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文主义的内涵 

在《物种起源》这部书中体现出许多优秀的思想。在西方,基督教深入人心,人们都坚信《旧约·创世纪》中的上帝造人说。在神学作品中,唯有人是理性的。人的理智被看作是绝对区别于其它各种动物的智能,唯独人有灵魂。这就确定了其本质属性及其与上帝的联系。人有人的独特的尊严,绝对不能和动物相提并论,更不必说是从猿猴进化而来的了。于是在达尔文之前,有些自然学者便把整个的生命世界分成三个部分:人界、动物界和植物界。然而,达尔文相信,物种决不是由上帝分别创造的,而是从一个简单的原型演化而来的,人自然也不例外。

达尔文为此列举了大量事实,证明人与动物在解剖结构、生理功能上有着密切的联系,尤其指出人与灵长类存在惊人的一致性。许多疾病(如天花和梅毒),人与猿可以相互传染,这说明人和猿的细胞构造及血液组成上都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而对于人所“独享”的语言、智力等,达尔文指出:动物也有这类能力的萌芽,因而,从动物到人,没有明显的界限。首先,“人和其它动物的心理,在性质上没有什么根本的差别,更不必说只是我们有心理能力,而其它动物完全没有了。”动物和人一样,不仅拥有某些本能,还有某些复杂的情感,例如妒忌、猜疑、感激、争胜等。由于人与动物之间的难以沟通性,人们很难准确地掌握这些在动物中反映到什么程度。但是达尔文却坚定地相信,动物在某种程度上具备这类复杂的心理行为,这是不容置疑的。其次,是语言的使用。达尔文认为,动物一定有自己独特的语言,而且,狗能理解人的语言,其大致程度相当于1012个月的婴儿。人在情绪特别激动时,也会像动物一样,更多地以各种手势、吼叫、脸部肌肉的活动来表达内心的情感。“人与其他动物的差别只在于,在人的一方面,这种把各式各样的声音和各式各样的意念连接在一起的本领特别大,相比起来,几乎是无限大。而这套本领显然是有赖于他的各种心理能力的高度发达。”最后,是宗教信仰。从广义上可将宗教信仰理解为对一切神秘事物的敬畏和膜拜之情,达尔文认为,在动物中同样可发现这种情感的踪迹。一只狗对主人的深厚感情,绝对顺从,一些畏惧以及其它情感,正是宗教心理的萌芽。达尔文说:“一条狗仰面看它的主人就像瞻仰上帝一样。”

在达尔文之前,人们一直不能确定动物是否有情绪或表情。达尔文仔细观察发现,狗在攻击陌生人和讨好主人这两种完全相反的行为时,其全身的各部位姿势几乎都是完全相反的,如攻击时尾巴高高翘起,而讨好时则夹着尾巴。由此说明,狗是以运动来表达情绪,而人同样是以运动或者说肌肉活动来表达情绪。

由于进化论的产生,人们认识到各种生命形式都是进化的产物,它们有着共同的祖先,彼此间有着或远或近的亲缘关系。并且由此生物科学成为了统一的科学。进化论的胜利是历史观上的胜利,从此人们知道生物都有各自的历史,都有各自的系统发育;进化论的胜利也是无神论世界观上的胜利。进化论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思想之一,人们从此把宇宙的历史分为三个部分:宇宙进化(由此引发的生命的起源),生物进化(由此出现的人类的起源)以及人类进化(由此导致社会的起源)。人们认识到工具有自己的发展史,兵器有自己的发展史,文字有自己的发展史…。从此,历史观成为常识。

达尔文的后半生体弱多病,但仍坚持工作。他的大部分著作都是在病中完成的。他曾说过:“我一生的主要的主要乐趣和唯一职务就是科学工作。对于科学工作的热心使我忘却或者赶走我的日常不适。”1882419日,达尔文与世长辞了。他的墓安放在伦敦西敏寺,与牛顿的墓并排。

《物种起源》有两个最重要特征。首先,达尔文对各种生物进行了广泛、全面、细致的观察,从而以其无与伦比的丰富资料严格论述了他的进化理论。达尔文小时候就对各种生物很感兴趣,但他的兴趣却发展到高度专业的境界。好些动物在我们看来几乎都是一样的,而达尔文却可以一眼看出许许多多的细节差异。

比如,足趾趾蹼的差异、牙齿的差异、耳朵朝向的差异等等。他太熟悉动植物的细节了!而正是对细节的把握,促使他发现了物种间的关联性和变异性。其次,达尔文不仅是论证一个科学命题,而是一直在与上帝作斗争。他必须充分论证各地区、各类型的物种不是上帝创造的或是上帝创造不了的,而只能是环境因素作用的结果,是自然选择的结果。

对达尔文进化强有力的支持莫过始祖鸟化石的发现和胚胎发育规律的观察。先后在德国和我国东北发现了始祖鸟的化石,始祖鸟是鸟类的最早祖先,它既有原始鸟的特征,也具有地上兽类的特征。明确表明,生物的两大类型兽类和鸟类具有共的祖先,后来逐渐分开,至今早已进化为完全不同的两大类型。

胚胎学研究表明,人类和与人类完全不同的其它哺乳类动物,其胚胎发育都具有相似的过程。人类胚胎在发育过程中,外形上重演了种种原始的动物类型,有力地表明,人类曾经经历的物种形态。

进化论最主要的问题是环境的变化如何作用于性腺中遗传物质,并将特征传给后代。到目前为止,我们还很难在适应外部环境的身体各部位和性腺中遗传物质复制间找到联系的渠道。生命是地球特定环境的产物,是宇宙的一种属性,除了自然选择之外,应该还存在某些必然的规律来决定生命的产生和发展。达尔文的进化论是用科学的方法研究生命起源的光辉起点,而不是终点,极其大量的工作还等待着后来人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