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班廷博士 1923年获生理学医学奖

 

  “虽然你是一位无名的个体医生,不熟悉实验室的那一套,但如果你对患者抱有极大的热情,那么,你仍有可能获诺贝尔奖。”

  班廷博士的名字是和麦克劳德博士分不开的。

  班廷博士是加拿大安大略省一个小镇上的开业医生,年轻时曾立志研究神学。不知为什么,很少有患者光顾他的诊所,所以他的时间很充裕。如果有好文笔,他完全可以写些歇洛克、福尔摩斯之类的侦探小说,可惜他没有。于是,他打算到附近的大学当钟点讲师。

  在这以前,他没有认真钻研过学问,为了备课,只好多跑图书馆,对新的医学动态就只好临时抱佛脚了。一天,他站在科学新刊书架前哗哗地翻看着,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一篇有关糖尿病的报道上。当时,糖尿病是不治之症,许多年轻人死于这种病。他是医生,自然很关心这方面的报道。尽管读起来有些困难,他还是坚持讲师。

  在这以前,他没有认真钻研过学问,为了备课,只好多跑图书馆,对新的医学动态就只好临时抱佛脚了。一天,他站在科学新刊书架前哗哗地翻看着,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一篇有关糖尿病的报道上。当时,糖尿病是不治之症,许多年轻人死于这种病。他是医生,自然很关心这方面的报道。尽管读起来有些困难,他还是坚持看完全文。

  他越看越兴奋,无法令自己平静下来。文章说:“至今还没有人能从狗的胰脏中抽出可以防治糖尿病的物质。但是,如果将正常狗的胰脏切去,这只狗肯定患糖尿病,所以,我认为胰脏中肯定具有可以使之不患糖尿病的物质。”文章还写道:“若将狗胰脏中分泌消化酶的总管结扎住,狗仍然不会患糖尿病。所以,这种物质不应该是消化酶。这种能防治糖尿病的物质似乎存在于胰岛内。”

  班廷把这篇报道看作来自上天的启示,因为他已经在这篇报道的启发下,想出一种抽取方法,他确信自己可以成功。他想:“现在之所以没有人成功,一定是因为胰脏中的消化酶破坏了可以防治糖尿病的物质。”

  他的设想是:把分泌消化酶的总管结扎住,使产生消化酶的地方失去分泌功能,然后在不破坏防治糖尿病物质的前提下对胰脏进行抽取。将抽取物给糖尿病患者注射,患者一定可以得救!

  班廷立刻找到糖尿病研究权威、著名的多伦多大学教授麦克劳德,向他请求说:“我有了一个抽取防治糖尿病物质的方法,很想试试,您能接受我作为您的研究生吗?”麦克劳德教授拒绝了他,并说:“这件事迄今没有人成功,所以本教研室也无法接受你。”但是班廷没有气馁,再三恳求教授:“如果不能作为研究生进入您的研究室,那么,暑假期间是否能借我使用您的实验室?”考虑到这类研究关系到许许多多糖尿病患者的生死问题,教授终于答应了他。除了实验室,还有几只实验用狗。

  但是,真正令班廷为难的是他从来没有做过动物实验,究竟从哪里做起,他不清楚。于是,班廷雇了几名学生当实验助手,按照自己制定的方案动手工作。

  首先,他扎住狗的胰脏消化酶总管,让产生消化酶的地方失去分泌功能。可是胰脏变化不大,他只得把管道扎得更紧一些。班廷度日如年,盼望胰脏赶快发生变化。

  漫长的夏天终于过去了,狗的胰脏渐渐萎缩,产生消化酶的地方已经坏死,班廷开始了他抽取防治糖尿病物质的工作。他将抽取物给患糖尿病的狗注射,结果证实了他的设想,本应死亡的狗得救了。应该给这种物质起一个什么名字呢?既然是胰岛分泌的物质,就叫它“岛素”吧!班廷想道。

  班廷向度假回来的麦克劳德报告了自己的实验结果:“已经抽取了防治糖尿病的物质,并且给它起了个名叫‘岛素’。”教授不相信,对他说:“暑假已过,按照咱们事先的约定,你应该离开这里了。”班廷把狗牵到教授面前,对他说:“请您无论如何看一看患糖尿病的狗,它们都还活着。”教授望着狗,不得不相信了他的话。教授对班廷说:“叫‘岛素’不成,应该用拉丁语起名,就叫‘胰岛素’吧。”

  尽管麦克劳德教授拒绝过班廷,也曾不相信他的实验结果,但当教授亲眼看到病狗的变化,自己又证实了以后,很快便确认了胰岛素的临床效果,并向学会报告。另一方面,班廷也在继续研究胰岛素的性质。不过他实力微薄,只能看着教授集中了教研室的各方力量,在短期内抽出大量胰岛素,挽救了不少糖尿病患者的生命。

  人们并没有忘记班廷的功绩。1923年,他和麦克劳德教授一起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班廷为什么能发现胰岛素并且获诺贝尔奖呢?

  不错,他曾经是一个求诊者不多的个体医生,因时间充裕而去大学兼课,使他有机会看到改变他一生的报道文章,引起他对抽取胰岛素的强烈兴趣。不过,肯定也有许多医生看到过这篇报道,而只有他从别人的推论中找到了研究的突破口。我想,与其他医生不同之处,大概是他对抽取胰岛素去挽救患者生命的热情吧。

  如果你是位医生,你始终对救治患者抱着极大热情,那么,你就有可能取得诺贝尔奖级那样的伟大成果。即使得不到诺贝尔奖,也可以得到胜过诺贝尔奖的人生充实感。

  利用大学放暑假借来实验室,雇用学生从事实验,获诺贝尔奖。

 

弗雷德里克·格兰特·班廷

(Frederick Grant Banting)

  1891年生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医学院毕业。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从军,任军医。战后在安大略开私人诊所。后在西安大略大学当生理学研究助手。1921年在多伦多大学麦克劳德实验室当助手。仅用两个月时间即抽取出胰岛素。1923年获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1941年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