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胰岛素和干扰素的人工合成 

继生长激素释放抑制素(SMT)的生物合成之后,遗传工程在医学领域里又取得了一系列可喜的成绩,其中主要的有胰岛素和干扰素的制成。

胰岛素是控制糖尿病的主要药物,长期以来只能用猪羊的胰腺提取。70年代末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科学家,成功地将老鼠胰岛素基因置入大肠杆菌中,最先开始了胰岛素的人工合成。到了80年代,100升培养液中获得的胰岛素就相当于一吨猪羊胰腺的提取量。

干扰素是人体内抵抗病毒感染的蛋白质,并有一定的抗癌作用。过去,科学家们只能从大量的白血球中提取少量的干扰素,因而生产一磅干扰素成本达到一百到二百亿美元。现在,瑞士、美国和日本都已能用细菌生产出廉价的多种干扰素。

此外,在工、农、医及环保等方面,遗传工程越来越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科学家们已经制造出了清除石油污染的细菌;在农业上,遗传理论在改良旧品种,创造新品种方面越来越显示出它的重要作用;在医疗领域,它成为改善人类体质、战胜疾病的重要手段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