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施佩曼博士 1935年获生理学医学奖

  “尽管你青少年时代不太喜欢上学,较早步入了社会,但你后来醒悟到学习的重要性,你仍有可能获诺贝尔奖。”

  我上中学时,理科班做蝾螈实验时,老师提到了施佩曼博士的名字。

  施佩曼大概很讨厌学习吧,高中毕业后,没有按常规上大学,而是参军服兵役。退役后,在家族产业——出版社工作。后来不知阅读了哪一位人物的传记,有所感触,终于改变初衷,重上大学,学医。

  他从事两栖动物胚胎学的研究。为了研究,他设计了一套非常精细的试验方案,以显示胚胎在早期发育过程中卵细胞不发生分化的现象。

  后来,他又做了有名的蝾螈卵结扎实验,发现胚胎的背部是一个“组织中心”。影响细胞命运的最大因素不是细胞本身,而是所谓组织中心的组织和诱导。在组织作用发生前,一切细胞的命运都在未定之中。这一学说使控制胚胎发育和改良动物品种成为可能。为此,他荣获1935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形成体(组织者)和诱导 像背唇部分那样起诱导作用的区域就叫形成体(组织者)。

  他为什么能发现胚胎的“组织中心”的作用并获诺贝尔奖呢?

  真正的原因或许我不知道,不过,我以为他的业绩似乎只是幼年时玩青蛙和蝾螈的一种延续罢了。虽说用玩心从事的研究越来越少了,但是施佩曼最初研究的胚胎学至今仍然是一个极富玩心的奇妙领域。

儿童时代常常玩蝾螈,长大后,从蝾螈身上发现了生命的奥秘,获诺贝尔奖。

 

汉斯·施佩曼

(Hans Spemann)

   1869年生于德国。高中毕业后参军。退役后在家族产业中帮忙。后改变志向学医。毕业后在维尔茨堡大学动物系工作。历任罗斯托克大学、弗赖堡大学教授等职,因发现蝾螈胚胎体中的“组织中心”而获1935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1941年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