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遗传工程创奇迹 

对于新的科学发现,往往要等到它产生应用价值时才会受到普遍的关注和赞扬,而在此之前,只有研究者们自己才知道它的潜在价值。

当遗传学研究进入到生物工程应用阶段时,它的魅力就一下子闪现出来。所谓遗传工程,是根据生物遗传规律,用类似工程设计的方法,把生物的遗传物质提取出来,经过人工“切割”,重新组合,再放回到生物细胞里,从而改变生物的遗传密码,最终创造新的物种。这简直是把人类自己变成造物主的神话,然后,神话在科学时代,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人类成了神话的主人。

 

△从大肠杆菌到脑激素 

1973年,美国成功地完成了世界上第一项遗传工程研究。这是一项改变生物特征、重建生物躯体的工程,因而震惊了世界。以科恩为首的一批美国科学家们,在一支试管中,将分别带着抗四环素和抗链霉素遗传信息的两个大肠杆菌的基因重组到一起,又放回到大肠杆菌中,结果出现了同时具有抗四环素和抗链霉素的菌群。这个项目的成功,证实了人类完全可以按照设想制造出新的生物。

遗传工程取得的第一项震惊世界的成果,是用大肠杆菌生产出了生长激素释放抑制素(SMT)。1978年,美国科学家博耶人工合成了SMT基因,并把这个基因放到载体上,带进大肠杆菌中去,使大肠杆菌按照这个基因表达出了人的SMT。用这种方法提取50毫克的生物活性物质,只需价值几美元的9升大肠杆菌培养液,这相当于过去从50万只羊的脑浆中提取量,大大降低了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