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西欧各国进化思潮 

中世纪后,基督教神学思想在欧洲大部分地区占绝对统治地位,但地区不同,宗教信仰表现的程度也有差异。基督教来源于犹太教,在它的教义中,上帝具有无上的控制宇宙万物的权利,他是以人的形象高高在上的。而北欧则更多地具有泛神论倾向。泛神论中的上帝无所不在,自然界的每一个事物都充满了神性,你可以在每一颗水滴、每一声海浪、每一阵松涛中感到上帝时刻与你相伴。

18世纪法国博物学家的工作为进化观念的出现铺平了道路。博物学家布丰(1707-1788)可以说是以科学精神探讨物种问题的第一人。布丰曾担任法国皇家植物园园长,研究宇宙和物种起源,主张物种是可变的,并提出“生物的变异是根据环境的影响而生长的。”但是,在教会的宗教势力压制下,他后来被迫宣布放弃他的正确观点。

布丰年轻时学过一年的物理学,而且翻译过牛顿的《流数》,因而受物理学的影响较深。他极其重视力学中关于运动和连续性的概念,认为生物分类学中诸如种、属、纲等单位,具有静止性和不连续性,所以没有什么价值。

“连续性”使布丰充分地意识到,各物种之间只显示出极细微的差别,故而可以构成一个连续的层次。然而,物种之间不能繁殖,又使他接受了物种是一个繁殖单元的看法。在研究动物物种之间存在的类似性和亲缘性时,布丰逐渐地意识到现在不同的物种可能是从一个共同的祖先演化来的。在他认识的200多种不同的四足动物中,他发现它们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于是便推测,这些四足动物可能起源于40种原始类型,甚至也可能仅起源于一对亲体。

由此可见,与其他自然哲学家不同的是,布丰将生物从共同祖先的演化过程直接放在时间的顺序中,这样,演化就不再是一种逻辑上的展开,而是现实的发展。但是,布丰仍不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进化论者。因为我们所说的进化显然包含进步的趋势。而布丰却从变异中看到了退化。他相信各个不同的生物物种都是一种或几种较为完善的原始类型退化的结果,驴子是退化的马,猪腿上有它并不使用的侧蹄,表示猪是从一个曾经使用过这种侧蹄的较为完善的原始类型退化而来的。

法国另一名伟大的博物学家居维叶(1769-1832)却自始至终是进化观念的强烈反对者。他出生于一个新教徒家庭中,曾在诺曼底研究过海洋生物,对这一领域的研究使他于1795年获得皇家植物园的比较解剖学职位。继而又主持了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工作。他创建了古生物学,而且清楚地证明了巴黎盆地第三纪地层的每一层都含有独特的哺乳动物。而且,他发现地层越低,其中的动物与现在的差别越大。是他证明了物种绝灭现象,即地球上曾经有过某些物种,但后来就完全从地球上消失了。他还是比较解剖学的创始人。在达尔文之前,没有人像居维叶那样贡献出如此多的最终支持进化论的新知识。然而,这样一位极有成就的博物学家却强烈地反对进化观念。更令人深思的是,居维叶恰恰是站在科学的立场上来驳斥进化学说的。居维叶的每一种驳斥都是很到位的,因为他有大量的解剖事实和古生物学证据。然而,同样的事实,在达尔文手中却成了进化论的证据。之所以会有如此悬殊的结果,关键原因在于居维叶对于生物体内在的和谐性、主动性,对于适应与设计的关系等问题,缺少一种深刻的体验。所以他对生物学的认识,仅仅停留在经验事实的基础之上,缺少一种广阔的理论背景,只看到间断性、灾变,结构与功能的相互联系等等,而他无法洞察到任何进化信息,因此与进化观念擦肩而过。实际上,在科学上,比起天花乱坠的假想理论来,真实的事实却重要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