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肯德尔博士 1950年获生理学医学奖

  “如果你在学问上缺少竞争力,但在某种机遇下进入了医药公司,并充分发挥了自已的开发能力,那么,你有可能获诺贝尔奖。”

  大家也许还记得,在介绍亨奇博士的文章中,我提到过肯德尔博士的名字,因为他是“可的松”的3位发明人之一。

  肯德尔在哥伦比亚大学学化学,毕业后进入帕克·戴维斯制药公司,从事甲状腺素的研究。以后又先后在纽约圣鲁克医院以及梅奥医院生理化学部工作。

  1930年,一位名叫哈托曼的人患了阿狄森病。他全身皮肤呈黑褐色,体质极差,若不采取必要的措施,必将衰竭死亡。后来,医生用牛犊的肾上腺皮质提取液才挽救了这位患者的生命。人们给这种提取液中的有效成分取名为皮质激素。

  肯德尔看到这篇报道后,马上着手进行分离提纯皮质激素的试验。为了保证提取原料的来源,他与从前工作过的帕克·戴维斯制药公司签订了合同,把该公司用于提取肾上腺素的副肾中的皮质部分留给肯德尔实验室使用。后来又陆续与其他制药公司签订了同样的合同。就这样,肯德尔实验室几乎成了皮质激素制造厂。他们一共用了近3万公斤的副肾。

  经他分离提纯的皮质激素是一种脂溶性化合物与具有高度亲水性的类化合物的混合物。他从这种混合物中分离出8种化合物。他认为,其中化合物质E的皮质激素活性最大。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瑞士出现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他们从皮质激素中分离出了26种化合物,并且明确了其中11种化合物的结构,远远领先于肯德尔。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肾上腺皮质提取液曾被用于小型试验,结果发现,该物质可以大大提高人的抗氧能力。于是,美国马上以国家级规模大力开发肾上腺皮质激素的合成研究。由肯德尔博士负责,麦尔克、斯奎普等大型制药公司也参与了研制合成工作。

  尽管在化合物结构的研究上输给了瑞士的研究小组,但这次有大制药公司加盟,并且列入了国家级项目,肯德尔下决心一定要取得胜利。遗憾的是,这次还是让对手抢了先。不过由于合成步骤复杂,提取率在千分之一以下,其实用意义并不大。

  肯德尔马上又转而研究皮质激素的工业性生产。在麦尔克制药公司的支援下,他终于制成了900克肾上腺皮质激素。

  药是合成出来了,但只有和他在同一机构从事关节炎研究的亨奇博士申请做临床试验。亨奇博士的关节炎患者得到一天一次肌肉注射100毫克的皮质激素的试验性治疗,结果患者的病状有了明显改善。这距离肯德尔分离出皮质激素的化合物E(后认定就是可的松)已经整整过去8年了。

  第二年,肯德尔与实施临床试验的亨奇博士以及瑞士的竞争对手一起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他为什么能够大量合成肾上腺皮质激素并获诺贝尔奖呢?

  第一个显示出肾上腺皮质提取液效果的是患阿狄森病的哈托曼。肯德尔是在看到有关论文后才分离出化合物E的,而且还比瑞士的对手迟了一步。他所做的不过是将大制药公司拉了进来,并使该项目成为国家级研究项目,故而能合成出900克皮质激素,其数量是亨奇博士临床所必需的300毫克的3000倍。所以说,尽管他缺少学问上的独创性,但由于他的努力,皮质激素有了实用的可能,为医学发展作出了贡献。

诺贝尔奖虽说是一项科学奖,但它并不仅仅评价纯学问上的业绩,而是以对人类的贡献大小为尺度,这也是诺贝尔奖有别于其他科学奖的一个原因。还有一个依据,那就是看普通国民对该项诺贝尔奖关心程度的高低。

  与药厂合作,借助国力合成肾上腺皮质激素,获诺贝尔奖。

  爱德华·卡尔文·肯德尔(Edward Calvin Kendall) 1886年生于美国。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哲学博士学位后,进入帕克·戴维斯制药公司工作,从事甲状腺素的研究。自1914年起,直到退休,他一直在梅奥医院工作。因其在肾上腺皮质激素的分离、合成方面的业绩,1950年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1972年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