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蛋白质和酶的研究 

作为生物大分子的基础之一的蛋白质,其名称是瑞典人柏采留斯于1836年提出的。蛋白质由20种氨基酸构成,19世纪的生物化学家们已发现了其中的13种。1902年,德国人费舍尔提出的“蛋白质的多肽结构学说”,正确地反映了蛋白质的结构。他认为蛋白质分子是由许多氨基酸和肽链相连而成的长链化合物。1907年他在实验室中合成了18个氨基酸的长链。其后,生物学家们又发现了生物催化剂——酶和激素等蛋白质。

然而人们忽视了上述正确结论,在生命的本质和生物遗传机理的探索上走了弯路。20世纪初兴起的分子生物学,错误地认为蛋白质是构成细胞核的主要成份,企图由此揭开生命的本质和生物遗传之谜。分子生物学的探索虽然揭开了蛋白质结构之谜,为人工合成蛋白质指明了道路,但它却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因为遗传基因不是细胞核里的蛋白质。

分子遗传学将注意力转向了细胞里的酶。酶是生物机体里的催化剂,它能够在常温恒压等普通条件下,高速高效地催化体内的物质代谢和能量代谢。在细胞中存在几千种酶,每种都在特定反应中起着高度专一的催化作用。也就是说,生物机体代谢的每一步,都至少要有一种酶参与完成。否则,代谢就会停止,细胞就会失去活性。生化学家由此想到,酶可能就是遗传基因。但在1941年,美国生物学家比德尔用放射线照射酶,发现酶不是基因,而是一种基因控制一种酶。从而建立了“一种基因一种酶”的学说,解决了基因通过酶对遗传性状发生作用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