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胞学的宏伟大厦 

细胞学说完全是建立在实验基础上的,并随着观察的事实的增多而不断丰富完善,19世纪初在德国发展成为一门新兴专门学科——细胞学。由于它的内容与植物学、动物学、胚胎学、生理学、病理学、解剖学有密切的联系,因此它一诞生,即对当时的相关学科产生了重要影响,并直接推动了这些相关学科的发展。

细胞生理学

瑞士显微解剖学家柯立克早年在德国随弥勒学习生理学,这使得他极为熟悉德国当时的生理学和细胞学成就,在细胞学说的推动之下,他把细胞学的这一理论成果引入生理学之中,在五十年代初创立了细胞生理学这一新的学科,他自己成为细胞生理学的开拓者。

细胞病理学

与柯立克处于同一时期的弥勒的另一个学生——德国医学家微耳和把细胞学的理论成果引入病理学中,开创了细胞病理学这一新的学科。微耳和以施旺的细胞学说为基础,对人体的组织与病理进行了近十年的研究。1858年,微耳和的代表作《细胞病理学》一书出版。在这部著作中,微耳和以人体病变主要是局部的细胞病变这一思想为主题,论述了他的细胞病理学的思想。后来,微耳和受德国进步党的政治思想影响,提出了带有政治倾向的观点“人体是细胞的联邦”,认为所有疾病都是局部的细胞病变,这就完全否定了人体生理和人体病理的整体性和统一性,把细胞仅作为生命的基本单位的作用推向极端,使他的细胞病理学表现出严重的局限性。但微耳和的细胞病理学说对十九世纪后期的基础医学与临床医学起过重大的影响。

遗传学

细胞学说的建立,也为遗传学开辟了道路。在细胞学说的影响下,德国植物学家耐格里提出了最初的有关遗传的细胞种质论,耐格里的这一理论又引导孟德尔进行了遗传育种实验,并发现了孟德尔遗传定律,为遗传学的诞生准备了充分的条件。

细胞学说在生命科学中作用就如同原子学说在物理化学中的作用一样,成为基本的单元。无论多么巨大的机体,都是大小差不多的细胞构成;新生命和新细胞都是旧细胞分裂来的;个体地增长其实就是细胞数目的增多。细胞学说使人们开始认识和了解生命的本质,给当时仍在生物学中占统治地位的神学又一次沉重的打击。“神创论”和“活力论”对生命所作的种种解释就显得荒谬和多余了。细胞学说的建立首先是显微技术诞生的成就,反过来,显微观察的需要又促进显微镜的改进,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而且这一过程到现在仍然没有停止,科学家致力于观察活体、动态和三维的细胞;致于细胞细微结构、超微结构、甚至分子水平的观察。用倒置显微镜可以看见活的细胞结构;用荧光显微镜可以看见细胞中发荧光的特殊部份;用激光共聚显微镜可以看见立体动态的细胞内变化;用电子显微镜可以看见细胞内非常微细的结构——超微结构。