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艾克曼博士 1929年获生理学医学奖

 

  “如果你去发展中国家工作,在那里患了某种疾病,由此你锲而不舍地探究病因,那么,也许你能获诺贝尔奖。”

  二战刚结束时,我国(指日本)粮食供应十分困难,家家户户吃糠咽菜。我讨厌吃糠团子,每次吃都想吐,父亲却开导说:“米糠可是治疗脚气病的特效药。这是日本人铃木梅太郎先生最早发现的。他认为,米糠含有大量维生素B1。不过,西方人认为这是艾克曼先发现的。”

  艾克曼在印度尼西亚当过军医,后来因患疟疾而退役。退役后,他为了搞清楚自己患疟疾的病因,去德国留学,投奔柯赫博士门下攻读细菌学。当时东南亚各国流行脚气病,荷兰政府认为是细菌引起的,因此派了一个脚气菌调查团去印度尼西亚。艾克曼作为助手参加了这项工作,并留在当地继续从事这项研究。在那里,他发现如果鸡只吃白米,就会产生严重的脚气病症状,可是如果让鸡吃混有糠的粮食,就能缓解脚气病症状。于是,他又把监狱里的犯人分为两组做实验。一组只吃精白米,另一组吃糙米,结果吃白米的那一组犯人患脚气病的比例远远高于另一组。根据这一发现,他否定了脚气病是由细菌引起的理论。艾克曼乘胜追击,又进一步通过实验证明,糙米和糠对鸡的多发性神经炎有疗效。1929年,他因此项发现而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那么,为什么艾克曼博士被当作维生素B1的发现者获奖,而对真正的发现者铃木梅太郎博士却视而不见呢?

  艾克曼仅仅发现了米糠有缓解脚气病症状的作用,维生素营养素并不是他发现的,是他的学生沿着他的思路证明了脚气病不是由细菌传染引起,而是由于缺乏米糠中一种未知的保护素造成的。那以后,铃木梅太郎博士分离提取了维生素B1。我觉得两位博士应该共获诺贝尔奖。不过,如果只能有一位获奖,在独创性方面,艾克曼占了上风。

  艾克曼的伟大在于,作为一名脚气菌调查团的助手,在调查团找出患者血液中的细菌而撤走以后,他仍然留在当地继续从事研究。对他来说,研究的目的是治病,既然发现了脚气病菌,就应该在细菌理论指导下找出治疗脚气病的方法。他这样想也这样做了。可是,他用了几乎所有的治疗方法都没有效果。后来他独辟蹊径,终于发现了米糠的药物作用。

  大家都知道,要改变一种学说是非常困难的事。如果勇于正视事实,尤其是在学说与事实两者间更尊重后者的话,你就会得出正确的结论。为了从事研究,学说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学说就是学说,它只不过是启动实验的假设而已。正视实验结果,否定不符合实验结果的学说,建立新的符合实验结果的学说,就一定能推动研究前进。这样做,诺贝尔奖自然离你不会太远。

  毅然返回疟疾流行的地方,发现米糠的药物作用,获诺贝尔奖。

 

克里斯蒂安·艾克曼

(Christiaan Eijkman)

  1858年生于荷兰。从阿姆斯特丹大学毕业后,到印度尼西亚当军医,后因患疟疾退役回国。1886年他重返印尼爪哇,建立实验室,继续进行脚气病研究。他发现脚气病的病因不是由细菌传染,而是因为缺少维生素B1。这个发现使他在1929年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1930年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