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何赛博士 1947年获生理学医学奖

 

  “如果你是个超级天才,那么,你有可能获诺贝尔奖。”

  何赛出生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母亲是一位精明强干的护士。何赛小时候在家里接受了特殊的早期教育,据说幼年时的智力测试指数高达250以上,可谓天才少年。何赛14岁就考入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17岁进入该大学医学院,24岁成为教授。也是在24岁的时候,他发表了有关脑下垂体的论文,取得了医学博士学位,同时获大学奖。有人说:“天才长大后就是普通人。”何赛呢?他长大后虽然没有能成为超人,但还是留有一些痕迹。年纪轻轻就历任兽医学院教授、医院院长、国立微生物学研究所卫生部长、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医学院生理学教授和生理学研究所所长,成为这一领域的权威。后来,由于支持民主,抗议军人独裁政权,何赛在56岁的时候失去了公职。为了继续从事实验,他在自己家中建立了实验室。当时还没有有色层分离法,也没有可以测量微量荷尔蒙的放射免疫测定技术。他先摘除脑垂体,再注射脑垂体前叶抽取物,然后观察患糖尿病的狗的存活期是多少,尿中糖的含量是多少等等。他就是用这些定性的或是半定量的方法,间接测定血液中糖的代谢,明确了脑垂体前叶的抽取液与血糖调节之间的关系。为此,在他60岁的时候获1947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他为什么能判明脑垂体激素与血糖调节有关并获诺贝尔奖呢?的确,他24岁就已经是教授了,但是他真正从事尖端级研究却是在56岁似后。那时,他失去了大学公职,只能在自家实验室继续工作。60岁获诺贝尔奖在年龄上是迟了一些,但我认为是艰苦的环境给了他灵感。他当时只是一个受到军人政权迫害、丢了工作的普通市民,但他觉得自己对阿根廷生理学界负有责任,应保护年轻有为的科研人员免遭军人政权的迫害。他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医学院教授过的学生之一卢里亚,就是因不堪忍受迫害才移居美国,到科里夫妇的实验室工作的。何赛利用自己的威望,向企业募捐经费,建立私立生物化学研究所,呼吁卢里亚回祖国工作。卢里亚正是在回国后才发现了糖元合成的过程以及合成酶的。他的这一发现也证明科里夫妇发现的酶在生物体内是无法合成糖元的。后来卢里亚因此项发现而获得诺贝尔奖。如果他一直在科里实验室工作,这个发现是不可能产生的。

  天才少年,但直到晚年才战胜逆境而获诺贝尔奖。

  贝纳多·阿尔贝托·何赛(Bernardo Aloberto Hous-say) 1887年生于阿根廷。14岁考入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药理系,毕业后又考入该大学医学院。在校期间,他就担任了该大学兽医学院的讲师,毕业的同时升为教授。1943年受到阿根廷军人政权迫害,失去公职。但他建立私人实验室,继续自己的研究工作。1947年因发现脑下垂体前叶激素在糖代谢中的作用而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1971年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