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酸的发现 

核酸(DNA)的发现,现在已被人称之为二十世纪的重大科学事件。但他的发现者米歇尔也受到同孟德尔相似的遭遇:100多年前就制备出“核素”(后来发现核素呈酸性,便改称为核酸)而无人问津。

米歇尔于1868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以后,来到图宾根学习生理化学。他首先从事脓细胞化学的研究,脓细胞是从外科病人使用过的硼带上洗脱下来而获得的。在试图制取纯细胞核的过程中,米歇尔先用酒精把脓细胞中的脂肪物质去掉,再用猪胃粘膜的酸性提取液处理。米歇尔发现,在处理后的核中留存一种含磷很高而含硫很低的强有机酸。这种有机酸的溶解度以及它对胃蛋白酸的耐受性,暗示着这是一种新的细胞成份。他称这种新物质为“核素”。

1871年到1873年,米歇尔继续对莱茵河鲟鱼精子中的核素进行研究。鱼的精子头部基本上都是细胞核,是研究核素的很好的材料。核素不能通过羊皮纸滤膜,被认为一种胶体物质。它十分不稳定,提取时必须非常小心,在低温下进行,速度要快。为了制备核素,米歇尔从清晨5时开始,就在一个低温室内紧张地工作。最后的制备物可以保存在纯酒精中。

在这之后,其他的科学家相继开始了对核酸的研究。德国生化学家科赛尔首先研究了核酸的分子结构。他将核酸水解,发现它由糖、磷酸、有机碱三种物质构成。其中有机碱又包括四种成分,他按其结构的不同,分别命名为胸腺嘧啶(C)、胞嘧啶(T)、腺嘌呤(A)、鸟嘌呤(G)。接着,科赛尔的学生俄裔美国化学家莱文发现,核酸里的糖比普通糖少一个碳原子,为了区别,他称核酸里的糖为核糖。他还发现有些核糖里少一个氧原子,于是就把它们叫脱氧核糖。这样,就证明存在两种核酸:核糖核酸(RNA)和脱氧核糖核酸(DNA)。1934年,莱文又发现了一个磷酸的片断,并推断这是核酸的一个基本组份,把它叫做核甘酸。

但上述重大的发现在当时却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这要等到1967年,人们才真正认识到生命的遗传基因就是核酸,并破译了全部的DNA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