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阴影——计算机病毒和“千年虫”

在计算机业高奏凯歌的时候,一丝阴影却悄悄地飘落在了它的领空。因特网的日益普及和计算机用户数的迅速增长,使人们与外界的数据交往日益增多,从而计算机病毒也越来越迅速地在世界范围内传播着。随着计算机技术的飞速发展,计算机病毒也以崭新的姿态出现在人们面前。它们的破坏性、隐蔽性以及感染能力却比以前有较大的加强。

日渐猖獗的计算机病毒

只要稍微留意一下病毒史,我们很容易发现从1986年PC机上发现大麻病毒开始至今,每隔三到四年,就会有一种全新概念的病毒出现。在国内这种规律性则更为明显,从1992年3月6日发作的米开朗基罗,3月13日爆发的黑色星期五,到1995年4月1日流行的Casper,再到1998年8月26日出现的CIH。每一种新型病毒的出现,都是对传统观念的挑战:Brain(大麻)病毒验证了在PC机上,病毒可以存在并且快速传播;1260病毒证明了病毒特征字符串的长度可以做到只有一个字节,也就是说,不对病毒加密算法进行还原,就无法根据特征字符串查毒、杀毒;CONCEPT病毒则利用数据中的宏,粉碎了人们认为数据文件不会染毒的看法;而CIH对人们观念上的冲击就更为猛烈。CIH对BIOS的攻击,以及由此引起的“硬件”故障,是CIH病毒最大的“卖点”,也最容易引起人们的恐慌。不过,这一点说穿了其实也没什么,CIH仍然是一段寄生性、传染性的程序。这次CIH所造成的损害中,有引起主板更换的情况,但并不如人们想象中那样多,原因之一(其重要性往往被忽略),就是硬件设备,像计算机主板类型的多样性。由于代码量的限制,这次CIH只能攻击少数几种类型的主板,而如果主板也像CPU那样整齐划一,使得BIOS端口及相关指令都实现标准化,那后果可想而知。

直到今天,随着反病毒技术和反病毒产品的不断进步和完善,人们对病毒已没有当初那种神秘和恐惧的心态。而近年来,电脑病毒的危害却越来越大,病毒的发展方向是隐蔽性和强破坏性。对付病毒的最好办法是防范于未然。

“千年虫”难题

当年计算机设计专家图省事,只给年号留了两位数字,在世纪之末,可怕的后遗症终于显现出来了——千年虫问题正在被提上议事日程。在解决计算机2000年日期变更问题上,欧洲落后于美国6—9个月,亚洲落后于9—12个月。它虽是个琐碎的问题,但却相当重要。它可能造成计算机失控之类的严重问题,从而导致依赖计算机工作的部门瘫痪。如何解决“千年虫”的难题,人们拭目以待。

世界知名的电脑公司IBM曾经说过:“无论是一大步,还是一小步,都是带动世界的脚步。”电子计算机、电子技术和发展历程虽然短暂,但它发展速度之快,影响力之广,却令世人瞩目。它的迅速发展,推动了人类的智力解放,使科技、生产、社会和人类发生革命性变化。计算业从崭露头角到大放光彩的这条道路尚未终结,它仍以前所未有的巨大力量推动着人类社会向前发展。新鲜的力量不断涌入这股蔓延全球,愈演愈烈的潮流之中。计算机的神话不仅造就了自己,也造就了一个新的世界,一个新时代及人类无限光辉美好的明天!

然而,人类的未来还无限久远,科学的天地还无限广阔。如果我们把整个人类历史比作一条长河的话,那么,近现代科学技术的兴起只不过是人类历史长河中的一个波浪,而计算机的发展则是这长河中的一朵小小的浪花。人类科学技术的发展是无限的,人类的繁荣与进步也是无止境的,一切认为科学发展会到达终点最终寿终正寝的思想,都是极其荒谬的。科学犹如人类历史本身一样,没有终结点,它同那条永远欢腾的历史长河一道,在呼哮中向前奔突!

如果说蒸汽机解放了体力劳动者,那么计算机则解放了脑力劳动者;如果说蒸汽机使遥远的人们成为近邻,那么计算机网络使全世界的人们成为对门,任何信息,眨眼就呈现在眼前;如果说蒸汽机是人类的第一次解放,那么计算机就是人类的第二次解放。也许会问:人类的第三次解放是什么?我想应该是生命本身的解放。还有人会问:以计算机为核心的机器人会反过来统治人类吗?就像炸药和原子能一样,人类要用它来杀人,那一定就能杀人;如果要用它造福,也一定能造福。计算机将忠实地执行人类的指令,只要我们在最后一道程序中加入不可杀人的命令,它将是安全的。计算机能超过人脑吗?我们对人脑思维的机制还很不了解,谈论这个问题为时太早。当未来的计算机能模拟人脑工用时,那时的计算机已经不是现在的计算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