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J.P.多马克博士 1939年获生理学医学奖

 

  “如果你始终保持年轻时代产生的使命感,那么,也许你能获诺贝尔奖。”

  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旧中国的东北山野到处是无家可归的难民。那时,父亲一边不断地为那些死于白喉、伤寒的人们念圣经送葬,一边自言自语说:“要是有多马克博士开发的磺胺药就好了。”那时,我们这些人就靠喝刷牙粉代替磺胺药预防疾病的。多马克当医生的时候曾经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亲眼目睹了东部战线的士兵因患痢疾、霍乱、伤寒等传染性疾病而死亡,医生们则束手无策的情景。年轻的多马克暗暗发誓:“万一我能活着回去,一定专攻新的化学治疗方法,研制出可以消灭这些疾病的药物。”

  离开部从后,多马克在伍柏塔尔一家染料公司工作。一天,他试验用一种橘红色的染料给细菌着色,结果发现落在培养基中的色素周围形成一个细菌圈,也就是说,有橘红色液体的地方,细菌都死了。这是他第一次发现百浪多息(橘红色液体的商品名称)的抗菌作用。于是多马克组织了一些年轻的研究人员,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追踪这个磺胶制剂(百浪多息是由偶氮染料与一个磺氨基结合而成的)。研究的结果是,百浪多息对动物的副作用很小,对败血症有明显疗效。

  动物实验成功了,但是临床试验究竟怎样做,当时争论还很大。这时恰好多马克的女儿手指被针刺破,引起败血症,高烧不退,没有药物可治。百浪多息用于动物实验安全有效,用于人体却还没有先例。多马克救女心切,同时也对自己的研究成果有信心,他毅然给女儿注射了百浪多息。结果烧退了,女儿也得救了。多马克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磺胺药化学治疗情况的文章,并因此获1939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多马克为什么能开发出磺胺药并获诺贝尔奖呢?

  多马克在5年中一直默默无闻地探索化学治疗方法,很不容易才追踪到百浪多息这个磺胺类药物,如果没有年轻时的那种使命感,也许早就半途而废了。当然,仅有使命感是不够的。那个时期有人已合成了氨苯磺胺,而且其他研究人员也已经发现了偶氮基色素用于化学药剂的可能性。所以说,一个真正的研究人员还需要密切注意科研界的新动向。我想是使命感、当时科学界的成就以及偶然性三者的结合,使多马克获得了诺贝尔奖

  战场所见激发了拯救人类的使命感,在时代的推动下,获诺贝尔奖。

 

吉尔哈德·约翰尼斯·保罗·多马克

(Gerhard Johannes PaulDomagk)

   1895年生于德国。在基尔大学医学院学习期间参军并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退役后回母校继续生理化学的学习。1927年在塔尔染料工业公司研究所从事合成染料的药理学疗效的研究。因为发现百浪多息即磺胺制剂的有效疗法,获1939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当时因纳粹威胁,谢绝领奖,直到1947年才实际授奖。1964年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