码,从量上压倒了尼伦伯格,但在独创性上败给了对手。

  我当研究生时,每月必看科学杂志,对两位学者间的竞争抱有很大的兴趣。结果,他们双方打了个平手。由于破译了遗传密码,尼伦伯格博士获诺贝尔奖。其实,在合成破译工具——核糖核酸以及增加破译数量方面,奥乔亚的确占了上风,只是由于独创性不及对手而从获奖名单中滑了出去。

  奥乔亚的过人之处在于他从未放过他遇到的偶然的现象。当他的直觉感到某一现象的重要性时,他发挥了应有的领导才能,把研究推向了正确的方向。从发现可以人工合成核糖核酸的酶并用于破译遗传密码的角度来看,奥乔亚的获奖是当之无愧的。

  刚一发现RNA的合成酶便贸然下结论,但最终获诺贝尔奖。


塞维罗·奥乔亚

(Severo Ochoa)

  1905年生于西班牙。马德里大学医学系毕业。曾在海德堡·威廉研究所的迈尔霍夫指导下留学,从事大脑生化研究。1941年赴美,先后在纽约大学、罗休分子生物学研究所从事研究。因合成核糖核酸获1959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1993年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