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赖希施泰因博士 1950年获生理学医学奖

 

  “如果你有冷静的头脑和非凡的技能,那么,即使是半途出家,你也极有可能获诺贝尔奖。” 

  在介绍肯德尔和亨奇两位博士的文章中,我曾多次提到他们强有力的瑞士竞争对手,这个对手的名字就是赖希施泰因博士。

  赖希施泰因生于波兰。他在瑞士的苏黎士理工学院学化学,靠一边在公司工作,一边在母校继续研究,取得博士学位。之后,他辞去工作,在母校的有机化学教研室担任讲师,从事类固醇的研究。为了寻找有关更实用的天然物质的课题,他认识了荷兰Organon公司的科技部长。

  Organon公司科技部长让他阅读了肯德尔博士分离肾上腺皮质激素并鉴定其生化性质的论文,希望他能从事鉴别、合成皮质激素的研究。赖希施泰因被说服了,与Organon公司签订了共同研制皮质激素的合同。合同规定由赖希施泰因负责从该公司提供的粗制皮质提取物中分离其活性物质,而Organon公司则负责测定活性物质的生理功能和机制。

  他从事的只是能够充分发挥其天才技能的那部分实验工作,其他工作都交给Organon公司完成。这种天衣无缝的合作形式使他们的研究进程很快就超过了肯德尔博士。他们从皮质提取物中分离出26种化合物,明确了其中11种化合物的结构,最具活性的醋酸氢化可的松的结构也在其中,还成功地合成了醋酸氢化可的松的母体——可的松,从学术研究上也压倒了肯德尔,因此获1950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他为什么能合成出皮质激素,而且获得的不是诺贝尔化学奖而是生理学医学奖?

  很显然,赖希施泰因刚刚涉足这一课题时,肯德尔博士已经分离出皮质激素的结晶体,并且部分地明确了其化学、生理学性质。为了进一步鉴别皮质激素,他们已经准备进入人工合成阶段,并且对临床效果抱着很大期望。若是一般科研人员,一定会因起步太晚,对这样的项目退避三舍。也许是赖希施泰因对自己在有机化学方面的才能非常自信,他终于挑起了一场鉴别皮质激素的“世界大战”。这是以赖希施泰因与Organon公司为一方,以肯德尔博士与帕克·戴维斯公司为另一方的战斗。特别是在合成方面,实际上是瑞士研究小组与由耶鲁、芝加哥、普林斯顿等大学和麦尔克公司、斯奎普公司以及肯德尔博士的梅奥财团组成的庞大的美国国家级项目间的战斗。然而,每一次却都是赖希施泰因获胜。

  赖希施泰因在学术上战胜了美国国家级项目,这其实就是人才战胜国力的事例。当然,他在药物的实用化方面输给了美国,我认为,这恰恰是战时体制下国力发挥作用的典型事例。

  若在和平时期,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例如,美国国家项目开发出的合成法,其步骤复杂,多达数十个环节。而美国的阿普琼制药公司的皮塔逊博士等人却开发出了利用微生物的氧化反应生产法,仅需一步,即可完成。虽然是实用化研究,但其中的根本原因不在国力而在人才。

  异军突起,后来居上,成功地合成可的松,获诺贝尔奖。

  塔迪尔斯·赖希施泰因 (Tadeus Reichstein) 1897年生于波兰,1914年移居瑞士。在苏黎士理工学院学化学,靠勤工俭学获得博士学位。后转到巴塞尔大学工作。因从皮质激素中分离出近30种类固醇化合物,而且化学合成了这些物质,1950年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