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深远的《物种起源》 

1844年,达尔文写出了一份札记,此后,又不断地补充新的材料和想法,直至1859年11月24日,他正式出版了进化论巨著——《物种起源》。对于这本书的出版,还有一段佳话。1858年6月,达尔文正全力以赴撰写有关物种起源的书籍时,收到25岁的青年学者华莱士(1823-1913)从马来群岛寄来一篇论文,希望达尔文给予审阅,并想转交赖尔发表。这篇论文的基本思想与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学说很一致。当天,达尔文给赖尔写信说:“我还没见过世上竟有这么惊人巧合的事情。”达尔文认为华莱士的论文很有价值,愿意放弃自己的成果,单独发表这个年轻学者的文章。但是赖尔和著名植物学家胡克(1817-1911)早就知道达尔文所做的工作,他们出来干预,要求达尔文摘录出他早就写好的有关自然选择学说的文稿中的若干要点,同华莱士的论文在林奈学会上一起发表,达尔文照办了。

1858年发表的自然选择学说在科学界并没有得到什么重视。很显然,人们对于这类观点并不以为然,重要的在于是否有充分的事实证明这些观点,而一篇文章中的事实自然是十分有限的。随后,在友人的催促下,达尔文终于把早已修改过几次的进化稿子进一步整理充实,出版了《物种起源》。该书出版当天便被抢购一空。在这部书里,达尔文详细阐述了他的进化论思想,其主要观点概括如下。

1)生物是进化的,物种始终在变异着,由此产生新种,而旧种便会灭绝。

2)生物的进化是连续的,没有不连续的突变。“自然选择只能通过积累轻微的、连续的、有益的变异而发生作用。”“自然界没有飞跃”。

3)生物间有共同祖先,彼此间有一定的亲缘关系。

4)自然状态下,各种产生的变异,只要具有略微的优势,就将得到较多的机会生存繁殖。反之,任何有害的变异,虽有害程度极轻微,但在严酷无情的生存竞争中,必然会被淘汰。这一过程,就是自然选择。自然选择主要是通过变异来完成的。达尔文认为,各种生物都有繁殖过剩倾向,但生物的生存资源是有限的,因而它们的生存必须通过竞争来实现。这里的竞争既包括种内竞争,又包括种间竞争,还包括生物同无机环境的竞争。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生物经自然选择后的有利性状会遗传给后代。

上述四点中,前三点讲的是进化思想,最后一点讲的是进化机制,是达尔文进化思想的核心内容。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经过长期的有方向的自然选择,任何细微的变异都会得到累积而成为显著的变异,由此便可导致原物种的灭绝及新物种的产生。在西伯利亚草原上放养的驯鹿,最大天敌是狼,为了保护驯鹿,猎人主动消灭了草原上的狼。结果却是驯鹿大量繁殖,数目急剧增多,品种迅速退化,并且由于驯鹿过度啃食草原,导致该草原也退化了。狼的存在,虽然牺牲了一部份驯鹿,但它们大都是老弱病残,有轻微缺陷的。而身体健壮的驯鹿大多能逃脱狼的捕捉,它们是竞争中的获胜者,并且把优秀的素质传给后代。相反,没有了狼的制约因素,结果便会是驯鹿品种和草原的共同退化。这一事例向我们表明,正是自然选择,保持了生物界的平衡,从而使各物种能正常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